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8 October 2009

村上春樹《聽風的歌》讀後閒扯之扯到跟小說一點關係都沒有


村上春樹,《聽風的歌》(30週年紀念版)封面。(圖片來源:博客來


如果要說「讀村上春樹的小說有療癒的效果」,我可真說不出來,雖然我十分贊同但當如果大多數的人也都這麼說的時候,我就不想跟著說。至少口頭上保持著避免有一天不注意的時候流俗的警戒,是我的習慣。很幼稚的習慣,就隨你(們)怎麼看待這件事情,至少我不認為不媚俗是種錯。

「寫文章並不是自我療癒的手段,只不過是對自我療癒所做的微小嘗試而已。」(p.20)

稍作修正,我會說村上的小說提供了不少看待這個世界有趣的角度(或方法),不過這也很廢話,舉凡所有的文本都有這樣的效果,即便再通俗的也是。我還記得我對村上先生大名的第一印象是,「喔!又是個暢銷作家嘛!」,直到大二時房小姐說:「伍佰是看了小說之後,才寫下〈挪威的森林〉這首歌的。」,我才抱著「那就看看是怎麼一回事」的心態,第一次接觸了村上的小說。在那之後,一直到《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2008),我才第二次拿起它的作品,這次引起我興趣的不是他的小說風格本身(畢竟《挪威的森林》印象早已模糊),而是想瞧瞧他是如何談寫作。

「早一點覺悟的人應該努力變得強一點,至少做個樣子也好。對嗎?強有力的人哪裡也找不到,只有會裝成強有力的人而已。」(p.120)

說穿了,我認為與其要去推薦、去說服別人喜歡上自己喜歡的事物,還不如將力氣花在尋找那些已經和你喜歡著相同事物的人,理論上來說期望值應當會高一點(當然實際上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反過來說,通常「假裝」和對方是喜歡著相同事物似乎也是一種示好的方式,不過令人不解的是,如果目的只是示好的話,又何必將重點放在裝懂而搞得如此拙劣。好吧,反正本來就是你開心就好,當然我們也都很本能地照著我們會比較開心的回應方式去回應。「至少做個樣子也好」,不要只是說說、裝出一副感慨的樣子,如果這樣廉價的同情也有人要,至少我們還沒落到將自己搞到如此廉價的地步。「至少做個樣子也好」,「裝久就像了,像久就是了」嘛!

「說謊和沉默可以說是現代人類社會裡日漸蔓延的兩大罪惡…不過,如果我們一年到頭說個不停,而且一定只說真話的話,或許真實的價值就要喪失殆盡了。」(p.128)

有的時候沉默,或許真的是表明一種「這時候要我說真話真是難為情呀!」的暗示,雖說是暗示不過有的時候也頗明顯。說不定這世界上沒有人是大家都想聽他高談闊論的,只是仍然拉高嗓子持續發表高見的那些人,還沒發現另外在場且沉默的那些人正在內心吶喊著「請問你可以閉嘴嗎?」的聲音罷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