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6 January 2010

對的事

前幾天在圖書館一直手寫著論文的草稿,塗了又改塗了又改,當下真的覺得自己很駑鈍。上碩班之後,那些例行作業,怎麼都覺得勉強只算得上大學生水準,真是哭笑不得。上大學之後,常常想著要是我高中的時候就懂得妥善分配念書時間,或許一切會不一樣,不過同時慶幸至少找到了念書的動力。而在碩二過了一個學期之後,我卻像拼了命地,終於過著我大學時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大學生生活。我總是在離開那個角色之後,才開始熟悉該如何扮演,再一次,真是非常地哭笑不得。

我總是錯過該擺出笑臉的最佳時機,因此不得不繼續追著那些可能真的令我打從心底喜悅的片刻。對的事總是有適合與不適合的時機,而我真的覺得自己一點也不擅長抓準時機這件事情。於是我只好,一直持續守著我認為對的事情,哪怕是一生就只作了這麼一件事,萬一不幸適當的時機都不再出現了,至少對自己而言,不會有做錯事的罪惡。

要是這篇文章的標題和內容都改成關於愛情的「對的人」,你不覺得也太悲哀了嘛!

9 January 2010

人生根本就是一個尋找讓你覺得天塌下來也覺得無所謂的那個人的笑話


"The WTFlowers"(2010.01.08)

01

我過了充滿喜悅的一個星期,真要說起來不只一個星期,而是自十二月底就觸發好心情事件不斷。通常這種時候我會提醒自己不要得意忘形,同時提高警覺不要樂極生悲,至少就不要鬆懈而言這樣的想法還滿管用的。除了充滿喜悅之外,也是個嚴重睡眠不足的一個星期。

02

陳士伯老師說,人生不是如戲,人生根本就是一場戲。在這之前老實說我也忘了聽誰這樣說過,也很喜歡這一句話,因此某種程度上我也認為這句話我也說過。同理,人生(也可以)根本是一幅畫,或更甚者,「人生其實並不好笑,人生根本就是一個笑話」。

幹!我又說出了自己都很喜歡的一句話,有沒有這麼自戀。

03

「WTF」最貼切的中譯我認為是「啥洨」,有人不同意嗎?

04

有的時候,會因為還在下雨而感到懊惱,但事後發現,有些人就是有辦法讓你覺得,就算天塌下來也無所謂。好啦我承認這樣的比喻確實把誇飾法用得太過分了。

05

給還沒看過村上春樹《1Q84》而且想看的人一些建議:

先看過 George Orwell《動物農莊》和《1984》(個人建議這兩本順序不要反),然後至少讀過村上春樹的另一部長篇作品和非小說作品。如果求省事,我會推薦《海邊的卡夫卡》(長篇)和《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遇見 100% 女孩》。這是非常個人觀點的建議,動機可議或是說根本具有爭議。老實說(frankly),我只是想在我看完剛入手的《世界末日與冷酷意境》然後才看《1Q84》之前,減少一些這世界上比我先看完《1Q84》的人。

可不是我自豪,這種想法連我自己都覺得超幼稚的。那這樣還有誰會採納我的建議啊?

06

「沒什麼朋友的人,通常也是『覺得自己朋友超多』感受最強烈的人。」
「還好我有你這個朋友!」
「喔,這樣啊,哈哈(傻笑)」(心想:為什麼我要浪費時間跟你講話啊,馬的。)

4 January 2010

「旅行。法國」-周枻佐、劉軒含 雙鋼琴音樂會

「旅行。法國」-周枻佐、劉軒含 雙鋼琴音樂會
Yi-Tso Chou, Hsuan-Han Liu Piano Duet Recital



演出者

周枻佐,台北人,畢業於北一女中、國立新竹教育大學音樂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音樂研究所演奏組,鋼琴曾師事李薏新、陳惠文、廖皎含、周悅如、鍾家瑋老師。就學期間積極的參與樂團、室內樂、獨奏會演出,也經常擔任器樂及聲樂的音樂會、比賽考試伴奏,具有豐富演出經驗。

劉軒含,花蓮市人,國立臺北教育大學鋼琴演奏碩士。先後畢業於花蓮縣宜昌國民小學、國風國民中學、花蓮女子高級中學及國立花蓮師範學院音樂教育學系,主修鋼琴,副修長笛、聲樂。鋼琴曾師事王靜惠、游翠鈴、陳淑婷、王麗君和張欽全老師。在學期間有幸接受辛幸純、宋如音、陳毓襄、劉孟捷、Andrzej Jasinski、Enrique Graf、Mark Markham、Marcella Crudeli等大師之指導。曾多次於鋼琴比賽中獲獎,亦積極參與各界音樂會演出,頗受好評。


演出曲目

Saint-Saëns:《Le Carnaval des Animaux》
Francis Poulenc:《Capriccio》(d'après Le Bal masqué)《Waltz-Musette dance》
Claude Debussy:《Petite Suite》《Clair de lune》
Darius Milhaud :《Scaramouche》Op.165b


演出資訊

時間:2010年1月23日(六)19:30(自由入場)
地點:國立台北教育大學 創意館2樓 雨賢廳
   台北市和平東路二段134號

你知我的名 (請用台語唸)

01

我終於知道從吳興街泰和公園走到 101 要多久的時間了,25 分鐘,所以今天花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在散步。散步的樂趣不在於走路,拜託,走路怎麼可能會有樂趣,有趣的是可以一直想事情。雖然有些人主張散步的時候要放空,不過我放空的時候夠多了,不需要特別走出家門只為了放空。當作運動也好,雖然不過是走走路,不過出門前那要命的寒意,走完回到家時就不見了。

晚餐吃麵老闆找錯錢了,可是我是到對面小七結帳拿錢的時候才發現,為時已晚。原本應該找 75 元卻只找 35,十元硬幣趁隙取代了五十元硬幣原本的地位!天啊,吃牛肉麵就已經很貴了(重點是今天終於嚐試了吃了很多次的牛肉麵店的牛肉麵,結果只換來「我果然還是比較喜歡這家店的炸醬麵」這樣的結果)。找錢的時候還是不要恍神比較好。

02

前幾天上 YouTube 把 James Bond 電影系列的主題曲找出來聽,這當中我最喜歡的是《Casino Royale》的片頭曲 Chris Cornell〈You Know My Name〉。這首歌曲無論是曲風、歌詞和 Cornell 的唱腔,感覺都十分符合 James Bond 的風格,尤其是歌詞我特別喜歡。「The odds will betray you, and I will replace you」,「我將取代你!」,多帥氣啊!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這首〈You Know My Name〉的單曲版本,和電影片頭的版本在編曲上稍有不同,後者的管弦配置較重,大家可以比較看看。

有趣的是,在關聯影片中意外發現 Poets of the Fall,這個來自芬蘭的獨立樂團(Wikipedia),cover 了這首歌,而且連 MV 都有拍,還全部穿禮服呢。這個團的風格我還滿喜歡的,尤其是吉他的音色是我很喜歡的質感。而 cover 的作品進行的小幅度修改,在保留原曲的風格之外,也充分展現了該樂團自己的特色,除了上述較為精緻的吉他音色(幹!我對吉他音色的詞彙超窮),主唱較為低沉的嗓音相較於 Cornell 的狂野,別有一番風味。其他的部分就不贅述,寫這種東西根本是自曝其短,也只好適可而止。


Poets of the Fall: You Know My Name (C. Cornell cover)

3 January 2010

台北車展記 (2009.12.30)


Lexus LS460 Vertex Edition,2010 台北車展。(2009.12.30)

到底電子報行銷有沒有用?雖然大多的時候自己連看都不看就把廣告信刪了,不過這次會去看台北車展,還真的是因為收到廣告信才知道活動訊息。(應該是)去年,我申請了台灣 Lexus 官網的會員,因此不定期會收到電子報,而這次吸引我去看車展最主要的原因:Lexus LFA 水晶車

我的相機很普通,外加當天(12.30)在拍照的時候就覺得預覽畫面看起來怎麼不大對勁,回到家才發現是鏡頭有被抹到的痕跡,所以大部分的照片不盡理想。網路上不難找到品質非常好的照片,不過很本末倒置地 SG 的搜尋結果應該會比車子照片多很多吧。經過 Nissan 時,所有車子被排隊等著領獎品的人擋得徹底,所以走到這就直接跳過,直接繞去 Infiniti 那側。

以下隨意條列過了這幾天還鮮明的印象:

1. 我很懶,看到一堆人就不想排隊等著上車看內裝,不然其實我很想坐進去 Lexus LS 後座體驗一下。很想坐進去卻懶得等的還包括 Lexus IS、Infiniti FX(想看看裡面有多大)、Audi A8(這是在電影《Transporter 3》可以撞破牆壁車頭也不會凹陷的車呀!)、Nissan 370Z、BMW X6 等。

2. Lexus 和 Toyota 真的很堅持兩者的區隔,攤位分別在展場的兩個對角角落,Infiniti 和 Nissan 連在一起形成強烈的對比。

3. 才到展場門口還沒買票,就遇到嚴凱泰先生走出來,近看其實外貌也滿平凡的。

4. Toyota 接待小姐的服裝非常合宜,白色服裝紅色絲巾與白底牆面上紅色字樣的「Toyota」很劃一。相對 Suzuki SG 的紅色假髮雖然基於顏色的整體感,是否滑稽也許因人而異,那怎麼說都稱不上優雅。

5. Lexus SG 的藍色禮服,是要搭配現場展出藍色車身的 ISC 嗎?禮服本身滿好看的,而且兩位主秀的 Lexus SG 服裝同色不同款式,看得出用心,只是搭配黑色的 Lexus LS,很奇怪。黑色跟鮮藍色,我想到的分別是 DOS 和當機畫面的背景色。

6. Mercedes SG 的服裝就真的很高貴,E-Coupe 小姐真的好有氣質。我那時候鏡頭真的是對著車子,結果她轉過來看鏡頭真是嚇到我了。

7. 體力很差,完全沒有力氣去等 Infiniti 的主秀,不然我滿想從後面看 Infiniti M

8. 第一次看到 Porsche 的四門車。

離開展場前,巧遇大麻咖啡的老闆,真的很驚喜,沒想到他會從新竹上來台北支援。他說,「來看車展呀?」,我說,「對呀,不是來喝咖啡的,下次回新竹再去喝咖啡吧!」,真沒想到去看車展會是這樣劃下句點。

2 January 2010

2010 :到底是想嚇唬誰呀


中華民國,台北市。 (2009.01.01)

我也沒特別去追究為何一改以往的態度,今年並不特別想到市府廣場觀賞煙火。或許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自從搬來吳興街之後,101 已不再是一個必須特別前往的地方。說真的,煙火其實不大吸引我,我喜歡的一直都是 101 作為一種象徵,與其在跨年當晚的儀式性意義,換句話說,那多少意味著作為一個台灣人、台北人,某種巨大、尖挺的實在。我猜想那些將「台北國」視為絕對負面所指的人,在迎向新年的視線當中,除了煙火之外,什麼也感受不到。如果某些人仍執意所謂的公正義理是所謂截長眾齊短,請便。我始終相信要不是其他人不願意與那少數的優秀者共榮,他們也不是一開始就願意孤獨地善其身。

在整點前五分鐘出門,去到吳興街、松仁路口附近停好機車喘口氣,101 正好熄燈準備倒數。看完煙火且隨手拍了幾張照片(真的很隨手),在便利商店買東西時勉強算是本次跨年唯一被人潮困住的體驗,到家看了時鐘,整點十五分。半個小時不到的現場煙火行程,大概僅次於那些能夠在自宅頂樓觀賞煙火的體驗了,至於到底僅次於的那個所指,其實我也不太確定自己試圖表達的到底是什麼。

至於吉祥話的部分,也已經準備好了,雖然生肖是以農曆年為主,不過這也沒什麼偷跑的爭議吧。祝大家新的一年要勇敢地大聲說出,「你他X的到底是想嚇唬誰呀」,就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