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October 19, 2009

那些習於將型式上的表徵視為教條奉為圭臬的人


信義區街景,攝於 2009.10.08 凌晨。

01

前幾天睡醒出門前洗臉,將臉打濕後,像往常一般慣例地將洗面乳擠到手上往臉上抹去時,不知道是怎麼著,抹上臉的竟然是洗髮精!

02

我對 Jas 在〈Web2.0 業餘者的再次復仇〉這篇文章的某句話感到印象深刻,今天想到要再把文章找出來看一遍,很驚訝距離該篇文章的發佈日期已經整整四個月。到底是印象深刻至產生「這應該是最近才讀過」的錯覺,還是這四個月真的這麼不知所以然(雖然這樣的論調也沒什麼根據可言)。

對於「業餘者」,Jas(2009)作出了這樣的釋義:「『業餘者』之『業餘』,單純只在指涉一種『並不從中獲利』的狀態,而不是一種『不夠專業』的暗示。」,或許這不是什麼多麼具有啟發性的一句話,不過多少釐清了不少他所謂的「誤解」。畢竟,很多時後誤解並不需要建立在事實的對立面(或與事實有所衝突),而被釐清的結果,是令自己感到就算只是些許地更接近(雖然仍遙遠)真相的本質時,還是能夠令人雀躍個好一陣子。

03

有的時候事情的發展總是在意料之外,例如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會將大一英文張老師說過的話,和相隔五年的現在檔案學陳老師所說的話,放在一起去想。大一那時候,我還沒有非常勤奮地抄下老師上課的任何一句話的習慣(我將此戲稱為「語錄」),因此印象模糊也不確定實際上發生的詳細順序與情況是如何。英文老師在期末發給我們一篇名為「What do We Live for?」的文章,我忘了作者是誰、確切內容,但綜合了其他對於張老師的印象,我將其整理為,老師對於追求真理這件事情的具體,稱之為尋找「一言以蔽之」的通則。

而陳老師時常掛在嘴邊的話,「許多事情的本質並沒有改變,只是型式上的改變」,多少使我將「真理」與「本質」做了些聯想。當然沒有必要去爭辯這兩者之間的關係,不過確實去探討人事物的「本質」,不正是希望可以藉此領誤到「真理」嗎?在以抒發作為寫網誌的動機而言,我並無意且也無能去討論兩者之間的關係,但我認為,確實不論他們是誰包含誰,亦或是完全獨立於對方的兩者,無庸處為都是我們身為人應當(不斷地)試圖去接近的目標。

到底如果「型式」只是表面般地膚淺,只維持至如此的程度而不究其本質,你不覺得真的很膚淺嘛!身為學生如果只自滿於自己維持了身為學生該執行的型式,而毫不在意自己身為學生的本質到底為何,「嗯!你開心就好!反正你說的都對!」。又或是孝道這件事,或情,或任何其他事情,雖然消極層面來說,很多時後「至少作個樣子」是最低的要求,不過因此就表現出一副洋洋自喜的模樣,說來還真是無法不令人感到厭惡啊。

04

某些人習於將型式上的表徵視為教條奉為圭臬,而當你不跟著膜拜因此在自我本質認定上的正當性遭受質疑之時,是否有那決心不惜一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