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4 September 2010

最好是這麼小實衰

01

維持每天通過(不知道這算不算楊正淩說的「惡趣味」)跑步機慢跑,也有一個月的時間了。今天突然心血來潮(也沒多潮,說破了只是無聊)開了一個 Excel 檔,打算記下每天跑的距離和時間。稍微說明一下,只要按下跑步機的「開始/停止」按鈕,距離與時間就會留在螢幕上,結果至今從來沒發生過的事情就這麼發生了,雖然也不至於到悲劇的地步,我不小心連按了兩次,也就是數值全部歸零從頭。

02

電視廣告,「統一 Dr. Milker 小確幸篇」,2010

上次提過的莫名其妙血糖機電視廣告之後,最近又來個讓我覺得台詞更詭異的鮮奶廣告。串起整個廣告的關鍵詞「最好是」用得非常突兀,當然如果廣告本身是要帶給閱聽眾這樣突兀的效果,我想確實是非常成功的,不過整體氛圍好像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我跟你說喔,前陣子北川景子不是來台灣嗎?我跟她說我生日只和她差一天,覺得實在是太巧了,所以約她吃飯,結果她答應了耶!我們一起吃了摩斯的雙人分享餐,而且她還送我一包日本煙喔!」通常不都是在如此豪洨的前段之後,才會接上「最好是!」嗎?

「最好是你會說日語啦!最好是你沒被當成癡漢被她保鑣拖去後面巷子!最好是你真的有機會和北川景子吃飯會去吃摩斯!」根據這樣的情境,「最好是」後面接的敘述通常都「不是」呀!所以這就是為什麼這個廣告我怎麼聽都怎麼覺得奇怪,尤其是重複這麼多次之後,當廣告結束之後也會忍不住在心裡:「最好是啦!」

03

感覺小確幸不是這廣告創的,不過也不知道是從哪冒出來的,有人知道嗎?可能是還沒聽習慣吧,至少目前為止怎麼聽都覺得亂噁心的。為什麼只有「小確幸」而沒有「小實衰」呢?

「喔~生活中到處充滿著微小卻實在非常的衰小~」

04

「不說出來就無法大頭的事,是說出來也不會大頭的。」(范揚昱,2010)

23 September 2010

只有一個月亮

01

假設有個旁人一直觀察著,應該會覺得「這」已經是常態了。所謂的「這」是指,六月底回到新竹後,自己大多時候相較與以往很提不起勁寫下些什麼。但是我自己覺得,這一點都不常態。只是我也不是很確定,是不這個覺得的成分多了一些,還是不願意承認罷了。

02

桐野夏生《殘虐記》以飛快的速度讀完了,我在考慮是否把《異常》重看一次。

03

決定從碩班休學的時候,父親人在國外,所以第一時間並無太多說明。在那之後父親幾次返台期間,如同跳針般地從頭問起我為何要休學的原因。其中一個問題很有趣,「如果你是因為不喜歡那樣的環境,應該在升上碩二的時候就休學了。」,每當聽到這句我都忍不住在心中開玩笑地想,「真是不好意思,錯過最佳的休學時機確實是我的不對」,當然那種時候絕對不適合開這種玩笑。

我其實一直希望能夠好好說明讓他們理解我在這件事情的想法,但過程往往會被導到我不得不沉默的地步。在我將眾多因素當中的任何一項說出來之前,預設情況的是非問句都會先出現,「你是不是因為怎樣怎樣所以才不想唸了?」。當然如果問到符合我的想法之處,我當然也樂得說「沒錯!就是那樣」,不過父親至今這樣的提問都是我只能回答「並非如此」的內容,接著下一句一定是「既然不是怎樣怎樣,也不是怎樣怎樣,所以根本就不需要休學啊。」

面對這樣的結論,我當然只能沉默。因為那其中並沒有我想認同的部分,也沒有我想否認的部分,或者更確切地說,那樣的討論當中,並沒有任何我的部分。那種時候其實我一直很想引用那句話,不過我只是想要形容自己當下的感覺,並不是認為那句話對事情本身會有任何的幫助,反之,其實一點幫助都沒有,簡直是糟透了。

不說出來就無法明白的事,是說出來也不會明白的。(村上春樹,《1Q84》,2009)

04

就算今天是中秋,還是只有一個月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