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31 October 2009

縱使加強了音量還是去他X的被沉默螺旋了


信義路、基隆路口。(Shi,2009.09.02)

01

好久不見的大學直屬 Maggie 學姊,上一次見面是她大四、我大二的時候,真是要命,原來所謂四年沒見是這回事。我覺得學姊比上次見面的印象中,漂亮太多了,不過按照學姊的邏輯,一定會說:「學弟的意思是,之前我一點都不漂亮囉?」,總不能每件事情都拿來這樣反著講,呀!可是會沒完沒了的。

02

我認為,有的時候「世俗」比「低俗」還更令人噁心,雖然「如果非得從這兩個當中選一個」是種很沒營養的提問方式,硬是要回答我覺得就意識方面,我會選擇向「低俗」靠攏。於是我突然想到彷彿是要為自己辯駁,但事實上是一種委婉但強硬的聲明:「當你試著向我表示對我『低俗』言談、表達或作為的不滿時,請記得稍微掩飾你那『世俗』地令人想吐的嘴臉,如此我們之間的關係或許會好一點。」

啊,當然啦,前提是我們當中有人在意這段關係嘛。

03

這幾天新聞圍繞在兩件議題上,「美國牛」和「職棒假球事件」。不過我想說的不是事件本身,到底 Google 一下可以找到許多比新聞報導更具建設性的看法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其實上大學之後我很少看電視,除了前陣子短暫地為了黃仲崑和馬幼興有準時收看三立八點檔「真情滿天下」之外,我幾乎只看新聞。我不是基於對新聞或社會的熱愛(拜託~,我怎麼可能熱愛這種狗屁倒灶的東西),而只是基於一種基於我所認知的公民責任具體落實的底限。

可是,你會不會也跟我一樣覺得很煩呢?為什麼電視的新聞台,要搞得如此「頭條導向」,非要塑造在特定時間點之內,全世界就只能繞著那特定的幾件事情打轉。主播們也理所當然地將煽情矯作的口吻視為專業一般,這幾天總是煞有其事且語重心長地不斷重覆「球迷的心都碎了」之類的字句。也不是說刻意要劃分球迷/非球迷的身分,只是我覺得不舒服嘛!我如果是個沒有心碎的球迷,就覺得好像我很不應該一般;如果我不是個球迷,你難道打算把我排除在這個社會之外嗎?真是莫名其妙!

「美國牛」事件更是眾政治人物演技的展現,雖然以下都是我平時較為偏好的一群,不過在這個事件當中,他們之間的互動還真是放屁到一種臭不到自己的境界。馬英九先生、吳敦義先生還有郝龍斌先生,私下統一一下口徑沒這麼困難吧。加油吧。

04

我到今天才發現,原來總統府發言人王郁琦先生在世新一星期唯一的一堂課,就在我星期五上課的教室隔壁。我上次跟他即將擦肩時,一直很猶豫到底要開口稱呼他「王先生」還是「王老師」,然後一直猶豫到就這麼而過了。

05

我 :「請問老師覺得,就目前臺灣文化創意產業,如果要提昇整體環境及其素養,政府的角色和教育何者較為當務之急?」
老師:「教育不就政府辦的嗎?還有別人嗎?」

唉呀,反正個人都沒有錯,錯都是錯在組織與環境嘛。政治人物如此,你我也都如此啊,揪咪! >.^

06

我今天被沉默螺旋了。

某人:「翻書到底有什麼樂趣?」
我 :「你不懂啦!」

我有加強音量,可是去他X的還是被沉默螺旋了。

28 October 2009

村上春樹《聽風的歌》讀後閒扯之扯到跟小說一點關係都沒有


村上春樹,《聽風的歌》(30週年紀念版)封面。(圖片來源:博客來


如果要說「讀村上春樹的小說有療癒的效果」,我可真說不出來,雖然我十分贊同但當如果大多數的人也都這麼說的時候,我就不想跟著說。至少口頭上保持著避免有一天不注意的時候流俗的警戒,是我的習慣。很幼稚的習慣,就隨你(們)怎麼看待這件事情,至少我不認為不媚俗是種錯。

「寫文章並不是自我療癒的手段,只不過是對自我療癒所做的微小嘗試而已。」(p.20)

稍作修正,我會說村上的小說提供了不少看待這個世界有趣的角度(或方法),不過這也很廢話,舉凡所有的文本都有這樣的效果,即便再通俗的也是。我還記得我對村上先生大名的第一印象是,「喔!又是個暢銷作家嘛!」,直到大二時房小姐說:「伍佰是看了小說之後,才寫下〈挪威的森林〉這首歌的。」,我才抱著「那就看看是怎麼一回事」的心態,第一次接觸了村上的小說。在那之後,一直到《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2008),我才第二次拿起它的作品,這次引起我興趣的不是他的小說風格本身(畢竟《挪威的森林》印象早已模糊),而是想瞧瞧他是如何談寫作。

「早一點覺悟的人應該努力變得強一點,至少做個樣子也好。對嗎?強有力的人哪裡也找不到,只有會裝成強有力的人而已。」(p.120)

說穿了,我認為與其要去推薦、去說服別人喜歡上自己喜歡的事物,還不如將力氣花在尋找那些已經和你喜歡著相同事物的人,理論上來說期望值應當會高一點(當然實際上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反過來說,通常「假裝」和對方是喜歡著相同事物似乎也是一種示好的方式,不過令人不解的是,如果目的只是示好的話,又何必將重點放在裝懂而搞得如此拙劣。好吧,反正本來就是你開心就好,當然我們也都很本能地照著我們會比較開心的回應方式去回應。「至少做個樣子也好」,不要只是說說、裝出一副感慨的樣子,如果這樣廉價的同情也有人要,至少我們還沒落到將自己搞到如此廉價的地步。「至少做個樣子也好」,「裝久就像了,像久就是了」嘛!

「說謊和沉默可以說是現代人類社會裡日漸蔓延的兩大罪惡…不過,如果我們一年到頭說個不停,而且一定只說真話的話,或許真實的價值就要喪失殆盡了。」(p.128)

有的時候沉默,或許真的是表明一種「這時候要我說真話真是難為情呀!」的暗示,雖說是暗示不過有的時候也頗明顯。說不定這世界上沒有人是大家都想聽他高談闊論的,只是仍然拉高嗓子持續發表高見的那些人,還沒發現另外在場且沉默的那些人正在內心吶喊著「請問你可以閉嘴嗎?」的聲音罷了。

27 October 2009

總算接近尾聲的亂七上糟八下的十月

01

十月很精彩,言下之意就是很緊繃。緊繃,強調的不是累人的部分,而是心境上無法放空,我想說的,應該是這樣。從第一週的中秋節,每逢重大節慶和家人相處的場面,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我而言變成很複雜的滋味。且,我開創了生平第一次面對眼前的烤肉,一口都沒碰的紀錄(甚至連汽水都沒喝,我在想到底什麼時候我會忘記可樂的味道)。緊接在後的是我們樂團 Liquid Punch 的第一場正式演出,到現在都還沒正式發個道謝文真是傷腦筋,不過感激之意絕對勝於言表。再隔一週是畢業論文的研究計劃提案,好幾天沒日沒夜地亂趕,感謝所有在場給予寶貴意見的老師們,以及特別感謝我的指導教授黃老師。在這之後鬆了不知道幾口氣、還沒回到平常應有的情緒,又在上個週五(10.23)去了回聲樂團的「Dancing Night」,兩個重點:一、〈感官駕馭〉依然令我深刻;二、「有沒有第一次來看我們表演的?我們平常不是這個樣子的...」(吳柏蒼,2009)。

總之,就自己的情緒上而言,這亂七上糟八下的十月總算接近尾聲,伴隨著我戶頭裡的零用錢餘額同樣地所剩無幾。

02

穿黑色(最好是素面)的衣服令我心情很好,雖然不是新發現,不過最近決定要徹底地黑下去。不過很麻煩的是,黑色長褲越來越太大,真不知該如何是好。我也很希望自己可以很輕鬆地說出,「再去買一件就好啦!」,簡直是廢話。

03

(旁聽的)英文課今天討論的主題是關於「企業什麼時候誠實才是好的策略」之類的,當老師問了某個問題而聽到了令我十分噴飯(這只是個比喻,我也不知道多久沒吃到米飯了)的回答。這學期的英文課,不斷地想起電影《In Bruges》(2008)劇中角色 Harry(Ralph Fiennes 飾演)每一句話都要加上「fucking」的句型。以下這句話,如果有興趣的人請自行翻譯並加上(如果能因此得到一些樂趣的話,就不枉我描述了這段):「這是『他媽的』英文課,不要作出那種『他媽的』爛回答搞得像是『他媽的』小學生在上『他媽的』倫理與道德。」

另外,當老師問到「What is the purpose of abstract?」,purpose 這個字則是讓我想起《The Matrix Reloaded》(2003)Neo(Mr. Anderson)與 Agent Smith 的一段對白,如下:

AGENT SMITH: “Thank you but as you well know, appearances can be deceiving, which brings me back to the reason why we are here; it is not because we are free, we are here because escaping reason. No denying purpose because, as we both know, without purpose, we would not exist.”
AGENT SMITH (CONT’D): “It is purpose that created us.”
AGENT SMITH (CONT’D): “Purpose that connects us.”
AGENT SMITH (CONT’D): “Purpose that pulls us--”
AGENT SMITH (CONT’D): “That guides us--”
AGENT SMITH (CONT’D): “Purpose that defines--”
AGENT SMITH (CONT’D): “Purpose that binds us.”
FIRST SMITH: “We are here because of you, Mr. Anderson. We are here to take from you, what you tried to take from us.”
FIRST SMITH (CONT’D): “Purpose.”

然後他們就打起來了,那可是三部曲當中我最喜歡的武打場景。「Purpose, babe!Purpose!」。話說回來,上個英文課老是一直想到電影對白,套句村上先生的口頭禪,「可不是我自豪」,我還真是沒辦法完全專注在課堂範圍之內呢!

04

每次去看回聲樂團的演出,都是再一次地深刻。我甚至記得上大學之後第一次在 The Wall 他們唱到〈感官駕馭〉這首歌時,我站在什麼位置、手中的可樂還剩多少之類的細節。這次同行的是回聲樂團初體驗的范,我一直告訴他既然是「Dancing Night」,應該少不了〈洗衣機〉,沒想到當天曲目第一首回聲樂團自己的歌,正好就是它!喔耶!

可惜的是,大多的舞曲都是我沒聽過的,少了一份吳柏蒼說的,「這些都是我年輕時在聽的東西」的共鳴,不過能看到他們詮釋一些自己風格以外的東西,新鮮還是新鮮。更意外的是,Ricky Martin 的〈Livin La Vida Loca〉也出現了,不過我不大習慣英文版的,哈哈。


回聲樂團,〈Livin' la Vida Loca〉(Ricky Martin cover)。(The Wall,2009.10.23)

鼓手春佑當晚特別漂亮,那天整體外型我覺得跟松島小姐好神似,超正!

下一場 11.27 的「Britpop Night」,大家一起去「屋呼~」吧!我也好想加入大亂鬥的陣容(天啊!講這句話完全迷妹掉了,囧)。另外,私心地希望會出現 Muse 的新歌〈Uprising〉。

23 October 2009

News

活動 / events

2010

11.06(六)- 回聲樂團,2010新專輯預購首唱,The Wall。
07.07(三)- Liquid Punch - 地下社會,21:00。
06.24(四)- Liquid Punch - "We'll Make It Twice" 女巫店,21:30。
06.12(六)- Liquid Punch - "We'll Make It Twice" 新竹 Rock House,22:00。
04.23(五)- Liquid Punch - "Complete the LIVE #2",21:30~23:00。
03.27(六)- Liquid Punch - 龍山寺地下街 LIVE,17:00~18:00。
03.12(五)~ 03.21(日)- 第32屆金穗獎,誠品信義店 / 敦南店。
02.07(日)- Liquid Punch - The Wall 火焰大挑戰,22:00~22:30。
01.23(六)- 周枻佐、劉軒含「旅行‧法國」雙鋼琴音樂會。
01.09(六)、01.10(日)- 2010文化研究學會年會「文化生意:重探符號/資本/權力的新關係」

2009

12.26(六)~ 2010.01.03(日)- 2010(18屆)台北車展,台北世貿展覽大樓一館。
12.25(五)~ 12.27(日)- 迴蒐桶:世新大學資訊傳播學系95級畢展(校外展),Y17。
12.25(五)- 回聲樂團(Echo)「Christmas Night」,The Wall。
12.23(三)- 良肯音樂品牌合輯「GOODIE's LOVING 好人的愛戀」聖誕浪漫首賣會,The Wall。
11.27(五)- 回聲樂團(Echo)「Brit-Pop Night」,The Wall。
11.21(六)- 2009「飆心立藝」應用媒體藝術暨文化創意研討會
11.14(六)- 2009 第六屆台灣資訊社會研究學會年會暨學術研討會
11.12(四)- Liqiud Punch: 22:00~22:30,The Wall 火焰大挑戰(預定曲目 3 首)。


公告 / log

2009

11.08 - 將原網誌標題與作者顯示名稱自「Shi J. jellyvanessa」更改為「Shi J. Yu-Hao Wu」。
10.31 - 側欄新增「Shi's aNobii」widget。
10.27 - 更新個人顯示圖片;更新側欄「Twitter」widget。
10.23 - 增加「新聞 news」頁面,作為轉載活動資訊以及本網誌簡易公告之用。


---

last updated: 2010.10.09

22 October 2009

我為什麼得在意我該怎麼辦


Nas - What Goes Around (Emancipator Blend)

01

誰說我不在意的,你看,其實我還是很在意的啊!不然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當你(們)都沒能給我什麼幫得上忙的地方,為什麼總是在你(們)突然想起的時候,可以這麼輕鬆地說著風涼話?那當我漸漸開始習慣把這些當成風涼話的時候,為什麼你(們)還是能夠一副名正言順的樣子指責我說:「為什麼你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02

從今天起,家裡連續三天要在 08:30 到 18:00 之間停水,睡過頭的懲罰就是,像個女人一般在住家附近找個美容院,一走進去難為情又非得故作鎮定地說出「我要洗頭」,然後換來洗頭阿姨的極為疑惑的眼神朝自己打量著。

就像我一點都不能體會喝酒的樂趣,按摩對我來講不是在忍癢就是在忍痛,根本是活受罪。為什麼我要花這麼多長時間活受罪而且又很貴,只為了洗頭。至少,我應該跑去離家比較遠的羅斯福路去洗頭,起碼那邊是打從內心想叫「姊姊」的人幫你洗頭而不是「阿姨」。

03

要跟簡抱歉一再拖延,雖然「有節而空心」(簡伯宏,2009)一句話讓我再次想起那些關於竹中精神的云云,但我還是想再多花幾天去整理。一間高中當然絕對不只是一間高中(或任何一間學校)那樣表面上的型式而已,但好像就因為我們所見只有型式的那部分,而時常時間一久,記得的好像總是也只有那部分。問自己,不也只是人生中的某個三年,到底有什麼好這麼緬懷的呢?

宋文里(2000)先生引用 Winnicott 的那句話,讓我想起當初被電影《The Last Samurai》(2003)感動的部分。雖然後者明顯商業化了許多,但由於我的「日本癖」(陳秀秀,2009)使我不減之於其矯情的感受。電影當中有句台詞,是對著主角 Algren(T. Cruise 飾)質疑「你為什麼這麼討厭自己人?」,而我說,

能夠找到令自己願意奮不顧身地去捍衛的對象,多求之不得?

就連出色的喜劇演員都得活在悲慘之中,才能如此喜劇,憑什麼還認為快樂是可以隨手可得、取之不盡的呢?「笑一個嘛!」,我為什麼得在意當你這麼對著我說的時候!不然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19 October 2009

那些習於將型式上的表徵視為教條奉為圭臬的人


信義區街景,攝於 2009.10.08 凌晨。

01

前幾天睡醒出門前洗臉,將臉打濕後,像往常一般慣例地將洗面乳擠到手上往臉上抹去時,不知道是怎麼著,抹上臉的竟然是洗髮精!

02

我對 Jas 在〈Web2.0 業餘者的再次復仇〉這篇文章的某句話感到印象深刻,今天想到要再把文章找出來看一遍,很驚訝距離該篇文章的發佈日期已經整整四個月。到底是印象深刻至產生「這應該是最近才讀過」的錯覺,還是這四個月真的這麼不知所以然(雖然這樣的論調也沒什麼根據可言)。

對於「業餘者」,Jas(2009)作出了這樣的釋義:「『業餘者』之『業餘』,單純只在指涉一種『並不從中獲利』的狀態,而不是一種『不夠專業』的暗示。」,或許這不是什麼多麼具有啟發性的一句話,不過多少釐清了不少他所謂的「誤解」。畢竟,很多時後誤解並不需要建立在事實的對立面(或與事實有所衝突),而被釐清的結果,是令自己感到就算只是些許地更接近(雖然仍遙遠)真相的本質時,還是能夠令人雀躍個好一陣子。

03

有的時候事情的發展總是在意料之外,例如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會將大一英文張老師說過的話,和相隔五年的現在檔案學陳老師所說的話,放在一起去想。大一那時候,我還沒有非常勤奮地抄下老師上課的任何一句話的習慣(我將此戲稱為「語錄」),因此印象模糊也不確定實際上發生的詳細順序與情況是如何。英文老師在期末發給我們一篇名為「What do We Live for?」的文章,我忘了作者是誰、確切內容,但綜合了其他對於張老師的印象,我將其整理為,老師對於追求真理這件事情的具體,稱之為尋找「一言以蔽之」的通則。

而陳老師時常掛在嘴邊的話,「許多事情的本質並沒有改變,只是型式上的改變」,多少使我將「真理」與「本質」做了些聯想。當然沒有必要去爭辯這兩者之間的關係,不過確實去探討人事物的「本質」,不正是希望可以藉此領誤到「真理」嗎?在以抒發作為寫網誌的動機而言,我並無意且也無能去討論兩者之間的關係,但我認為,確實不論他們是誰包含誰,亦或是完全獨立於對方的兩者,無庸處為都是我們身為人應當(不斷地)試圖去接近的目標。

到底如果「型式」只是表面般地膚淺,只維持至如此的程度而不究其本質,你不覺得真的很膚淺嘛!身為學生如果只自滿於自己維持了身為學生該執行的型式,而毫不在意自己身為學生的本質到底為何,「嗯!你開心就好!反正你說的都對!」。又或是孝道這件事,或情,或任何其他事情,雖然消極層面來說,很多時後「至少作個樣子」是最低的要求,不過因此就表現出一副洋洋自喜的模樣,說來還真是無法不令人感到厭惡啊。

04

某些人習於將型式上的表徵視為教條奉為圭臬,而當你不跟著膜拜因此在自我本質認定上的正當性遭受質疑之時,是否有那決心不惜一戰?

Muse - 'Uprising' (2009)


Muse 'Uprising' official video clip (source: The Official Muse YouTube Channel)


歌詞 / lyric:

Paranoia is in bloom,
The PR transmissions will resume,
They'll try to push drugs that keep us all dumbed down,
And hope that we will never see the truth around

(So come on)

Another promise, another scene,
Another packaged lie to keep us trapped in greed,
And all the green belts wrapped around our minds,
And endless red tape to keep the truth confined

(So come on)

They will not force us,
They will stop degrading us,
They will not control us,
We will be victorious

(So come on)

Interchanging mind control,
Come let the revolution take its toll,
If you could flick a switch and open your third eye,
You'd see that we should never be afraid to die

(So come on)

Rise up and take the power back,
It's time the fat cats had a heart attack,
You know that their time's coming to an end,
We have to unify and watch our flag ascend

They will not force us,
They will stop degrading us,
They will not control us,
We will be victorious


歌詞中譯(Shi,2009)

莫名的恐懼正在擴散,
PR(註1)將持續傳遞,
他們試著散佈使我們盲目的藥物,
希望因此我們將永遠看不見真相。

另一個承諾,另一個場景,
另一個使我們被困在貪婪之中的精湛謊言,
和那些包圍祝我們思想的綠色地帶,
以及那些使真相被禁錮的沒完沒了地繁文縟節。

他們將無法逼迫我們,
他們將會停止誣衊我們,
他們將不再控制我們,
我們將成為勝利者。

持續進行地思想控制,
讓革命的鐘聲響起吧,
如果你可以換個角度去想,
那你將會理解我們對死亡將不需感到恐懼。

奮起吧,將力量奪取回來,
該是那些權貴心生恐懼的時候了,
你也知道他們的時代將結束了,
我們必須團結且看到我們的旗幟升起。

他們將無法逼迫我們,
他們將會停止誣衊我們,
他們將不再控制我們,
我們將成為勝利者。

---

註1:根據 Google 字典查詢的結果,「PR」可能為 (1) public relations 公關、公共關係,或是 (2)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 比例代表制。我不太理解前後者是否有其衍伸或相關的影射,因此在此暫作保留。如有各種看法,請不吝指教。

相關連結:
"Uprising (song)", Wikipedia - 該曲目於維基百科的條目。
Muse - Uprising live at Teignmouth 2009 (BBC),YouTube。

10 October 2009

我們,有沒有在同一邊?

01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需要經過一再被確認地過程,怎麼不厭煩。

興趣是啥?「音樂。」如此回答著。所以當你開始發現有一個名詞是「自我認同」,而因此獲得更深層的自我認同,因為理解到這正是自己的自我認同且真的像是「自我認同」所說的那樣,自己真是要命的有夠認同。試問,如果掉進了這種情況,可謂不悲哀嗎?

態度是啥?「反叛。」如此堅定著。到底是怎樣的「反叛」的定義,可以被解釋成堅定?我以為那應當是一種不穩定狀態的描述。千萬不要只因為某個人操著一股腦地與你所理解的世界不一樣的心態,就大聲地指稱「你可真是反叛。」

跳進框架裡面,只求生存,不求得意。如果只單純因為跳進框架而自喜的人,都是愚昧,當然如果硬是反過來講,似乎死不跳進去的人「該死」的成分少了些,卻在找死。

02

「現代人的生活真是越來越忙錄」,這到底是在同情,還是道貌岸然地自嘲?乾脆大家相約個時間,一起開啟窗戶對著外面大喊,「我們都是資本主義的走狗!萬歲萬歲萬萬歲!」。

03

「如果心知肚明有些事情不管怎麼作,都無法改變,為什麼還有動力去作?」

這句話本身的問題在於,忽略了那微乎其微的,期望。其實,它正好可以解決框架的問題。只是如果當問題演變成「如果心知肚明令自己愉悅的事情,始終是帶給身旁的人不悅,為什麼還有動力去作?」的時候,自己,夠不夠堅定。

是的,堅定為的,也只是那微乎其微的,期望。

04

請試著比較「一星期寫完一首歌」和「一星期寫完一篇論文」哪個厲害?結果是,自己如果本來是坨屎,就依然是坨屎,無關到底在多少的時間之內完成了什麼樣的事情。「翻身」之說似乎只是說服更多人加入走狗的行列罷了。

05

生活如果是一種「你覺得是坨屎的那些人說你是走狗」以及「你覺得是走狗的人說你是一坨屎」不斷切換的過程,回到最一開始的「自我認同」部分,你要選哪邊?不過你選哪邊不重要,重要的是:

「我們,有沒有在同一邊?」

9 October 2009

插花要插前面不要插後面(插花愛插頭前毋通插後壁)


忠孝東路、敦化南路口,台北市。(2006.04.10)

01

Liquid Punch 第一場正式演出在星期二晚上於河岸留言謝幕了,謝幕辭暫緩個幾天。在此先以很概括的方式,感謝所有到場的人,以及同為表演樂團的糖果酒、河岸留言全體尤其是 PA 金毛。也同時感謝雖然不克前來卻也十分熱情以各種方式表達祝賀之意的親朋好友們。

02

最近開始逐漸認識聯絡台北縣市道路的諸橋,雖然名字還沒記熟,不過不能再像是之前住在新店一樣景美新橋、秀朗橋走透透,會繞路繞到深處無怨尤。

03

我沒想到檔案學會是一門這麼合胃口的課,當然前提是必須忘了它的課程名稱是「檔案學研究」才有可能融入其中。我竟然在下課的時候前去請教老師關於生辰八字與「氣勢」之前的觀察心得。在此分享一對我十分具有啟發性的一句話,「插花要插前面,不要插後面」,強調將一切事物思考融入生活情境的老師所舉的例子是:送花給女友要在她還沒向你提起之前就送,等到她開口再送就已經沒有意義了。

這啟發的震撼性在於,上述例子當中的「女友」似乎不管換成任何人,放諸四海皆準(註1)。不過真要開始這麼盤算著,也真是夠累人了,不免推卸責任地想,說不定潛意識能夠幫上一些忙。如果因此能夠將此與「請你敲擊我的空窗/讓我敲擊你的心臟」(註2)這兩句歌詞作個聯想,倒也不是過於抽象的重量。

---

註1:「放諸四海皆準」是大一英文老師張星戈先生很喜歡說的一句話,不過前後文倒是已經印象模糊了。如果哪天在日記當中或是其他篇網誌有找到,再補上。
註2:摘自回聲樂團〈煙硝〉歌詞,收錄於單曲《煙硝》(2007)與專輯《巴士底之日》(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