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6 January 2010

對的事

前幾天在圖書館一直手寫著論文的草稿,塗了又改塗了又改,當下真的覺得自己很駑鈍。上碩班之後,那些例行作業,怎麼都覺得勉強只算得上大學生水準,真是哭笑不得。上大學之後,常常想著要是我高中的時候就懂得妥善分配念書時間,或許一切會不一樣,不過同時慶幸至少找到了念書的動力。而在碩二過了一個學期之後,我卻像拼了命地,終於過著我大學時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大學生生活。我總是在離開那個角色之後,才開始熟悉該如何扮演,再一次,真是非常地哭笑不得。

我總是錯過該擺出笑臉的最佳時機,因此不得不繼續追著那些可能真的令我打從心底喜悅的片刻。對的事總是有適合與不適合的時機,而我真的覺得自己一點也不擅長抓準時機這件事情。於是我只好,一直持續守著我認為對的事情,哪怕是一生就只作了這麼一件事,萬一不幸適當的時機都不再出現了,至少對自己而言,不會有做錯事的罪惡。

要是這篇文章的標題和內容都改成關於愛情的「對的人」,你不覺得也太悲哀了嘛!

2 comments:

  1. 你想的大學生究竟是怎樣的理想阿

    ReplyDelete
  2. 重點只是一種自我要求遲來的達成,無關那想像的實際化之後的模樣。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