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October 22, 2009

我為什麼得在意我該怎麼辦


Nas - What Goes Around (Emancipator Blend)

01

誰說我不在意的,你看,其實我還是很在意的啊!不然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當你(們)都沒能給我什麼幫得上忙的地方,為什麼總是在你(們)突然想起的時候,可以這麼輕鬆地說著風涼話?那當我漸漸開始習慣把這些當成風涼話的時候,為什麼你(們)還是能夠一副名正言順的樣子指責我說:「為什麼你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02

從今天起,家裡連續三天要在 08:30 到 18:00 之間停水,睡過頭的懲罰就是,像個女人一般在住家附近找個美容院,一走進去難為情又非得故作鎮定地說出「我要洗頭」,然後換來洗頭阿姨的極為疑惑的眼神朝自己打量著。

就像我一點都不能體會喝酒的樂趣,按摩對我來講不是在忍癢就是在忍痛,根本是活受罪。為什麼我要花這麼多長時間活受罪而且又很貴,只為了洗頭。至少,我應該跑去離家比較遠的羅斯福路去洗頭,起碼那邊是打從內心想叫「姊姊」的人幫你洗頭而不是「阿姨」。

03

要跟簡抱歉一再拖延,雖然「有節而空心」(簡伯宏,2009)一句話讓我再次想起那些關於竹中精神的云云,但我還是想再多花幾天去整理。一間高中當然絕對不只是一間高中(或任何一間學校)那樣表面上的型式而已,但好像就因為我們所見只有型式的那部分,而時常時間一久,記得的好像總是也只有那部分。問自己,不也只是人生中的某個三年,到底有什麼好這麼緬懷的呢?

宋文里(2000)先生引用 Winnicott 的那句話,讓我想起當初被電影《The Last Samurai》(2003)感動的部分。雖然後者明顯商業化了許多,但由於我的「日本癖」(陳秀秀,2009)使我不減之於其矯情的感受。電影當中有句台詞,是對著主角 Algren(T. Cruise 飾)質疑「你為什麼這麼討厭自己人?」,而我說,

能夠找到令自己願意奮不顧身地去捍衛的對象,多求之不得?

就連出色的喜劇演員都得活在悲慘之中,才能如此喜劇,憑什麼還認為快樂是可以隨手可得、取之不盡的呢?「笑一個嘛!」,我為什麼得在意當你這麼對著我說的時候!不然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