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4 March 2010

春節回憶兩小則

01

自二月九日離開台北,終於回來了,本來想要打在 Twitter 上的句子是「台北!回來就好!」,可是後面那四個字太三八了,最後決定省了。整個二月的網誌文章竟然只有四篇,且其中最後一篇還是拉票文(非常感謝幫忙宣傳以及投票的無論認識或不認識的朋友們!),這篇動筆(實際上是動鍵盤)之前,瞧了一眼側欄的文章列表,心想著「待會這篇文章會被收到三月裡,時間真是快得令人傷腦筋呀!」

寒假對我而言簡直是折磨,至於原因倒是不方便(公開)細述,無論如何總是告個段落了。只是說真的,今年的痛苦遠超過我的想像,當然我並沒有打算要怪誰,我也知道很大的部分是自己的個性使然。我不曉得有沒有人同意,事實上跟親戚的相處也是自己社會化程度的展現,而春節期間比起以往所需應付的規模更為龐大。其實我並沒有(或許有?)針對家人與親戚去提出以下的責難,我非常不能接受對方表現出比實際上還要瞭解我才應有的言行舉止,只是這種事情在平常的時候比較好避開。

適當地假裝理解確實是保持對話順暢不可避免地,但是拿來對事,如果拿來對人是非常詭異的。家人親戚當中較為年長者,總是習以自己的認知去看待其他人,而超出他們認知之外的,都是世代隔閡的錯誤,而比較正確的想法彷彿只有自己的世代才有。絕對不會因為我們的直系血親當中有同一人,因而非常神奇地我們的想法就必須一致,反之,如果彼此並沒有互相了解的誠意,也沒什麼利害關係非得表現地如此熱絡吧?

02

祖母生前初一十五拜拜時,全雞的雞腿都是留給我。而叔叔非常喜歡提這件事情,而且很幽默。幽默只是比較好聽的用語,事實上,我這人如此靠北,某種程度上算是來自家裡的風格(無誤)。其中一位姨婆(祖母的妹妹),每次看到我總是會說「阿嬤最疼的!」(台語),而星期日(02.28)祖母對年那天中餐席上,當這句話又不意外地出現時,叔叔一句「自從他(指我)出世以後,(手比著桌上的雞腿)我就再也沒吃過雞腿了」,逗得整桌人大笑。

幹超好笑的!字面的哀怨指數高到破表地靠北!

然後就在這時候,某位長輩就硬是要煞風景,吃屎吧你!只有他沒跟著其他人一起笑,反而一臉嚴肅地說「我的話絕對不會這樣。雞腿我一樣會切塊,誰夾到就誰吃。」,幹!關我屁事!你真是他媽的有原則,但是原則是拿來自我規範,一股腦地(彷彿是要)批評到已經辭世的祖母頭上,到底是想表達什麼?

15 comments:

  1. 親戚這種生物的存在
    完全就是我社會化的最大障礙
    第一 我常常記不得誰是誰
    第二 記得誰是誰但是我不記得人家多大年紀連帶不曉得人家還在唸書還是已經畢業在做事
    第三 我永遠搞不清楚大家的利害關係,於是不曉得該怎麼說話才不會顧此失彼
    第四 大家超級愛來"關心"我的工作收入感情. 幹,我過生日的時候都沒有人來祝賀過,我的工作收入感情關他們屁事!

    ReplyDelete
  2. 這麼說讓我想到留鬍子這件事情,印象中父母、祖父母完全沒有反對過,倒是某些親戚會以非常嚴重的口吻說「這樣不好,乖,聽話,把鬍子刮掉」,到底我留鬍子與否跟他們生活到底有什麼關聯?真是莫名其妙呀!

    ReplyDelete
  3. 親戚就像沾染在皮膚上的微塵那樣
    永遠去除不掉的
    雖然有像血脈般無法完全分隔的關係
    講起來大部份時候卻可怕得很

    題外話:今天去百萬小學堂學到"空氣如果沒有灰塵,這世界也就不會下雨了"

    ReplyDelete
  4. Vero:

    感謝妳的再次留言,真是驚喜。雖然我對妳的比喻沒什麼共鳴,不過我還滿喜歡的。親戚最令人傷腦筋的部分是,沒得選,哈哈,不過彼此都是如此的條件下成立的,應當是著理解「如果你看我就跟我看你是一樣的賭爛」(MC HotDog 歌詞),好歹也扯平了,嘛!

    百萬小學堂是個,我認為難得有適合小朋友看的電視節目,但有的時候看到電視畫面中的小朋友被消費,又覺得好像不太對勁。以一種非常理想上的情況而言,如果我們不否認電視具有渲染力的話,那沒有任何的電視節目是適合小朋友觀看的。

    ReplyDelete
  5. 真想將很多人對於雞腿的回憶集結成冊,
    《關於雞腿,我想說的其實是...》

    ReplyDelete
  6. 好你慢來,只是我要提醒你這篇文章的重點或是我想說的都和雞腿沒有關係就是。

    ReplyDelete
  7. 沒有某種關係或關聯的話,它怎麼會出現在你要表達或是你想說的這篇文章裡?

    ReplyDelete
  8. 我的解讀是,《關於雞腿,吳宇豪並沒有任何想說的話...》,雞腿只是記敘文裡所提到的一個小東西,當然你可以把雞腿換成雞胗、雞心之類的東西,因為它根本不是重點所在。幹嘛如此執著於不相干的字眼上咧?

    ReplyDelete
  9. 我想我上一個回覆偏了,我的重點也不是在雞腿上。是在它後面想講的事情上。

    ReplyDelete
  10. fairyvv:

    對,我也覺得妳回超偏的,讓我試著從頭整理一次。首先,我會說重點或想說的,都不是雞腿,這件事情一點都沒有錯,這篇文章如另外兩個回應者,我確實是在討論一些關於「親戚」的內容。但是我的那篇回應,另外還有針對性,畢竟那是針對妳的回應而作的回應。

    「真想將很多人對於雞腿的回憶集結成冊,《關於雞腿,我想說的其實是...》」,關於妳的這段話,有些東西想說。用字上妳並沒有直指我,但是就這段文字是出現在這篇文章的底下,我很自然地想到我當然有自己對於雞腿的回憶,但是這篇文章完全沒有提到我對於雞腿的任何想法。另外後者,也就是妳借用村上書名的梗,我只是單純覺得就把雞腿套上去沒有相對應的趣味性,或是我聯想力不好,沒聯想到什麼趣味性。

    接著,妳的第二篇回應,完全脫離了我第一篇回應的思緒,而我也不知道怎麼回應。「某種關係」、「關聯」我沒有否認,但是我在前一篇回應否認的是「重點」。我說這篇文章裡我想說的部分,重點不在於雞腿,妳接著說「不然它怎麼會出現?」,這到底有什麼好質疑的,它就是這樣出現了!「Boom!」(有誰覺得 Steve Jobs 會拿雞腿出來嗎?就算拿出來了,也沒有人會覺得那是蘋果產品線的新重點吧!但是要說關聯性的話,一旦拿出來了,或多或少誰也沒辦法說是「完全沒有」。)

    最後,村上不管他藉由跑步說什了什麼(可能每個人解讀不同),就我的感受是,他把他的生活兩大重心「跑步」和「寫作」都放進來,談論這兩著對他而言如何影響著他的生活。沒有人規定要拿別的東西來套用一定要掌握到一定的程度才被允許,我只是藉以說明為何以我臆測不到妳的重點,或單純的(如果妳的意圖是)趣味性。

    希望有回答到妳的問題。

    pinky:

    《關於雞腿,吳宇豪並沒有任何想說的話...》,這個真的超好笑!再分享你(妳?)一個更好笑的,「關於雞腿,我比較想知道是誰殺了GETA大仔!」(張勝彥,2010)

    ReplyDelete
  11. Shi:
    我想回應四點。
    首先,在我看完文章後,我很清楚地知道這篇的重點在親戚。由於我並沒有打算回應關於親戚的部分(這說不完哪),因此我提了雞腿。
    然後,我沒有看過關於跑步那本書,就拿了書名來裝雞腿,心裡覺得有點不妥,所以還很認真地想了幾個「真正的書名」(如果成冊的話)。一開始講出這書名,是因為聽到了一些故事,大家的重點都不是雞腿,但故事中總會出現它,因此我覺得它是一個偽主角。
    後來,「只是我要提醒你這篇文章的重點或是我想說的都和雞腿沒有關係就是。」我看錯了這句話,所以我的回覆也很莫名,囧。
    最後,我覺得它並不能換成雞胗雞心,或是萵苣。因為幾十年前肉是珍貴的,它有它的獨特性,才會在某些時節引起某些紛爭哪。當然,對於某些人而言。

    (看到張勝彥說的那句我就笑了!)

    ReplyDelete
  12. fairyvv:
    真要依珍貴程度而言,一隻雞有兩條腿,但牠只有一顆心臟跟一個雞胗,每一次母親煮全雞時都會把雞心跟雞胗留給我吃,難道我的兄長們就不會覺得母親偏心嗎?
    再者,雞腿肉一斤一百多,而雞睪丸一斤要六百多,依價錢而言,我也可以說雞睪丸較為珍貴,那我可以把雞腿換成雞睪丸嘍?
    當然,重點完全不在雞腿雞心雞胗雞睪丸上面,重點在於你一開始的回應就走錯路了。我想這對於一般人而言應該不難理解吧?

    有很難懂嗎?

    ReplyDelete
  13. 嗯,我懂了。

    ReplyDelete
  14. 關於雞腿...我完全看不懂耶...

    百萬小學堂這節目很有趣
    是大人們想跟小朋友比常識
    那種"證明誰比較行"的心態
    不是任何年紀該有的 (我不喜歡啦!)
    我一向認為小孩子應該是要在自然中長大的
    因為童年那個時候
    面對這世界的態度是最直接最認真的
    這也一向跟電視都無關
    甚至連有沒有節目是適合小朋友看的
    也無關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