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August 31, 2009

再看小說課業就要毀了

終於,暑假以來維持地飛快閱讀小說的步調中斷了。

昨天晚上睡覺作了一個噩夢,內容超詭異。夢中我和我的女朋友本來逛街逛得好好的,也說了一堆耍白癡的話。和過去的經驗一樣,當我沒有女朋友的時候,夢中出現的女朋友根本就是不認識的人,醒來以後也完全想不起她長得怎樣、或是長得像是哪個現實生活中認識的女生。

逛街的場景不知道怎麼結束,突然有一個不認識的人和我攀談,又是個不認識的人。不記得談什麼,心不在焉地就這樣嘴巴一直說著話、腳步也沒停下,直到進到一個奇怪的電梯,才開始發覺不對勁。電梯奇怪的點在於,好多機關,光是要完整地把門關上,那個人就要作好多我看不懂的手續,直到他把門關好我才驚覺,「靠北!我被拐了!」。當然到目前為止還是故作瀟灑,假裝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地繼續和他鬼扯蛋。

電梯到達目的樓層之後,他很像任務完成一般,就說「我先去忙了」,就留我一個人在那奇怪氣氛的大廳。我也想不起來任何判斷的根據,就這麼篤定「完了!我被帶到一個地下整型工廠,要被換掉自己的面孔了!」。接著,心裡開始非常理性地思考著,「臉被換掉其實也不是什麼太要不得的事情」,「天啊!這種不是正式醫院的手術過程不知道人不人道?」,「靠!這種重重機關才進得來的地方,真的被換張臉之後,也不會有什麼太人道的下場吧!」,於是就這樣開始慌張起來了。

正當我心裡浮現出無數個要騙他們讓我下樓的各種爛藉口時,夢結束了,我醒了。這個夢應該是受到《Golden Slumbers - 宅配男與披頭四搖籃曲》這本書的影響吧,我猜。所以如果論文寫不出來,可以「先去換張臉,然後跑去跟指導老師說:『怎麼辦?那個原本應該寫論文的人不見了耶!真是傷腦筋呀!』」嗎?雖然我也不知道,就算真的這樣作了,又怎樣?

4 comments:

  1. 你筆下的「課業」二字,竟令我感到清新雋永!

    ReplyDelete
  2. 在右上角的搜尋功能鍵入「課業」二字,就只有這篇文章,果然印證我的感覺。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