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2 November 2009

十一月十一日

01

七年。

我記得七年前的今天,是自己一個人去的。

02

今天事出突然,可惜沒能和蓓蓓多聊些。

下午兩點從吳興街出門前往 Starbucks 仁愛門市,晚上十一點半左右回到吳興街。之間,晚餐是在新竹和家人一起吃的。昨天是祖父的生日。只是也太突然了,突然到令我猶豫了很久,最後的關鍵點在於,我認為她也會像這樣,「我覺得你應該要回去。」,對著我說。雖然只是想像,不過確實像是她的用詞。

為什麼要為自己的自以為是感到這麼真實呢?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自我感覺過度良好(李方,2009)?

怎麼從前不聊的、卻是最近大家拼命提起的,大家都還在唸大學時的各種事情。

03

我需要在台北找個新牙醫定期拜訪。暑假沒回去找陳醫師報到;到底撐不撐得到寒假?

04

為什麼只因為「Eurasia」這個字,就成為一口咬定 Muse 專輯《The Resistance》(2009)和 George Orwell《1984》之間關聯性的臨界點?當然如果從〈Uprising〉來看,也太容易作聯想,沒什麼說服力。其實我只是想知道,〈Undisclosed Desires〉是不是 Winston Smith 想對 Julia 說的話而已。

我好無聊。

05

李大小姐,生日快樂!

06

優司、龍司發音也太近了吧!最好是不管哪一個角色,和父母名字的關聯都這麼強烈,美帆也是一路從外祖母、母親「美」下來的。(白石一文,《心中鑲著龍》,王蕴潔譯,2009)

我真的好無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