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8 February 2010

Liquid Punch:我們真的很想去春吶


Liquid Punch:我們真的很想去春吶。


投票步驟:
1. 請先申請一個 INDIEVOX 帳號。
2. 認證你的 INDIEVOX 帳號。
3. 前往活動網頁投票給 Liquid Punch。

說真的,這篇網誌早就該寫了,怎麼會拖到現在,大概某種程度上可以訴諸於我處女座的性格。這年頭網路投票活動真的煩死人,所以每當輪到自己要去拜託別人投票的時候,都不知道該如何啟齒。因此,為了展現誠意,我打算仔細說明你所投下的這一票,到底具有什麼意義。

Liquid Punch 是在 2008 年夏天,在台北市組成的一個樂團,其中一個很特別的地方是,他們所有歌詞裡面到目前為止還沒出現過中文。我跟這個樂團的關係是,我是鼓手,但我真的不是團長。我們最近報名了一個自九零年代開始至今,每年春天在台灣南海岸的音樂活動,「春天吶喊」。報名的規則當中提到,網友的票選將影響(如何影響不得而知)是否能登台的機會,換句話說,越多人投票給 Liquid Punch,我們能出現在春吶舞台的機會就越大。

事情就是這樣,我們真的很想去春吶表演,請投給 Liquid Punch 一票,很多很多的感謝!

投票步驟已經寫在文章的最開頭,而如果需要步驟說明的話,就請繼續讀下去:

1. 為什麼要先申請一個 INDIEVOX 帳號?因為,計票方式是以該站的帳號為認證。INDIEVOX 是個很酷的音樂網站,到底有多酷必須自己去體會,當然如果音樂不是你這麼熱愛的東西,那我可能就必須抱歉了,因為你應該就不會覺得它很酷。

2. 要怎麼認證帳號?跟大多數的網站一樣,申請帳號之後,系統會寄一封帳號認證信到你的信箱,你需要作的就是,開啟信箱,並且點選該封信的認證連結,就可以完成這個動作。

3. 請將 " Liquid Punch " 複製貼上到搜尋欄位,是你投票最省時的方式,以避免一頁一頁慢慢找最後找不到你心情不好,我們也笑不出來。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問題,為什麼非得投票給 Liquid Punch 不可呢?真相是,我也想不出任何一個你非得投票給 Liquid Punch 的理由,所以我最後要說的是,這是 Liquid Punch 的 YouTube 頻道連結(http://www.youtube.com/liquidpunch2008),裡面有幾部演出時錄下的影片。如果你覺得 Liquid Punch 的歌還不錯,投票給我們的理由就不言可喻了。但是,如果你覺得歌聽起來不怎麼樣,我還是想拜託你,拜託你多點幾下滑鼠,投一票給 Liquid Punch 好不好?我們真的很想去春吶表演!

喔對,最後還麻煩大家,把這篇文章的網址(http://tinyurl.com/ydqb95c)轉給所有認識的人,Liquid Punch 再次謝謝大家,我也很謝謝大家,感謝感謝,再感謝。

23 February 2010

裝模作樣地問著真的假的

01

說真的,我從來沒想過筆電借家妹出國一個月,感受會這麼強烈。想像大概如下,其實自己好像對它的需求也沒這麼大,但沒得用的時候就是沒得用。好啦,現在它回來了,其實真的就是這樣,或者,也不過就是這樣而已。

02

將近午夜時,二姑離開之後打了電話回來,說是巷口的鄰居門前被潑了油漆。基於好奇心(當然也不可能會有其他動機了),我們也走出去看,才踏出家門便聞到新鮮的油漆味。嗯,是的,那剛被潑不久。鐵門上和停在門前的機車,被潑油漆的原因也沒什麼好論述的,然而有些事情無論是好是壞,依然令人覺得「真的假的!」。

03

我在想,要如何辨別食量大和暴食症的差異。

04

凌晨快兩點,去了一趟藥局替母親買頭痛藥。凌晨的新竹市其實還不錯,前提是交通工具不是得冒著風寒的機車。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藥局櫃檯內,是三個年紀看來和我相去不遠的女子。自從在實驗室看過洪筱喬穿著白袍,彷彿每個穿著白袍的這樣年紀的女子都和她產生了某種程度上的關聯(嘖,這句話除了矯情之外還有什麼,連我都懶得辯解了)。

其中一個蹲在地上吃著(應該是)隔壁棒球場的羹湯,我頓時羨慕眼前他們三人(可能的)融洽氣氛。有的時候我在猜想,只要稍微有那麼一點融洽的氛圍,都能令我羨慕。不過,我在想那個羨慕是否真的是羨慕,說不定只是一時的有所感,至少確定的是,真要談到是否嚮往,似乎就太遠了。

05

我很容易被(某人的)一句話影響,要說我愛記仇,或是擅長銘記在心,都好。當然如果試著只咬著一邊來批判我,那可能就不是我的問題了。跳到另一件事情接著講,其實我希望我可以成為那種,能夠帶著心平靜和的情緒,對著他者他物,進行批判。傷腦筋的是,這種東西最為明顯的副作用便是,日復一日地愈是顯得裝模作樣。

5 February 2010

不冒犯到我就給你糖果


新竹市東門城。攝影:陳于琪,2010.01.25)

01

關於「冒犯」這個主題,我想從一些命理的話題開始談起。大概是還在雅加達念國小的時候,我第一次知道了關於星座這件事情,也由於國際學校的經驗,許多的日常生活詞彙英文都比中文還要早出現,「Virgo」即為一例。一開始只知道這能當作自己重多標籤之一的名詞,似乎是和天上的星星有關,除此之外,沒了。從星座開始,接著到十二生肖、姓名學、生辰八字等,這些東西不知不覺也成為自己生活當中,打發時間的沒營養話題之一。

沒營養指的是,雖然對現實沒什麼幫助,但無傷大雅。價值觀在此突顯,我們對於沒營養所設定的理想使用(或是分配)比例。你知道鹽酥雞沒什麼營養啊,可是就好吃嘛,如果真要裝模作樣地比喻,那些每星期至少把鹽酥雞當一次宵夜的人,到底哪來的自信以身體健康為理由傲慢地斥別人抽菸有害身體健康?拿著別人的小事情以高姿態責難,是冒犯他人的根源,因此只要多花幾秒鐘想想,別把姿態拉高,世界上可能就會少了幾位被冒犯的受害人。

「你知道嗎?其實我的內心真的好脆弱。我真羨慕有些人可以哭個幾天,事後就忘得一乾二淨,彷彿那件事情根本沒發生過。我卻時常為了小小的挫折,在接下來的好幾年不定時地在夢中想起,甚至被驚醒。」
「像你說的那些人,想必有個美好的童年吧。說是太過美好也一點都不誇張。」
「我只是不懂,既然當下可以哭得那麼難過,他們不會為了事後回想起當時的自己而感到難為情嗎?」
「你看過哪個為了要糖吃而哭鬧的小孩,在真的吃到糖果時感到難為情的嗎?」

我們一點都不難想像現今有多少年過二十的傢伙,因為受到過度的「乖小孩」正向鼓勵,而仍然扮演著「乖小孩」的角色地樂此不彼,甚至拿來合理化自己冒犯他人的行為。

02

我生性火爆、脾氣差,動不動就發怒。

不過當我意識到憤怒只會把自己推向更糟糕的處境開始,至今我多少認為算是能夠將脾氣控制地不錯的人。情緒性的反應,多想個幾秒,其實你可以決定要不要表現出來,尤其是被冒犯的憤怒。「好吧,其實他也沒什麼惡意。」當我開始會這樣想之後,也才將心比心地(怎麼這麼噁心,我竟然說了「將心比心」耶!)感受到,原來自己的每一句話,都可能無形當中地冒犯到別人啊。

於是,以下這些觀念逐漸形成。我認為,人與人相處,如非必要,我們必須珍惜每一個能夠真誠的時刻,當我沒必要巴結你時,我絕對不會奉承你。我喜歡聽你講話,或是我不喜歡聽你講話,這些東西對我而言都不是太難說出口的事情。如果你不喜歡聽我講話,請直接告訴我,因為我也希望我能把時間花在喜歡聽我講話的那些人身上,我的理想職業清單當中並沒有「小丑」這項。當然在人際關係實際的操作上,許多細節我們直接省略,是因為我們主觀上各自認為已經取得共識,直到衝突點出現,於是作出各種評估尋求解決的方法。

雖然說得一副自己很坦然,但事實上,在這些方面,我卻是感到相當的挫折。

03

或許我面對、處理許多事情的手段比起一般人極端,但是我並未試圖也沒有作出會傷害任何人的事情,因此也不會讓任何人能夠有機會以莫名奇妙(甚至是相當幼稚、可笑的)的理由來指責我。再怎麼說,這世上有許多人都是靠著自己的方式努力地渡過每一天,所以實在是沒有什麼人真的有正當的理由以較高的姿態去指責什麼。

「我可是打從心底覺得你這人真的是蠢斃了!」

如果你也像我一樣昧著自己心中最真實的感受,只怕冒犯到對方因而為了自己的不夠坦率感到自責,那麼或許可以把我當作一個練習的對象。要嘛你真的覺得我是個蠢蛋、白痴、王八蛋等,都無所謂,即便我感到被冒犯了因而憤怒,我也會好好地克制。你練習坦然,我練習克制,多麼美好的互相練習啊。

只是,誠實往往必須承擔對方認為被冒犯的風險,(幹!怎麼又是)「你不覺得很悲哀嗎!」

04

關於自己的命理性評論,時常會出現「只要能好好控制自己的脾氣,就有機會成大事」,雖然仔細想想簡直就是廢話。但是說真的,我們也不得不承認,很多廢話到不行的東西,就真的很悲哀地我們常常也沒作好。有的時候我真覺得,自己的人生也不過是不斷地和不同人要到不同的糖果,這樣的週而復始罷了。

4 February 2010

真是有夠羨慕!

我覺得自己最近很失控。

不知道有多少人聽到我這麼說,會這樣想,「幹!你從來沒有正常過。」是啦,我鮮少在友人口中被評為「一般」,當然這和我一向拒絕「平庸」沒有直接的關聯,卻也沒辦法因此說是毫無關聯。與其說有些事情就是無法被證實,不如說是沒什麼人想去證實,因為太不重要。

曾經,我在想像當中,注視著還是孩童的自己,確實感到當下與之脫離,要命的是現在連少年的那個自己,距離也明顯地遠了起來。曾經很堅持的想法,要嘛放棄、要嘛忘記、要嘛覺得行不通了、別鬧了。為了方便想像,把臨界點設定為生日,把分別身處自 1986 年起至 2009 年 8 月 23 日的二十四個自己集合到同一個房間。不用說,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和我最相像的當然是 2009 年的那位,簡直是廢話到不行的一句廢話。

我覺得這個場景如果成立的話,在二十四個自己意識到怎麼一回事之後最先會採取的行動是,大家全部圍到 1986 的自己(以下簡稱「1986」,其他的依此類推)的身邊,然後心想著「幹!原來我來到這世界的第一天是這副德性」,可是顧慮到稍微年幼的那幾位,並沒有把「幹!」罵出來。我還記得我小時後覺得說髒話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2009」看著其他幾位心想著「幹!我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就如此裝模作樣?」。「1987」自顧自的在地上爬,也沒其他人想理他,反正他也不可能理解「1986」是自己一年前的模樣,真要說起來,「1987」也可能只是跟著大家過來湊熱鬧。雖然大家也很懷疑「1988」在聽過其他人的說明之後,到底能不能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大家可以肯定的是,「1989」絕對是在裝懂,當場有不下十人心裡想著「原來我三歲的時候裝懂的模樣是如此啊!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麼肯定,但到底是自己也沒什麼好懷疑的吧。」

「2006」對著「2005」炫耀說,「跟你說,我有汽車駕照耶!」,「2007」在旁邊以調侃的口吻搭腔,「那又怎樣,開在路上還不是戰戰兢兢的?炫耀個屁!」,「2008」看了一眼正在對話的三位,什麼也沒說。此時大家突然感受到現場有幾位想問「現場有幾位處男」,不過在說出口之前,卻發現應該是不會有人去回答這問題,於是這問題就又沉回去了。當然那幾位理解處男為何的處男靈機一動地想一一檢驗彼此的表情,發現此時大家的表情都是一副檢視彼此到底是什麼表情的表情,因而無從判斷起。

「2009」本來想問現場有哪些人覺得「活著是很痛苦的」,後來想想,還是想些比較有意義的話題吧,到底有些事情還是自己放在心裡想就好了。「2001」突然發問,「我們可以像這樣聚在一起多久呢?」,自認為不知道答案的人當然沒人回答,「1998」甚至使了一個「你的問題很爛」的眼神給他,臉上的表情和剛才的「1989」非常相像。「基本上這樣聚在一起根本不可能,怎麼還會有『多久』的問題呢?簡直是爛透了」既然爛透了,何必浪費力氣說出口?

再一次,雖然這樣的條件完全沒有成立的可能,但是如果成立的話,我覺得那個現場的結尾一定是,所有能夠理解現場的所有人就是身處不同生日的自己的那幾位,看著那少數幾個無法理解身旁的這些是自己的幾位,心裡想著「真是有夠羨慕,我也真想回到連自己都不認得自己的那個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