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December 26, 2009

回聲樂團 "Christmas Night"


交換禮物外觀

我不是那種聽完現場演出會寫心得的人,不過今天要是沒寫應該會睡不著。前天(12.23)才在同一個地點認識小宇宙,三天之內去兩次 The Wall 絕對是難得出現的經驗。作為「三連趴」壓軸的 “Christmas Night” 確實十分具有壓軸的效果,將三部曲的精神盡善盡美地呈現。

今天聽得很沉醉於其中,難得看回聲樂團在演出過程中完全沒把相機拿出拍照。〈被溺愛的渴望〉那一句「一切以變了樣」,真的很催淚,到底我不適合走噴淚路線,一直忍著有點不痛快;〈OK?〉搖滾版真是從頭 HI 到尾,和〈感官駕馭〉對我而言都是無論台上正在演奏哪個版本,都會心想可不可以稍後馬上接著另外一個版本那樣地無法抉擇。

十月底 “Dancing Night”「嗚呼」一聲所預告的 Blur cover,最後出現的是〈Charmless Man〉,我也來順著今天很多小故事的梗,來說兩個小故事。我是到高二那年,才知道電吉他和貝斯要怎麼分,所以在那之前音樂對我而言只有古典樂/非古典樂而已。不過〈Charmless Man〉這首歌,卻是我國小就有印象的歌曲。那時候也不知道 Blur 是樂團還什麼,只知道「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還滿好聽,收錄在合輯《Now That’s What I Call Music! 2 (Asia)》(1996)。上去維基查了一下,還要是「Indonesian version」才有收錄這首歌喔!

接著是關於〈Song 2〉,高中的團有 cover 過,不過當時我依舊不知道這是 Blur 的歌,只知道它是某一年 EA 的足球世界盃電腦遊戲的選單背景音樂,在知道歌名之前就真的是稱呼這首歌為「嗚呼!」(當然知道歌名之後,還是繼續「嗚呼!」)。這首歌還有另外一個印象,是我高中(高二或高三)的時候去東門城聽清大迴聲社成發,有個團團名叫作「哈比兔」(我那時候玩希望 Online 也玩得滿開心),他們用〈Song 2〉的間奏介紹團員。一一介紹完團員,梗來了,主唱依序介紹完各個樂手,前一小節還是〈Song 2〉的間奏,主唱吆喝「我是主唱XXX,我們是 Echo!」,下一小節就變成「驀然間我又再次捲入這莫名的哀愁(第二次副歌)」的〈感官駕馭〉。


吳柏蒼、我。(2009.12.25)

借了八百年終於還了品方大姊的書和 DVD(實際上真的借了四年多),謝謝。還有,希望收到我的禮物的人會喜歡,如果跟我一樣是 MUJI 控就太好了。最後,我想問柏蒼今天用的「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十年」(剩沒幾天)這個梗,好奇到底是不是從 TVBS 2100 看來的(?)。最後,我真的沒想到有機會和柏蒼合照,「吳老闆,真的是出人意料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