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9 May 2010

范揚昱


范揚昱,於 2010 台北國際車展。(2009.12.30)

01

很顯然標題是個人名,繼簡伯宏之後。

我覺得有個東西(如果它能被看作「東西」的話)很重要,我會稱它「梗」。而我沒打算非常有邏輯性地去釋義,包括「梗」是某種程度上足以被稱作脈絡之類的,這樣的論述。我也不曉得客觀上我的論述能力究竟為何,我選擇相信的是,任何的能力對於目的的達成是具有普遍的衡量標準,但是習慣了許多一般論的論述之後,生活中往往太多事情過於化約而顯得無所謂。

有些人會讓你理解,即使他跟你講著不同的語言,你也能體會到他和你是某種程度上的站在同一邊。而更有些重要的人,即使他跟你之間沒有語言,你也能感受到自己將不惜一切地和他一起走下去。這是所謂同性友情與異性愛情兩者之間,相同又相異之處。

偏激這詞,我的理解上,就平時客觀上的使用,我會認為它是描述那種個人性的激進或鑽牛角尖的想法。但平時更多時候我們在使用時,其實是一種戲稱。大致上會有種「沒錯!我也是這麼認為」的感受,這時指的多半是有許多事情,人云亦云真的令人感到非常厭煩。當然要說是痛恨、厭惡也沒錯,但說真的也不是真的有想要試著阻止那樣的現象,只是感到惱怒而已,不解為何大家寧可如此就這麼地接受這麼多我們所認為的沒什麼好接受的事物。

如果看完白石一文的《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會覺得我和書中的松原直人有相似之處者,多少也能反映出其與范揚昱相似之處。與其說是表面上討論對於生死之間的價值觀,其實說透了也只是抱著怎樣的態度在活著而已,當然每個人也可以選擇似否要去思考這樣的問題。好好活著的人不代表他必定思考過「我要好好地活下去」這樣的問題,就好像那些經濟富裕的人也不是全部都曾經想過「我一定要努力賺錢」,要不然那些經濟拮据的人難道有誰想過「我一定要努力變窮」嗎?

02

今天去看二輪片,《窒愛》(Brothers)不錯,不過我覺得可以再偏激些的空間很大。

03

「你沒找大頭喔?你不能因為她撞安全島就不找她了啊!」(范揚昱,201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