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8 September 2009

連自己都很喜歡對著自己說出令自己印象深刻的話

01

開始寫論文了。當我試著開始假裝「這不是論文,這不是論文,這不是論文」地對著自己說,反而字數就像網誌這樣一點一點得有了累積。倒是這樣標上數字分別敘述不同事情小段落的寫作方式,一開始只是想說「如果萬一真的沒什麼時間認真去描述一件事情,那就至少有記上一筆」,沒想到難得的縱放自己,卻也縱放出這樣寫作方式的熟悉感。到底我就只能用周玉山老師令我印象深刻的這句「寧可掛一漏萬,也不要掛零」來自嘲。

可見,不管是正面或負面意義的事情,人果然還是「裝久就像了,像久就是了」地如此的活著。雖然自薦自己的文章很不要臉,不過也無傷大雅(補上這句可就真是更不要臉了),請參照〈人的習慣是根深蒂固的之「秀秀秀秀秀」與「機耶~!」〉一文。

02

第二次從頭到尾戴著耳機聽 click 練團,跟上節拍器的感覺更加熟悉了,反而是之前練熟的歌因為之前沒有戴,而導致全體團員對於歌曲拍速的不適應。我竟然害全團跟著我習慣了那種不穩定的狀態,真是非常令人傷腦筋呀!天啊,怎麼又出現「習慣」這兩個字了呢!

03

好一陣子閒得發慌的日子之後,決定好好規劃時間因而在行事曆上不論行程或備忘一筆筆地記上,起初沒多久地逐一完成的成就感,馬上被越寫越多的東西榨得不知該如何是好。到底我忘了是誰在高中的時候對我說過:「你這樣把課業擱著不管,嘴裡說著有另外令你更願意投入的事物。而在我看來,像你這種該作的事情都作不好的人,也作不好什麼其他事情了」。不過這句話,好像又是我自己說的,那到底是連自己都很喜歡對著自己說出令自己印象深刻的話,這樣嗎?

不過這樣,好像也沒什麼不好的,呀!

04

其實剛才寫這篇網誌的一開始,我是想要好好「談論」一下關於看了林子賀(2009.09.18)〈理論只是後續包裝〉這篇文章的心得感想,但我睏了。

05

我不喜歡那種不確定的感覺,雖然你可以把那種不確定當成一種心裡非常確定它是絕對地不確定,不過這樣除了調適心情的作用以外,也發揮不了太大的作用。所以呢?接受/包容嗎?還是反叛/挑戰呢?

看著自己還能用這種耍嘴皮/輕藐的態度說著這件事情,可見最近倒是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困擾。天啊,心情好到覺得自己像個白癡一樣。看來不論是心情好或不好,我就沒辦法停止靠北/抱怨,天性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