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September 11, 2009

短短的幾個眼神的停留

有的時候心情好或不好,不需要什麼理由的。

昨天(09.09)搭了九點的高鐵從新竹上台北,由於連續兩天都不到七點起床開車送妹妹去學校,心想著就趁這個機會把作息(再)調過來(調成所為比較像是大多數人那樣在天是亮著的時候不是在睡覺)。也不知道為什麼,上來台北還不到中午,精神狀況差到一個很糟的境界。

有的時候,你可以很清楚分辨心情不好是因為作惡夢,或是作惡夢的原因是心情不好。而前幾天,我覺得自己的情況比較傾向後者,可是莫名奇妙的怪夢會讓心情更糟,於是那個當下其實也分不太清楚因果關係順序的箭頭該怎麼擺。如果是像那種怪力亂神的情節,睡醒之後也就罷了,最討厭的事是生活中已經極為困擾、能稍微不去想就不去想的事情,在夢裡被放大好幾倍地去呈現,那可是醒來之後接連幾天的情緒都會受到影響。

我帶著書,又跑到星巴克的仁愛門市。這是我第一次在中午十二點這種時間跑到這家門市,剛開始一切都如自己熟悉地一樣,看書的人看書,發呆的人發呆,還算是適合念書的氣氛。停好機車走進店裡還擔心會不會有上班族來這邊用餐,把位子擠滿的情況,幸好是多慮了。不過商業區的中午用餐時間,服裝整齊地上班族老實說和高中滿像的,當然不是所有人都穿制服,或許西裝/套裝顏色有些許不同,但看上去還是趨於相似,甚至相同的。

大約在我到了店裡之後的九十分鐘左右,附近相繼出現兩桌都是六、七人左右的團體,一批是著便服分辨不出身分的一群人(因為戴著 iPod,所以無法透過對話去分辨),另一批是上班族,其中一半的男生穿著一般的西裝,另外三、四個女生則是穿同樣款式(製服)的套裝。白色長袖襯衫,灰色背心與窄裙。上班族那桌從我的方向望過去,扣掉面向我卻被其他人擋住臉的,我只看得到一個套裝女生的 45 度角側面,是個淡妝、大眼、長相頗有日本味的女生。

隔著耳機,我發現那兩桌的喧嘩越來越大聲,大到要蓋掉耳機的音樂,覺得很煩。煩倒也不是因為會影響到自己念書的寧靜,我不怕吵雜,只是我單純不喜歡大聲講話的一群人罷了。除了那兩大桌,小閣樓同時還有另外單獨的一男、一女,分別和我一樣是一個人不受影響地猛盯著自己面前的書本看。

我原本以為講話很大聲的聲音是來自便服的那桌,直到他們離席之後,我才驚覺自己錯怪他們了。因為音量完全沒減小,當我把耳機拿下來確認時,才發現那個講話最大聲的人,是那個淡妝的套裝女生。雖然這樣的想法很幼稚,只是還是忍不住在心裡這樣想「天啊,原來她嗓門這麼大,就外表上看來還以為是個講話斯文的女生呢」。不過即便如此,她的外表確實還是漂亮的,重點是淡妝(或是技術好看起來像是淡妝,反正就看起來而言是那樣的感覺)。他們那桌是在廁所門口。

直到我看完預定的進度後,起身去廁所洗把臉,打算要離開星巴克了。接下來發生了幾幕我自己覺得有點像是類似分鏡設計的畫面。我洗完臉,打開廁所的門,此時剛才背對我座位的另外一個女生抬頭看了我一下,由於我已經預先知道那裡有一桌的其他人,所以視線刻意往旁邊的地板避開他們。此時我心裡想到的是,在我去廁所之前,事實上我也是面對廁所的,而我相信我和大部分的人一樣,如果自己需要移動的視線距離不太遠的話(不需轉頭,只需要移動眼珠的程度,應該足以稱作「不太遠」吧),在聽到廁所門閂的聲音,都會稍微看一下「走出來的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吧」。

我的視線是在地板,在眼角餘光發現似乎有個臉疑似朝向我轉來,想到可能是剛才說的那種情形,所以也好奇她是不是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樣,真的是帶著那種「打量走出來的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的眼神。在決定把視線移去確認之前,只知道那是另外一個也是穿著套裝的女生,而在視線移動的過程當中,經過了剛才提過的那個套裝女生。

我覺得當思考如果是帶有文字的話,有的時候速度會快到連自己都很訝異。

當我視線移到想確認是不是應證自己的「廁所門閂的推論」的那張臉時,雖然只有短短地一秒左右我猜,雖然只是短到一個不像是會被稱作「愣住」這件事情發生的片刻,可是我有感到自己「愣住」的感覺,然後在腦中飛過以下這些文字冗長的幾句話:

「幹!有沒有這麼帶塞!眼神對個正著!到底是誰被誰抓包!」,「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好像自己的推論沒有錯得太離譜!啊就算這樣,眼神撞個正著的為了應證的代價也太高了吧!」,「喔!她也穿著跟另外一個滿漂亮的女生一模一樣的套裝耶!」,「哇靠!她看起來好像比較正耶!」,「妝比較濃一點」,「不過就算妝比較濃,不過這個女生的確比另外一個更漂亮!」,「所以呢?她講話也會像另外一個一樣這麼大聲嗎?」,「算了,她是背對著我的座位,我也沒有辦法判斷哪句話是從她嘴裡講出來的!」,「那好吧!結論就是,她比較漂亮!不過妝也很濃。」,「好吧,看夠久了,眼神該移開了。」。

以上這一段文字在腦中閃過的時間,應該不超過兩秒,除非我那個時候發愣到暫時失去對於判斷時間長度的能力。真是「短短的幾個眼神的停留」(註1)啊!

---

註1:出自伍佰 & China Blue〈破碎的收音機〉的歌詞,該曲收錄於專輯《淚橋》,2003 年發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