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4 March 2010

如果能做的只是寫下些什麼


A. Camus,《異鄉人》封面。(圖片來源:博客來網路書店

某次高中英文課葛瑞絲林老師發英文考卷,全班拿到考卷之後,老師對著全班說這次文法那個大題全班錯最少的人是我(印象沒錯的話,我錯兩題,共十五題,當然到底確切的數目無所謂),要我和大家分享是怎麼準備文法的。高中三年大部分的時候,我是完全對課業和段考分數「一點都不在意」的人,尤其是數學考卷就算只有一題是我會算的也是相當罕見的事情,因此就算是英文考卷當然也是完全沒有準備下的情況所寫的。

我想講的是,就眼前特定的一件事情,彼此的作法沒有什麼適用不適用的問題,不過大家分享一下也無所謂。只是反過來說,我會很在意當我分享些什麼的時候,同時帶給別人「我覺得你這樣做對你比較好」,因為我不希望被誤會,甚至是也討厭這樣的事情。我只覺得「或許你這樣嘗試之後會有什麼發現」,而不是以權力的方式強迫對方接受「這樣一定會比較好」。

今年二月在新竹誠品,買了《異鄉人》和《刺蝟的優雅》兩本書,不過說來也有點好笑,某種程度上是因為桐野夏生的《玉蘭》和《怪物們的饗宴》都不在架上,所以才會。《異鄉人》讓我決定買下的原因有兩個,其一是封面上 Camus 叼著菸的照片,另則封面上的那句「我知道這世界我無處容身,只是,你憑什麼審判我的靈魂?」

在我讀完《異鄉人》一陣子之後,隨手翻到從圖書館借來的書,裡面有這麼一句話-「某些偉大的小說家選擇以意象而不是以論證寫作這個事實透露了一個他們都共同接受的思想,那就是堅信所有解說原則的無用性與感覺印象的教育訊息。」(Camus,1955;轉引自劉昌元,2002)我只是想說,不管以任何形式對於《異鄉人》這本書有興趣者,不妨把劉的這篇文章找來看看。

---

Albert Camus,《異鄉人》,張一喬譯,台北市:麥田出版,2009.09.11。
劉昌元,《文學中的哲學思想》,台北市:聯經,2002。

2 comments:

  1. 我也好奇怎麼準備文法耶XD

    ReplyDelete
  2. 我自己也很好奇啊,因為我沒準備過... 哈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