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2 December 2009

小笨蛋的悲哀

01

星期四(12.17)晚上將近十點收到由院辦寄出的 email,是隔天中午十二點半胡幼偉老師講座的資訊。那個 EDM 的圖片真的是糟透了,一張鋼筆擺在筆記本上的背景圖佐以淺藍色字體,全部糊在一起,懶得花時間製作也不需要弄得這麼醜啊。隔天下午一點有課,最後還是決定蹺掉自己一個小時的課去聽,主要是因為講座題目「一個很基本的問題:所謂做研究是什麼意思?」還滿令我好奇的。在那天之前對胡老師唯一的印象就是看他上過電視,TVBS 的 2100 全民開講。

講座原來是傳研所博班的課程,任課教師是口傳系的游老師,隻身前往真的是從頭緊張到結束(而且還坐在最前面),幸好我不是唯一的旁聽者,另外還有一位新聞所碩班的同學。在講座開始之前,就在旁邊偷聽(啊我就被夾在中間)游老師和博班學長姊們的討論,好不精采,當下真是卑微到一種「真是太感謝你們讓出一個座位給我真是不知道該怎麼報答呢!」的無限矯作姿態。

胡老師九十分鐘的演講內容從頭到尾毫無冷場,除了從電視上獲得風度翩翩的印象之外,老師詼諧幽默的口吻更增添了無數精彩。不過在座有人也笑得太誇張,有必要這樣嗎?其實很蠢耶。總之,講座真是收穫良多,不過就不細述內容了,我可一點都沒辦法呈現胡老師般風趣且不失優雅的內容。

我只會靠北,即便寫心得也是如此。

02

我要借用胡老師的辭彙-「小笨蛋」。

無論你我對於小笨蛋的想像差異有多大,我想不會有太多人否認,小笨蛋從早上九點進圖書館坐了六個小時(中午吃飯花了一個小時),下午四點從圖書館走出來之後,依然還是個小笨蛋。這個小故事似乎給了我們一個很大的啟示,我想就算腦袋有洞的人也看得出來,問題是出在,去圖書館幾個小時不重要,而是去圖書館幹嘛。因此同理,小笨蛋就算上了四年大學的課,拿到大學畢業證書,依然還是個小笨蛋;就算小笨蛋考上碩士班之後,他還是個小笨蛋;就算考上研究所之後每天沒事就待在研究室,一樣是個小笨蛋;所以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只要一個人他不知道他進圖書館該作些什麼具體的事情可以對他自己的人生有幫助(即使再些微的幫助都好),他終其一生都會是個小笨蛋。

圖書館在這,可具體,也可以是個隱喻。至於腦袋有洞,是形容那群深信從小笨蛋的故事當中自覺受到啟發,卻渾然不自覺自己仍然日復一日地將小笨蛋的角色發揮地淋漓盡致的人。

03

承上,我接著要談的是小笨蛋當中的「好小孩」(aka 好學生、好兒子、好女兒、好乖巧、好聽話、好優秀、好厲害、好可愛、好認真、好有想法、老師好喜歡、老師覺得很不錯、老師覺得根本棒透了)俱樂部。如果要長話短說,其實只要「好北七」三個字就可以結束,不過誠如眾所知長話短說一向不是在下的風格。

好小孩在成長過程中,培養出一種對於「只要成績好人生就是優秀的」深信不疑的信念,而根據心理學常識我們不難想像好小孩之所以如此堅信,無非是由於成績好所受到的鼓舞。人類就是有這樣很奇怪的毛病,時常不知所以然卻只要受到關鍵性的鼓勵就會自覺理所當然。國中成績好可以進到好高中,高中成績好可以進到好大學,大學成績好可以比一般人更容易進到自己心目中理想的研究所,可是從來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成績好和理想職業選擇上有什麼直接的關聯性,可是就不知道為什麼那些好小孩如此深信不疑。甚至,他們根本說不出到底什麼是「好」。

好小孩通常還會有以下這種特徵,在他們心目中「聰明」等同於「成績好」,因此他們也深信他們的成績好是來自他們「絕對的聰明」。他們可以輕易地忽略所有可以指出他們其實一點都不聰明的證據,對他們來說那些只是偶爾(而且頻率極低)才會發生的失常。他們不容許任何人跨越界線一步。

根據我的調查顯示,99% 的好小孩在受到老師稱讚好有想法時感到非常愉快;99% 在受到父母稱讚好用功時,會感到非常欣慰(其中一位受訪者表示,會因此開心到睡不著覺);99%在受到同儕稱讚好聰明會感到非常同意(其中一位受訪者說,他在受到如此的稱讚通常都會說「是您過獎了,我沒這麼優秀。」,因為他覺得謙虛是種美德)。另外對於「當你們遇到不認同好成績就是美好人生的那些人,以下敘述哪些比較符合你的看法?」這個問題,其中有 76% 的好小孩認為那些不認同他們價值觀的人「是偏激的」;11% 認為那些人「是來自單親家庭的」;10% 的人認為那些人「是沒受過教育的」,2% 的人沒有意見,其中一位受訪者表示,「那些人不值得我浪費作報告的時間去評論,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呢!」

04

「妳不覺得很悲哀嗎?」(村上春樹,1995)

2 comments:

  1. 完了,你這個好北七的形容
    讓我會愛上你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