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9 May 2010

五月二十七晚間用餐小記

01

自去年夏天開始非常少量進食的生活,昨天首度前往吃到飽的餐廳吃燒烤,除了一般人都會出現吃的很撐以外的狀況(判斷依據是自己就食量來說也曾經是個一般人),好像還有別些不太適應的狀況。整個晚上都非常燥熱,雖然自己完全沒有相關的醫學知識加以佐證這樣的正確性,不過就暫且當作其中有因果關係。

02

生活中許多的行為舉止都是過往經驗的累積,餐桌上也不例外。到底我現在要先移動左手臂還是右手臂,雖然最後都是要使用雙手才能端起什麼,但考量的到底是餐桌禮儀的問題,還是自己的優雅形象?不過每當開始這樣想,怎麼樣都不得不覺得真是有夠裝模作樣!

03

榮總候診間滿滿的老人,我好像被大家以異類的眼光端詳著。說不定只是我想太多。彼此不認識的候診病人都非常輕易地互相交談起來,我在想他們可能懷疑聽不懂他們所使用的語言,雖然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也許是剛看完日劇《醫龍》的關係,從某個診間走出來的濃妝豔抹女醫師,讓我有些忍不住想盯著她看。不過當然我沒這麼做,確定沒在狹小的走廊擋住她的移動路線後,我還是將視線移回我手上那本《終於悲哀的外國語》。至於我有沒有故作鎮定,其實不是很重要。

今天在醫院花了好多錢,那個當下想到一些和錢有關但不是錢本身的問題,真是不太愉快。

04

作決定背後所考量的因素固然很重要,不過不要說明了一堆,然後不作決定,不然聽你說了一堆我該如何是好?你如果想要塑造一個什麼形象,應該是去開個記者會,這不是小學生開班會在練習民主素養好嗎?難道那些一次又一次的班會還不足以讓你理解到簡直一點效率都沒有的這個事實不成?

05

我不只是不想當個胖子,更想成為一個瘦子,這有很難懂嗎?不要因為基於我已經不是胖子說「夠了!你可以不用再瘦了!」,為什麼要預設我的標準只是不想當個胖子呢?欸!我的重點不是到底我比較喜歡胖或瘦的問題,只是我不懂為什麼那麼多人要搞得好像他們也很在意這件事情呢?

06

「一日不XXX,便覺面目可憎,語言無味。」(范揚昱,201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