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September 4, 2009

些許嚴重地失控的手腕

昨晚(09.02)在給サン‧カ小姐的第三封信當中,以高中時退出社團的回憶為主題,寫得有些情緒被拉回過去的那段時間。對於人一生幾個十載這樣看來,高中似乎不是太遠的事情,但就目前才活了兩個十年多一點,有好像有些距離。在寫完之後整理錯字時,很訝異竟然在不知不覺當中把自己的回憶寫成小說的敘述方式,看起來很詭異。「很像小說」、「自己寫的」、「自己的事情」疊在一起是很奇怪的滋味。

而最後的結論,下得很自然,但是自己其實才發現,原來我心裡有這樣的想法。具體的內容就不轉述了,大意上是這樣,「以自己以為的方式去報復別人,其實是在懲罰自己」,真是深奧(哪有人自己說自己寫的東西深奧,真是臉皮厚到令人傷腦筋)!

來講點今天練團的事情,每次總覺得應該練團後寫點筆記、心得之類的東西,卻很少執行。系上阮老師也說過,「宇豪想法很多,可是就是少了執行的部分喔!」,真是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廖小姐又病倒進了醫院,所以沒練到〈Childhood〉。將當作開場序曲的〈冬日之凌〉是三把吉他編製的演奏曲,第三把吉他是由主唱李方負責,真是多才多藝。再跑完所有曲目之後,李方馬上換成 KB 在即興,那逗趣的樂句很鮮明,只是硬是加在不同曲風之間的舉動比它自身更為趣味。從第一首歌開始,今天拍速的拿捏很不穩定,上次練團的好狀況完全不見。〈冬日之凌〉是新歌倒是還能稍微理解自己的不熟悉感,在後的〈Terrify〉速度完全不受控制地爆走就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在手腕不受控制爆衝的情況下,同樣是新曲目的〈Fake〉,反而和上次練團的情況相反。這首的 140 bpm,是目前所有曲目當中拍速最快,而上次練團自己最嚴重的失誤就在這首歌速度會慢下來,而今天的情況完全相反是,今天這首歌是唯一一首的得心應手,反而是其他歌全部變快。出門前不應該把節拍器開到 160 打十六分音符的,就練團當天而言,160 的熱身似乎沒有必要(只是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反效果)。

看完向張借的萬城目學《荷爾摩六景》後,暫時不能再去買小說了,要開始花時間在畢業論文這件事情上。只是在苦無沒有小說看很痛苦的下午時分,盯著自己的書櫃想著不如把看過的拿來讀第二次的同時,發現去年二月買的三島由紀夫《金閣寺》只看了前三章。前面到底講些什麼已經忘記了,所以就這樣從頭讀起了。還是繼續看小說呀,總不好把圖書館借回來的學位論文拿去廁所裡面看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