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4 February 2010

真是有夠羨慕!

我覺得自己最近很失控。

不知道有多少人聽到我這麼說,會這樣想,「幹!你從來沒有正常過。」是啦,我鮮少在友人口中被評為「一般」,當然這和我一向拒絕「平庸」沒有直接的關聯,卻也沒辦法因此說是毫無關聯。與其說有些事情就是無法被證實,不如說是沒什麼人想去證實,因為太不重要。

曾經,我在想像當中,注視著還是孩童的自己,確實感到當下與之脫離,要命的是現在連少年的那個自己,距離也明顯地遠了起來。曾經很堅持的想法,要嘛放棄、要嘛忘記、要嘛覺得行不通了、別鬧了。為了方便想像,把臨界點設定為生日,把分別身處自 1986 年起至 2009 年 8 月 23 日的二十四個自己集合到同一個房間。不用說,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和我最相像的當然是 2009 年的那位,簡直是廢話到不行的一句廢話。

我覺得這個場景如果成立的話,在二十四個自己意識到怎麼一回事之後最先會採取的行動是,大家全部圍到 1986 的自己(以下簡稱「1986」,其他的依此類推)的身邊,然後心想著「幹!原來我來到這世界的第一天是這副德性」,可是顧慮到稍微年幼的那幾位,並沒有把「幹!」罵出來。我還記得我小時後覺得說髒話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2009」看著其他幾位心想著「幹!我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就如此裝模作樣?」。「1987」自顧自的在地上爬,也沒其他人想理他,反正他也不可能理解「1986」是自己一年前的模樣,真要說起來,「1987」也可能只是跟著大家過來湊熱鬧。雖然大家也很懷疑「1988」在聽過其他人的說明之後,到底能不能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大家可以肯定的是,「1989」絕對是在裝懂,當場有不下十人心裡想著「原來我三歲的時候裝懂的模樣是如此啊!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麼肯定,但到底是自己也沒什麼好懷疑的吧。」

「2006」對著「2005」炫耀說,「跟你說,我有汽車駕照耶!」,「2007」在旁邊以調侃的口吻搭腔,「那又怎樣,開在路上還不是戰戰兢兢的?炫耀個屁!」,「2008」看了一眼正在對話的三位,什麼也沒說。此時大家突然感受到現場有幾位想問「現場有幾位處男」,不過在說出口之前,卻發現應該是不會有人去回答這問題,於是這問題就又沉回去了。當然那幾位理解處男為何的處男靈機一動地想一一檢驗彼此的表情,發現此時大家的表情都是一副檢視彼此到底是什麼表情的表情,因而無從判斷起。

「2009」本來想問現場有哪些人覺得「活著是很痛苦的」,後來想想,還是想些比較有意義的話題吧,到底有些事情還是自己放在心裡想就好了。「2001」突然發問,「我們可以像這樣聚在一起多久呢?」,自認為不知道答案的人當然沒人回答,「1998」甚至使了一個「你的問題很爛」的眼神給他,臉上的表情和剛才的「1989」非常相像。「基本上這樣聚在一起根本不可能,怎麼還會有『多久』的問題呢?簡直是爛透了」既然爛透了,何必浪費力氣說出口?

再一次,雖然這樣的條件完全沒有成立的可能,但是如果成立的話,我覺得那個現場的結尾一定是,所有能夠理解現場的所有人就是身處不同生日的自己的那幾位,看著那少數幾個無法理解身旁的這些是自己的幾位,心裡想著「真是有夠羨慕,我也真想回到連自己都不認得自己的那個時候」。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