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2 July 2010

在真的這樣覺得和嘴硬之間

01

有的時候為了更確切地強調自己的某種想法(或感受),卻怎麼連自己都覺得是一副嘴硬的樣子。就好像是抬起頭來看看四周,彷彿連看不見的灰塵都在說著,其實有沒有如此堅持都不會有太大的差別。「Why, Mr. Anderson? Why, why, why?」

「Why not?」

02

上次看世足和在德國小姑姑通電話時,她提到了〈The Conversation 001〉當中的這段,「生活中你是用消去法來認識一個人,還是用加法?比如說,某些習慣很討厭,所以就扣分,扣到一定程度就決定不要跟這個人來往。還是喜歡的事情就加分,加分到某個程度以後,就變成超級喜歡那人。」,她很喜歡。嗯,這段不是我寫的,是BG小姐。

我試著想了一下自己的情況,應該比較偏向「加法」那樣。雖然「減法」那樣的情形也是有實例,不過我會有這樣的想法,都是處於比較被動的情況。除非是有什麼我絕對無法忍受的點(口語上時常稱為「地雷」),不然老是幫別人倒數著扣點,會一直這樣想的人感覺起來就瀰漫著一股悲哀的氛圍呀。

03

看了電影《Inception》,還是忍不住要開玩笑地抱怨,Christopher Nolan 為什麼不是找 Christian Bale 來當主角?拿夢當作一種隱喻,卻又透過畫面如此具體地呈現,難免一直令我回想自己近幾個印象較為深刻的幾個夢。其中一個比較特別的是,就結果而言絕對是個噩夢,不過如果借用該電影當中造夢者的概念,我還是完全不懂為什麼只見過一次面且連交談都沒有、僅只是點頭致意的陳祐慈小姐,竟以一頭金得發亮的短髮造型出現。

到底是為什麼要把她投射成那樣我不懂,唯一明瞭的是靠北依舊。

比較可惜的是,在不同層之間時間感的差距所造成的心理穩定性的差異,是過於簡化的我覺得。即便如此,仍不減該作品的精采程度。

04


Blogger 後台的所見即所得的 Template Designer 推出已好一段時間了(懶得查到底是推出多久了),今天終於拿來更改 Liquid Punch 的網誌。擷取這張縮圖只是想說,這張後台內建的背景圖片我很喜歡,如此而已。

13 July 2010

熬夜看球的日子結束了

01

恭喜西班牙成為 2010 世足冠軍,開賽時還在想說穿客場深藍色球衣,是否會在獲勝後換回主場球衣,沒想到結果是連那顆星星都準備好了,好不歡樂!

02

區公所說,這個月底會給書面通知。

03

下星期二 Liquid Punch 在河岸留言表演,很有可能是我個人短期之內的最後一場演出,希望自己的再下一場不會是遙遙無期。喔對,上一場(07.07)在地下社會的初登板還滿愉快的,另外還有上台前的一系列耍智障照片,敬請期待。

04

血糖機的電視廣告,第一句台詞「相信嗎?我有糖尿病。」,真的是越聽越煩。那語感聽起來讓人覺得好像在說「不是我在自豪」之類的,要不然更幼稚一些,假設閱聽人聽到的直覺反應是「我不相信!你要證明嗎?」,接下來的廣告怎麼都不會有說服力了。當然我相信,這樣的商品確實有著明確的目標群眾,但是只要稍微想了一下,就算真的對血糖機有需求的人,反而會更不喜歡聽到用這樣的口氣來建立親近的感覺吧。

05

「卡早聽人唱台北不是我的家,但是我一點啊都沒感覺。」--林強,〈向前走〉,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