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2 December 2009

Igudesman & Joo (2009)

描寫具體的感受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情,畢竟訴諸於文字(或是其他任何媒材、型式)之後,往往也淪為其存在的型式一般。Igudesman & Joo 的演出成為影片出現在網路上已經不是新鮮事,但是我今天看到超想哭,真是去他的太感人了!首先必須感謝家父不吝指稱古典樂的正統使我自幼便耳濡目染、不知所以然卻依然嗯嗯啊啊原來如此啊(雖然家父對於搖滾樂的不以為然我也如此不以為然),還有在不知道距今多久以前周大娘丟給我的「拉赫曼尼諾夫手很大」的影片作為我第一支觀看的 Igudesman & Joo 的影片。

如同昆德拉先生不斷靠北貝多芬,依谷德斯曼與啾也不斷地機掰莫札特。於是我妄自下了這樣的評論:「Even Mozart is being fucked up, but Wolfgang still can’t help himself keep laughing, hysterically.」。以下分別為,莫札特第四十號交響曲第一樂章,硬是被阿諾德先生強抱在一起的結果;以及真正土耳其地、還帶有一點中東中國陰陽太極的土耳其進行曲。


"Mozart Bond"


"Alla Molto Turca (B Flat!)"


以下三則影片,強烈建議按照排列順序觀看,曲目內容皆為〈I Will Survive〉。

前兩則忘了多久前看過,這也是為什麼今天看到第三則影片時,感動到超想哭(當然沒有哭,超想哭跟真的哭是完全兩回事)。我當時心裡的想像大概如下,看!從當初只有兩個人的小小舞台,賣力且誇張地演出,即便充滿效果卻怎麼也帶有些微的寂寞,大概是有點像小丑情節那般地想像。從兩人的一台鋼琴和一把小提琴,爾後加入弦樂團,到現在呈現在眼前的是整個管弦樂團,磅礡的場面已不可同日耳語。







從一開始表演者的精湛、準確且到位的技藝,至此看到的是表演者在演出時瘋狂的喜悅。當你看到你所喜愛的表演者有越來越多的伙伴,當你看到他們的演出內容不管在型式上或意義上有了突破,當你看到他們在舞台上來回奔馳時臉上欣喜的表情,怎麼不動容!

---

相關連結:

Igudesman & Joo: The Official Website
Igudesman & Joo: YouTube Channel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