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5 April 2010

兩千元有找的複合機

01

早上六點(還沒睡),因為我一口氣把手上一本看了開頭的書讀完了。幾年前,我會說我的閱讀習慣很差,那時候說的是我根本沒什麼閱讀。只是到了現在,當我說我的閱讀習慣很差,所指的是除了閱讀上嚴重不足以外所有可能的壞習慣(請注意「嚴重」,那在於強調前後的對照,畢竟沒有人足以自稱自己的閱讀是或甚至只是接近是充足的)。

02

老實說我懶得去確認複合機和事務機的差別,反正就是其中一個有傳真機的功能嘛(這句話真是一點意義都沒有)。我之前一直想找台兩千元以內的印表機(就單純只要有列印功能),不然每次都要出門印東西實在是太麻煩了,不過前幾次(大概是寒假的時候)逛商店的經驗是,頂多價錢到兩千多是底了。其實我一點都沒有上網比價的習慣,我買東西喜歡跑很多家店看個大概,再列清單。

今天(正確的說應該是昨天)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說不對也有點奇怪),心裡延續上述的經驗,想著既然沒有兩千以內的印表機,那今天去找看看有沒有三千以內的複合機好了。結果就是,我花了 1888 買了 Epson Stylus TX110,感覺超不真實的,因為我一直很想要有一台掃描機。

03

最近的網誌文章有愈來愈垃圾化的走向。

14 April 2010

如果只是單純地為了持續而持續

01

昨天提到的顯卡疑似掛點事件,目前狀況暫緩了(希望是「解除」了)。將接在顯卡上的電源供應線換成另一個接頭之後,目前為止都還沒出現問題。那些昨天出現的問題包括,開機之後螢幕完全沒吃到訊號就算了,包括連一般開機該有的主機板聲響都不見(因此就這點而言很擔心是顯卡以外的問題);同時接著兩個螢幕開機沒成功過,但是只接一個也不是百分之百可以正常開機;用到一半會死當,螢幕上的動作停掉。

總之,希望只是單純地顯卡電源線接觸不良。

02

原來的目的只是為了買《網客聖經》這本書,中午的時候去了誠品信義店,我花了好大的力氣忍住已經想買很久但是還沒買的桐野夏生《玉蘭》,但是最後還是意外地買了栗本薰《我們的無可救藥》(買回來發現,這本也是王蘊潔翻譯的)。

第一次看到野澤尚《深紅》這本書,是在誠品敦南店的日本文學區看到的,後來到信義店要找的時候找不到,以為是沒上架。今天謎底揭曉,在信義店這本書是被放到推理那區。老實說,我對於書店要怎麼分類沒什麼太大的意見,但是我還是有以下「你的標準是什麼其實我不是那麼在意,但是不要弄個兩套標準造成難免上的困擾」的抱怨:

(1) 一樣是誠品,敦南店和信義店對於《深紅》這本書的分類標準不一。
(2) 一樣是野澤尚的作品在信義店,《擁抱不眠的夜》在日本文學區,《深紅》在推理區。我對推理類的東西沒什麼概念,或是更確切地說,我是那種認為「分類」只是方便指認而沒有本質上的精準與必要,但多少如果要分開放,我個人的意見也覺得兩者有點反了。不過承上,反不反無所謂,再怎麼說,這兩本出現在一起比較合理,倒是同時出現在哪一區,也沒有必要公投。

03

ECFA 真的非簽不可嗎?如果真的要理論上來討論,最無限上綱的那種,本來就沒什麼非如何不可的事情。非如此不可的事情,都是建立在另一個前提上。好,就此打住,政治的問題真的怎麼講都講不清,我也沒有喜歡很喜歡討論這個就是。

04

前情提要:我們前陣子提過,改天有空相約陶板屋。

范:「我們的陶板屋咧?」
我:(指那個當下的現在)「走啊!」
范:「我是說我們四個,誰在跟你說我們兩個啊。」

我一直覺得自己「講得跟真的一樣」的靠北指數已經夠高了,只是范往往更煞有其事地在這方面表現地更為精湛!看到這段描述就能確切地知道范所指的是哪四個人的人,應當也只有四個人,更靠北的是其中一個還不重複。所以再加以描述,就更加有趣了(當然實際上也滿無聊的),意即有一位「被這段話講地理所當然會出現在飯局上的人事實上不知道這件事」,以及一位「十分了解平時我們(指范、我)對話脈絡的人」。

05

今天下定決心要買 MUJI 的黑色雨衣,可是架上只剩 S。

06

雖然只有非常些微的差異,但是看到台灣大哥大的購機方案,我卻怎麼就有一種「這還差不多」的感覺。但是話說回來,變向的要求非使用 3G 上網方案不可,真的很超過。所謂「變向」的意思在於,就算你要買空機也無所謂,可是那一對照有綁約的方案,怎麼說也不合理。就好像麥當勞的套餐一樣,單點一個漢堡將近 80 元,而大部分的套餐都在 110 元左右,所以只想單點的人怎麼說「就是可以少花一點錢」,可是那所能少花的錢的比例有種主觀上的不合理,明顯地令人覺得「價錢這樣定的意思,就是一點都不鼓勵你單點」。更白爛的是,對照單點麥香雞 39 元,我再怎麼想吃麥香魚,如果用單點的話,都覺得自己很像凱子。

我想說的就是這個,iPhone 的資費方案就是這樣,3G 吃到飽就跟薯條一樣,明明知道自己在選擇上是不需要它,但是真的要這麼明確地「單點」,就覺得自己很像凱子。家裡有無線網路,學校也有,我也沒那麼迫切地需要在這兩者以外的地方上網,每個月多繳 3G 上網的費用我就覺得很浪費,即便最便宜的月費方案,沒吃到飽的上網也沒比吃到飽便宜多少,更靠北的是,那些月費較低的方案,並不會讓你比較省錢,因為那些方案的手機費用就更貴了。

總歸一句話,所謂划算,就是你得試著去想像你的手機使用習慣。就我的情況而言,目前手機一個月的費用大約 500 元左右,這當中不包括任何上網的費用(目前使用 Motorola V3,別說上網了,連其他的功能都......。不過我很喜歡這隻手機,就單純因為外型),所以就算我再怎麼將 iPhone 物盡其用,買了 iPhone 對我而言就是每個月在手機費用的支出要多出一倍,成為 1000 元左右(而且要怎麼使用 3G 沒吃到飽的方案剛剛好不超過,還真是學問)。

很多對於 iPhone 抱持著反對意見的人,都說有很多功能用不到,我當然一點都不否認,但是我覺得那樣的討論如果沒加上「對我而言」,其實就很沒完沒了。附有照相功能的手機曾經也被一堆人罵到臭頭,「有誰真的會拿著手機一直照相啊?」,同樣的道理,某種程度上現在那些 iPhone 可以做到的功能但仍不是普遍被使用的,多少不難想像之後成為非常普遍大家會拿手機來做的事情的可能性。基本上我就是其中一個當時對於手機相機很不屑的人,現在卻成天很苦惱自己的手機只有 30 萬畫素,也因為如此,我很想好好記住這些在抱怨例如「誰會想要整天拿著手機上網啊?」的那些人,「到時候」問問看他們回頭看現在的發言作何感想。

07

那麼我為什麼這麼想要 iPhone?對我而言,對於蘋果品牌的熱愛是很重要的因素,否則撇開這個因素,我對於手機很大的偏好之一是摺疊機,偏偏 Motorola 只有 V3 好看(我所認為的)。目前產品線攤開來看,還有認真地在作摺疊機的看來只有 Sony Ericsson,可是我對於品牌的認知有種莫名地偏執和頑固,幾年前曾經在某篇 Sony Ericsson W 系列手機發表會的新聞上,讀到他們認為 W 系列手機這樣地整合手機與音樂功能的東西,比起 iPod 才是更多人想要的。當然這句話沒什麼大不了,但是我當時就「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偏偏要用 iPod 然後怎樣都不買 Sony Ericsson 的手機,即使它不是 W 系列的」。可是後來我覺得 Sony Ericsson T707 真的好漂亮,哈哈。

問:iPhone 到底有什麼其他家手機沒有的東西嗎?
答:Apple 的 logo。

08

下了這個標題本來想寫的東西,完全沒提到,我的專長果然是離題。

12 April 2010

顯卡疑似壽命將盡

「我到底招誰惹誰」,這句話再過幾天,很有可能將成為我的口頭禪。

終於回到台北,沒想到面臨到一件令我超想哭的事情。新竹家的舊電腦,主機電源開關接觸不良已經好一陣子,當然大多時候都是在用二月新買的 iMac,除了最近在那台舊電腦上安裝股票下單軟體。昨天要開電腦把我的身分證憑證複製出來,結果怎麼開就是開不起來,當然心裡想著,反正改天總是會有開起來的時候,就沒放在心上。

今天下午兩點半左右回到吳興街,電腦開機主機有電源,可是螢幕沒反應。別鬧了,我現在這張顯卡是去年買的耶,我都還記得是碩一上學期末班上聚餐那天,蕭同學好心陪我去買的。五千塊的顯卡竟然現在就出現問題。目前應急的處置方法是,只要不要同時接上兩個螢幕,就有開機成功的機會。拜託,最好是真的顯卡或哪裡單獨出問題,不要又是電源不夠力之類的,至少慶幸的是怎麼看應該都不是主機卡的問題。

每次都是好不容易一陣子錢花得比較省,不是電腦壞店就是機車壞掉,到底有完沒完啊(幹!我竟然整篇文章打完都沒罵髒話耶~)。

3 April 2010

最近很簡短

01

其實我覺得自己話不多,只是喜歡把少少的幾件事情盡可能地描述。如果純粹只看被描述具體的數量,真的不多,其實說話很費力氣,但也不是累不累的問題。

02

今天晚上將近九點,在快到楊梅收費站時,時速掉到 10 km/h 以下。在好不容易過了收費站,前方的電子看板寫著前方有事故,心裡想著「原來如此」。我不是那種會因為塞車感到煩躁的人,車上有買罐裝咖啡,又有音樂,到底也沒什麼好煩躁的。只是一直踩煞車腳很痠。

03

明明就是要下寶山交流道,我今天到底是哪裡不對,很堅持要下香山。還好在南下 103 公里處的新竹茄冬回過神來,從明湖路後段回家。

04

從來沒想過會在失眠的時候把龍應台的書拿起來讀。

05

最近有股奇怪的寧靜,希望只是想太多,反正我很擅長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