Pages

August 26, 2009

零碎的說明

我原本來以為這個月的網誌篇數會比上個月多上一些,結果月底也來得太突然了。也許是因為待在新竹的時間比較多吧。最近可真是卯起來看小說,桐野夏生《異常》還在回味,緊接著《鴨川荷爾摩》、吉田修一《惡人》,直到今天看完的伊坂幸太郎《Golden Slumbers - 宅配男與披頭四搖籃曲》。

我在高鐵上習慣打發時間所作的事情是一陣一陣的。家妹剛買 NDSL 的時候,總是帶著耳機狂玩太鼓達人,搞得旁邊的人一臉疑惑。台北到新竹半個小時的車程,正好是不作點事情會太無聊、要打電玩、看小說、用筆電都嫌太短的距離。真難想像以前坐火車外加沒有 iPod 的那段日子。太依賴 iPod 的下場是聽力受損,雖然還沒有明顯感覺到,但我想我的聽力應該比一般人差。

上週三和趙小姐去了一趟淡水老街,除了炎熱的氣溫之外,沒什麼好挑剔的。很意外地,我竟然在淡水老街這樣的地方買了多摩君的娃娃和鑰匙圈,趙小姐則是用力地向老闆娘撇清那是我要買的、是我要買的。當天晚上回到新竹,得知父親隔天就要出國,趕緊將還沒包裝好的父親節禮物弄好,雖然原本就打算在父親出國前再將禮物送出,但也沒料想到是在這種想睡得要命的情況準備。禮物是村上春樹《黑夜之後》,希望家父會喜歡。

這幾天都在猶豫下一本要先買村上還是桐野。

吉田修一《惡人》接在兩本節奏我認為還算緊湊的作品之後閱讀,過程其實不大緊張。尤其事故事鋪陳的關係,感覺在閱讀的過程中一直往錯誤的方向去期待,反倒是到了結局時豁然開朗。很特別的梗。總而言之,會令人思考「怎樣才是好人嘛?」這樣的問題,多少看來諷刺意味不在話下。

如果我也能像小說那樣,透過虛構的方式說明一些事情,或許就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這麼說起來,好像人生是為了說明什麼而活的,聽起來有點奇怪。此時連想到的竟然是「活出自己」這種俗氣到不行的屁話。另補天外一筆,俗不俗是衡量標準的問題,跟人心俗不俗沒什麼關係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