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6 December 2009

你今天貳點零了嗎?

01

我本來以為我(已經)忘了 12.04 這個日期曾經發生的那件事情,沒想到前幾天還是(回)想起來了。都過了九年,怎麼如此揮之不去。有的時候,釋懷並不是真的那麼釋懷,只是出自無可奈何以至於自己看起來似乎真的有那麼一點開始釋懷。

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唬爛自己,這很公平啊。

02

所有的事情,都必須透過和自己的關聯去思考,才能產生意義。這聽起來好像不夠直接,因此我們反過來說,如果沒有透過「某對象和自己的關聯」和「思考」,對你而言就是沒有意義。好比拿已經是老梗的「web 2.0」來說,重點不在於它本身是什麼,而是它對你而言是什麼。雖然是老梗,不過就當作星期五聽演講的心得記上幾筆。

「web 2.0」就我的認知,是一個概念的指涉,我們可以說某些網站具有 web 2.0 的精神,或是將 web 2.0 當成形容詞去說某些網站「很 web 2.0」,但如果直接說哪個網站就是 web 2.0,是有問題的。我認為「2.0」的概念某些部分,滿像是「後-」(post-)的指涉方式,它其實最主要在區別與「1.0」的差異,就好像當我們要去了解「後現代性」時,絕對無法不去提及「現代性」與其相對的部分。

概念性的指涉比較抽象(不過不等於抽象),如果要用表象的認知方式去理解會很糟糕。雖然這句話很離題,但這樣的思考方式的差異,正是大學生與小學生能力上的差異。幼兒去學美語,老師念了「apple」,要拿個蘋果的圖卡以輔助記憶;在我們能夠透過自己的語言去理解「蘋果」之於自己的意義之後,學外語的時候只要告訴你其所相對應到自己的語言為何,是為什麼我們不再需要圖卡的原因。我們無法向小學生說明 web 2.0 是什麼,因為沒有任何一張圖片可以具體地傳達其內容,而那些被拿來象徵的圖案與代表性網站,往往被誤解為 web 2.0 本身。

那麼 web 2.0 到底是什麼?它最重要的在於標示出與 web 1.0 是「網站經營者提供內容」的差異;web 2.0 是一種對於「網站經營者提供平台、由各個消費者提供內容」與以往不同的描述。web 2.0 核心的概念,其實只有如此,沒其他的。那些什麼我們常聽到「強調使用者」、「強調互動性」等,我認為是 web 2.0 概念所產生的特性,但是絕對不能用這些「特性」指回 web 2.0 本身,不然真的是嚴重的笑話。大部分的圖書館都有「可以借書」的特性,但是我們不會說「可以借書」就是圖書館吧。

將 web 2.0 精神發揮地淋漓盡致的,甚至可說是透過此精神而發展逐漸成熟的,就是「社交網絡(工具)」(social networking)類型的網站。同上,我們還是要記得不能反過來說 social networking 就是 web 2.0,你的手機電話簿也能稱作你的 social network,它卻連 web 都不 web 了,更別說去他的 2.0。同時具備 web 2.0 精神又能發揮 social networking 較早就出現的,應當是網誌(blog)(雖然我覺得 BBS 也可以算是,不過它不是 web 介面,又因為有個跨入門檻(我想主要是因為 Windows 養成大多數人使用 GUI 的習慣),近期討論的現象相對冷門)。網誌符合 web 2.0 的原因在於網誌服務提供者(Blog Service Provider,BSP)的角色,而不適用於「每一個」使用者。對於 BSP 而言,他(們)提供了一個平台,各個使用者所編寫的網誌內容,將一倂成為該 BSP 為單位的網站內容;但是不能說某個人寫網誌,所以他的網誌是 web 2.0,除非他網誌的內容是開放給其他人寫的,他自己只是開了那個網誌帳號。網誌之於 social network 也是類似的情況,重點在於使用者如何使用,而不是網誌本身到底能夠達到哪些效益。回到網誌(blog)最基本應該有的要素,只要能夠提供使用者按時間順序書寫內容的平台,即可稱之。

處理了一些定義的問題,真是非常痛苦,我非常痛恨這種中性的寫作方式,以下終於要邁入我想表達的重點了。待在世新資傳已經第六年的關係使然,這些相關話題的熱門程度始終不減,從各位老師上課很喜歡「班上同學有在寫網誌的舉個手」,到現在Plunk(誤)、Twitter、Facebook,簡直是有完沒完。偏好使然,我恰巧對於大多人的普遍性是怎麼一回事一點興趣都沒有,我認為表明立場很重要,雖然我不因此認為我有較多的正當性(當然我同時認為你的正當性也沒有理由比我多),但是我希望至少在討論的時候要先了解彼此的立場,對話才會有意義。

最讓人受不了的地方在於,演講者(抱歉,以下描述很冒犯但是請務必相信我沒有冒犯的意思,畢竟純粹就冒犯他人這點而言我也真想不出我能得到什麼實質的利益)在提及這些熱門但其實也沒新鮮到哪去的主題,其敘述通常也都不怎麼新鮮。我一點都不想知道到底「Facebook」上到底有多少比例的人在玩什麼遊戲,是「30%」的人在開心農場還是「50%」的人在餐城,對我而言意義都不大,我要聽的是你對於這些現象有什麼看法(或作出哪些詮釋)。到底我覺得大塚愛哪首歌比較好聽,跟大塚愛哪張專輯賣得比較好,也一點關聯都沒有,不是嗎?我覺得聽演講唯一的期待是演講者其所知的現象與其自身意義的表達,而不是說明現象。

如果今天換作是我站上講台,跟大家說我從寫網誌以來,平均一個月透過網誌認識幾個新朋友、一個月平均幾篇文章、一篇文章平均幾個字,然後咧?這麼想知道的人早就會知道了啊,不知道的人打從心底就是不想知道呀。那如果真的我要演講關於我寫網誌的這件事情,唯一可講的主題也只有「我他媽的為什麼要寫網誌」了,不是嗎?

所以結論,演講者所要表達的事情只有一件:演講主題內容與其自身之間意義的揭露。

03

「能夠賺錢的事情」和「有意義的事情」沒有絕對的衝突,你家境夠優渥讓你完全忽略前者而只關心後者,我真的是很羨慕你,有機會我想和你交個朋友;如果你完全忽略後者而完全不掩飾自己有多麼關心前者,我想你應該也不介意我稱你是狗,反正既然你不關心自己身為人的意義為何,到底也不用在意我這麼稱呼你時代表著什麼,是吧?至於兩者都不介意的人,只是形式上還沒死去而已。他們通常也不會因為你叫他們「去死!」感到憤怒,有的話,也只是形式上的。

04

如果你問我是否想成為一個幽默的人,我的答案是:「不會」。我只是試著離「無趣」這東西盡可能遠一點而已。因此我一點都不想讓你覺得和我這個人相處能夠多麼心情愉悅,但是請不要質疑我試著讓氣氛別那麼無趣的熱情,我真的會為了這種無聊的原因不惜使自己充滿冒犯性,啊哈哈哈,有沒有上了賊船的感覺?

一個不懂自我解嘲的人,是沒辦法令他人發笑的;一個無法技術性地使他人發怒的人,是極其無趣的。即便這樣的人備受爭議,但絕對不會動搖其趣味具體存在的正當性。

05

廖小姐要離團了,在此表達個人以及官方性地 Liquid Punch 全體萬般的不捨,真的。

請大家告訴大家,我們正在尋找 keyboard 手,音樂理念要合得來也是要聊過之後再說簡直是屁話,然而另外即使是屁話但仍要用力強調的是,面善貌美身材姣好者為佳。

06

大娘(aka Sako)的雙鋼琴音樂會海報快作好了,初稿只剩下文案在畫面上的編排,感謝范的助理協助,也由衷地希望對他 Photoshop 使用上有所幫助。好久沒開這麼大的檔案,大到那天收工的時候重開機,顯卡驅動異常導致久違的藍色畫面(當然這種東西最好是永遠別再出現)。製作過程中為了增加樂趣,風狂濫用 Arial Black 的字體量身訂作了「如果范有創辦雜誌應該就是這樣的雜誌」的雜誌封面,成就感大多來自於「果然真的很適合啊!」,連他本人都這麼說我又有什麼好否認的呢?

07

稍早半夜十二點的時候,把握只有星期五、六晚上營業時間至凌晨兩點前往誠品信義店的機會,當作出門散步。此行目的有二:一為新朋友林小姐推薦的作家畢飛宇,找來翻翻;二為看看叔本華的相關書籍,不過最後沒找到,反而在看胡塞爾。

當然每次去書店總是要去日本文學區走一圈,作為儀式性地演出,而今天終於忍不住買了白石一文《一瞬之光》。不過有件事情讓我哭笑不得。還記得在《1Q84》上市前幾天,因為簡的「建議」(按:上次提及這件事情,簡說我將他描述地過於生硬、武斷)前去一樣是誠品信義店尋找《1984》,架上沒我要的版本,還是透過店員去倉庫挖出來。《1Q84》至上個月中上市以來,誠品不論敦南或信義,到處都堆一疊已經不怪,倒是今天第一次看到,原來《1Q84》和《1984》堆在一起是這麼滑稽、令人忍不住想大笑的畫面!「超很靠北的啦~」(呂語),誠品好樣的。

我說,Muse 的專輯《The Resistance》也堆在一起不就更完美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