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 December 2009

我很膚淺

01

我意識到中性寫作的重要性,至少對寫論文而言,是必要的。用簡單的說法是,必須去除那些文學性的部分,一想到這就覺得對自己而言絕對不會是一件輕鬆的事情。例如「我覺得你真的是不可理喻到一種令我想吐的境界,我就是覺得你腦袋有洞,不行嗎?」,就得精簡成「我認為,你的存在讓我覺得噁心,我覺得你很笨。」

我知道這跟言論自由無關,不過你又奈我何?

02

政治好複雜。中國大陸運用了他們的專制展現了其優點,效率;我中華民國引以自豪更崇高的民主,浮上檯面的卻盡是缺點的部分。我覺得在野黨要派一堆遊覽車帶一群人去抗議,沒什麼不對,但是很無聊。有沒有浪費社會資源?有啊。但是我同時也覺得,國民黨的處理方法很笨,他們有沒有不對的地方?有啊。幹他媽的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要爭什麼,不過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不爽什麼,只是大家也都知道他們不知道他們到底要抗議什麼。

如果要不負責任一點,我們就大家一起承認我們都不知道民主是什麼,這樣就好了。要錢的就給他錢嘛,要工作的就給他工作,要當笨蛋的就稱讚他很聰明,不就好了嗎?我到底在胡說八道什麼我也不知道,那你就回應這篇網誌,對我說「幹你很鬼扯耶!」,然後如果你喜歡我鬼扯的方式就寫 email 給我我們來當朋友,不喜歡就把瀏覽器關掉不要繼續看下去,這樣就好了嘛!

我知道我很膚淺,我承認啊;可是你為什麼就是不願意承認,就算我多麼膚淺,你還是應該捍衛我對你評頭論足的權利啊!

03

我喜歡國民黨的政客式地優雅,也喜歡民進黨政治性地剽悍,但作為政黨他們時常都很無腦。或許他們都應該思考一下將後現代視為出路,不能保證有幫助但至少有梗,他們要的不也只是梗而已嗎?

04

一開始才說要中性一點,反而比平常更胡說八道,糟。

2 comments:

  1.   在段一的例子中,可憎的學術口吻或許可以是:"(根據某某某,199X)我覺得,@@@(你)的存在性長期受到質疑,甚至其正當性遭受危機。"

      貼實有時候會跟(所謂的科學式)客觀打架。

    ReplyDelete
  2. 「貼實有時候會跟(所謂的科學式)客觀打架。」-我覺得你使用「有時」真是好不含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