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3 September 2010

只有一個月亮

01

假設有個旁人一直觀察著,應該會覺得「這」已經是常態了。所謂的「這」是指,六月底回到新竹後,自己大多時候相較與以往很提不起勁寫下些什麼。但是我自己覺得,這一點都不常態。只是我也不是很確定,是不這個覺得的成分多了一些,還是不願意承認罷了。

02

桐野夏生《殘虐記》以飛快的速度讀完了,我在考慮是否把《異常》重看一次。

03

決定從碩班休學的時候,父親人在國外,所以第一時間並無太多說明。在那之後父親幾次返台期間,如同跳針般地從頭問起我為何要休學的原因。其中一個問題很有趣,「如果你是因為不喜歡那樣的環境,應該在升上碩二的時候就休學了。」,每當聽到這句我都忍不住在心中開玩笑地想,「真是不好意思,錯過最佳的休學時機確實是我的不對」,當然那種時候絕對不適合開這種玩笑。

我其實一直希望能夠好好說明讓他們理解我在這件事情的想法,但過程往往會被導到我不得不沉默的地步。在我將眾多因素當中的任何一項說出來之前,預設情況的是非問句都會先出現,「你是不是因為怎樣怎樣所以才不想唸了?」。當然如果問到符合我的想法之處,我當然也樂得說「沒錯!就是那樣」,不過父親至今這樣的提問都是我只能回答「並非如此」的內容,接著下一句一定是「既然不是怎樣怎樣,也不是怎樣怎樣,所以根本就不需要休學啊。」

面對這樣的結論,我當然只能沉默。因為那其中並沒有我想認同的部分,也沒有我想否認的部分,或者更確切地說,那樣的討論當中,並沒有任何我的部分。那種時候其實我一直很想引用那句話,不過我只是想要形容自己當下的感覺,並不是認為那句話對事情本身會有任何的幫助,反之,其實一點幫助都沒有,簡直是糟透了。

不說出來就無法明白的事,是說出來也不會明白的。(村上春樹,《1Q84》,2009)

04

就算今天是中秋,還是只有一個月亮而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