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5 November 2009

如果非得慘綠青春至此揮別

01

首先,是關於一段場景的描述。

現在的位置是 Q 公司執行長的辦公室,正在渡假的 Q 公司執行長的公子正在一旁用筆電上網(說不定趁著他老爸視線不及的時候偷上色情網站也不一定)。此時,Q 公司的供應商 M 公司的第二代小老闆,正代表著 M 公司、自己的老爸來和 Q 公司執行長談條件。

Q 執行長:「這個如此這般、如此那般,這樣應該可以吧?」
M 小老闆:「這個可能要問我爸喔。」
Q 執行長:「那麼那個如此這般、如此那般,你覺得怎麼樣?」
M 小老闆:「那個也要問我爸喔。」
Q 執行長:「什麼都要問你爸,那你來找我幹什麼?」
M 小老闆:「不是啦,我爸的意思是說,我可以先跟你談談看嘛,有話好說。」
Q 執行長:「你什麼都不能決定,要談什麼?我現在的輩分,是得要先跟你談過才能接見你爸不成?你以為我時間很多嗎?」
M 小老闆:「…」

在 M 小老闆離去之後,

Q 執行長:「媽的!有沒有搞錯!是出來旅遊,然後『順便』才來談生意嗎?」

02

最近陷入嚴重的資金缺口。在一堆東西等著足夠預算撥下來才能購買之前,很要命地前天機車騎到一半皮帶斷掉,幸好是在北醫前面,離家不遠。皮帶、普林盤、後輪、剎車皮、離合器,總計 4500 元。別鬧了!我的光碟機壞很久了,雖然桌機的 17 吋螢幕也沒多大,可是讀不到正版 DVD,用筆電 13 吋看影片事小,為了這種理由「消耗」MacBook 的吸入式光碟機才是真不理智的行為。另外,還得準備買新長褲,現有褲子都有越來越鬆垮的趨勢。真是令人非常地、非常地傷腦筋呀!

03

最近對唯心主義有了觀念上的初步認識。

先跳到另外一個,我的疑問。有一說如此云:「研究生培養的是深度,不是廣度」,這句話本身沒什麼問題,但是問題會出現在和大學生作對比時,「那大學生應不應該培養深度?」。當然如果你同時各抓一份碩士生和大學生的作業報告來讀,大學生「相對地」較沒深度的內容,好像有幾分理所當然。不過如果你今天身為碩士生,被老師嫌棄「你的報告怎麼像是大學生寫的?」,然後回想不過是一、兩年前,自己還是大學生時,用與現今相去不遠的觀點書寫報告,從同一位老師得到的評語是「寫得真不錯,真有想法!」,作何感想?

「對事不對人」很重要;「事在人為」更重要。

幾乎所有的「原則」聽起來都很有道理,不過重要的是自己認同的是哪些。如果「原則」的表面,最常被表現的方式是透過文字敘述的話,無不動人,不過如果就這麼輕易地猛點頭地「嗯!說得真有道理」,倒也真是毫不掩飾自己的庸俗愚昧(或更甚者,豈是蠢字能了得)。

市面上不少這種書,這種狗屁不堪的書,不過倒也不是完全沒用。有一種書的作者,不知道哪來的自信,竟然能夠如此瀟灑且井然有序地,教導著他壓根沒見過面的人,說「國中時期該怎樣思考/高中的時候該怎麼思考/哪些事情是重要的」之類的。當然,這類的書只教你如何處理正向的事物,彷彿在背後說著,「如果你有他媽的負面遭遇或情緒,都是不應該的喔!請自己想辦法解決吧,揪咪!>.^*~」。從我的自己經驗而言(當然我必須強調我一點都不認為這在別人身上會適用),我很希望有人可以早點告訴我,當你面對著某些人事物因而產生負面的感受,諸如焦慮、煩躁、憤怒等,問題不一定出在自己的身上。雖然大部分的時候,我們必須試著去接受某些自己尚未「適應」的新人事物,不過強迫自己「適應」必須要有個「好」理由。請不要再他媽的告訴我,「接受」是唯一的出路;有太多時後,我們都在人格養成階段,錯過了太多「界定」自己打從心底不喜歡的人事物的機會。

「界定」這件事情有多重要?如果在第一時間錯過了判斷自己可能不喜歡的人事物,你能想像,你可能同時錯過了多少自己可能喜歡的人事物嗎?

然而,我稱「界定」的準則為:原則。如同上述,原則通常是透過文字敘述來傳達,不過如果它並沒有發揮「界定」的功能時,就不能稱為原則。身為人一定要有原則(如果你認為人也可以不需要有原則,那就別往下讀了,滾!)。在一個人有足夠的「原則」形成「原則系統」(可以想像成類似「價值觀系統」那樣的東西)之前,我們都保有「學習者」的身分以及權利,當然這身分除了自己以外也沒人能中止。學什麼?學著找出自己喜歡/不喜歡哪些「原則」,並且試著在日常生活中實踐,喜歡的就繼續堅持,不喜歡的請用力撻伐,就這麼簡單。

可能的話,請抱著「堅持」死去,也不要扒著「妥協」活著。

04

青春,是種令人想念,卻又曖昧不明的對象。或許正是那份曖昧不明伴隨的想像空間,才是人們往往沉溺於曖昧不明的原因。沒有人規定,也沒有人有資格可以規定,「青春」相對應的年齡歲數為何,不過一旦跨越某個年紀,我們又都一致認同那個與青春揮別的臨界點。我想大約在三十歲前後,吧。

對於一個正值「青春」的人而言,他是沒有資格、沒有必要、也不會想要去對「青春」作出任何評論的,如果有的話,那個叫作呻吟,不足以稱為評論;對一個正在漸漸離開「青春」的人而言,他是沒有資格、沒有必要、也不會想要去對「青春」作出道別的動作,如果有的話,那個叫作靠北,不足以稱之隆重;對一個已經遠離「青春」的人而言,他有資格、但是非必要、也不一定想要去對「青春」作出緬懷,如果有的話,他也只能他媽的無限緬懷,沒了!因為他已經遠得足以發不出評論的呻吟、遠得足以道別地如此隆重、遠得除了緬懷以外什麼都沒了。

所以這是我所理解的,青春何以慘綠、何以「至此與我揮別」(註1)。

---

註1:「慘綠青春至此與我揮別」出自回聲樂團〈巴士底之日〉一曲歌詞,收錄於專輯《巴士底之日》,2007.07.14 林暐哲音樂社發行。

2 comments:

  1. 雖然我還沒三十歲,但這幾個月帶著一群大三大四的小朋友一起工作,雖然我也不過虛長她們五六歲,但讓我對這篇的04感受很深。

    其實呢,我覺得,在我踏出校門的那一刻,很多東西就在那一刻死掉了。

    是了,我也是只能緬懷了:p

    ReplyDelete
  2. 踏出校門的比喻我大概懂,不過我覺得踏出校門又有點太表面的敘述。畢竟雖然我讀過的學校當中沒有不喜歡的,可是對於「學校」的型式卻是有厭惡過之不及。

    還有,所以你大我兩三歲... XD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