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9 November 2009

你依然只是去他的你自己

01

上個週末從新竹回到台北之後,就一直有股什麼事的節奏被打亂的感覺。用了「亂」其實太誇大,而什麼事也只是指心裡的某些感受,所以實際上也沒什麼大不了。最近不斷提高閱讀的時間,但是在提高的過程當中,只要想到再怎樣都得受到體能與物理時間的限制就覺得有些不甘願。當然這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並沒有一種申請制度是說,當你找到某種熱衷的對象,就能申請多餘的時間配額。事實上你還是你,不論你作了什麼(改變),你還會是你,你也就只能還是你。

你不會因為愛上誰而變得不是你,如果你覺得有什麼改變,大概就是犯花癡;你不會因為爆肥二十公斤而變得不認識自己,只是你想逃避鏡子確實是存在的這個事實;你更不會因為在拍照的時候學會如何微笑而變得不是你,因為照相本身從來就不曾是一件快樂的事情,除非和你合照的是你愛上的那個人同時你必須不犯花癡同時並沒有爆肥,不過即時你在這相片如此廉價的數位化時代還能為了相片作為捕捉一瞬成永恆而感到愉悅,你他媽的終究還是你自己。

02

女人總是抱怨男人只因為喜歡她乳房的形狀(或是完美的鼻子)就願意和她上床(甚至交往)是多麼地膚淺的一件事;男人反駁至少他不會像女人那般膚淺地只因位身體某個部位被稱讚而得意好幾天。

通常會在不嚴肅地情境下作出覺得誰很膚淺的指控,大多也都不太會有什麼建設性。當然我們還是樂得作出抨擊的動作,且時常得意忘形導致在場的其他人也覺得當下的自己是多麼地可笑。「你怎麼會有如此令人感到悲哀的想法呀!」,或許如果有差異,差異就在於誰說出口,誰又放在心裡暗自竊笑。所謂不吐不快正是犯了吐了必定比較快前提假設的荒謬。

當你開始覺得世上荒謬的事情越來越多的時候,並不代表自己的任何正當性日益茁壯,但是至少主觀上的認知是更為強烈,是好是壞端看這更為強烈的內容是什麼。當然,我們對於好壞的定義本身,從來也就沒什麼正當性可言。

可笑的是,有的時候明明一句「幹他媽的你是智障啊!」可以解決的事情,我們總是要屈服於某種規範而繞一大圈,而不斷地錯過罵出這句話的最佳時機。

You are still the fucking you; you are still fucking yourself.

03

好冷,我喜歡這種天氣,待雨停了就是最接近理想的狀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