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4 December 2009

是否可以想像過往記錄未來?


Shi,"I'm good, I know."。(2009.12.03)

01

其實有兩篇文章都寫一半了,算是為網誌準備久違的「稍微有點主題」的內容,都還擱置在作業系統桌面上。我再這樣跳躍性地做事情下去,恐怕真的會吃不完兜著走,雖然每天都這樣叮嚀自己,不過只要稍微不留神幾分鐘便忘形了。

02

我今天終於記得要去查了,范仲淹是北宋蘇州人。

03

形容蕭邦和德布西的作品細膩,和說他們娘,差異的臨界點在哪?

04

我覺得我真的是 twitter 習慣了,跟著 blog 也變成這副德性。

05

我竟然把自己小時候的照片搞成這副德性,這大概是幼稚園小班前後吧,我也不是很確定。說真的,今天選定這張照片以及作圖的過程,有大半的時間我並不覺得那是自己,我想原因應該是出在某種定義程度上的「面容」不同的關係吧。不過當然啦,就意義層面要去解釋照片中的人和我是同一個人,確實是比起直接從一般認知上的成長去解釋麻煩許多。但是,誰又在乎呢?

06

「照片是為過往作記錄,為未來作想像。」(陳士伯,2009)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