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7 October 2011

過了九天


Liquid Punch 練完團於薩莉亞忠孝敦化店(2011.10.25)

01

距離前一篇標題為期許自己能每日發文的日期,過了九天。九天內發生了不少事情,包括退伍之後的第一份收入來源,三天的國小代課老師。很久沒走進國小了,試著回想自己的國小生活,幾乎沒什麼想得起來的像樣片段,畢竟也都十幾年前的事。即使今年已經二十五歲,但不時在言談間還是會覺得,自己還沒很熟悉其實二十年前已經不再是自己還沒出生的那種年代。

02

國小下課間的喧鬧程度跟暴動沒兩樣,精力旺盛的同學們不休息,有辦法忍受如此音量仍不受干擾還能休息的老師才有辦法休息。黃兆昀這技能你加油點。

03

今年不曉得從哪次開始,我們每次練團的時間從原來兩小時改成三小時,主要原因是這陣子都有團員在服兵役導致練團頻率較低。前天的練團是吉他手林子翔的新訓結訓假。難得上台北卻是陰雨綿綿不斷的鳥空氣,加上新竹當天不過風比較大導致我高估了氣溫,因此走在台北街上冷到有些不快活。

上次練完團由主唱李方提議的薩莉亞,解決了我們長久以來在 UD 練完團除了頂呱呱之外完全不知道還可以有什麼選項的困擾,雖然不是太好吃的東西,但非常(相對)便宜的價格,應該會讓我們開始這一趟到底誰會先提出自己已經吃膩了的旅程。

18 October 2011

保持每日(?)發文的好習慣

01

昨天看到一篇關於經營網誌要領的文章,其中一條是無論如何盡量保持每日發文的習慣。我並不打算深入討論這東西,畢竟單就每日都得如何如何不是個太輕鬆的話題,而我只是純粹就自己本年度的發文篇數感到有點訝異,說是補進度倒也沒什麼真的進度要追,說是保持個習慣好像也沒什麼非如此不可的理由。暫且單純一點,我還滿喜歡敲鍵盤這樣。

02

今日行駛路過(新竹)市區時,看見一位身材曼妙的 OL,著極為合身的上衣與窄裙,優雅地一手拿著剛買好的星巴克、一手打開車門,進入她那全白色的 Toyota Camry,那畫面占據我的腦海久久不能揮去。

為什麼我沒有行車記錄器?

03

在 YouTube 看了 2013 Lexus GS 的產品發表會,第一次看到除了蘋果以外把產品發表會搞得近似朝聖,如此描述並沒有貶意,而且正好相反。當然我相信應該不少品牌和廠商應該早就為之,我只是強調「第一次看到除了蘋果以外」的驚奇感。

不得不佩服豐田章男的英文程度,該影片下面的回覆串也有網友如此回覆:「I kind of hope the president of GM can speak Japanese to this level and sell a Cadillac in Japan...」(lcsxwtian,2011.09)。承接著上段的驚奇,這也是我第一次把蘋果以外的產品發表會完整地看完,真要說浪費時間好像也是有那麼一點,但不管怎麼說總之我就是全部看完了,而觀看過程中除了主觀地感到精采之餘,也一直覺得雖然自己不會講日文但是日文口音很重的英文好像是目前自己聽來最親切甚至易懂(易懂倒沒有到「最」吧我想)。接著說明何以主觀地感到精彩之主觀的兩點,其一,我喜歡這個品牌,外型因素幾乎是全部,其二,豐田章男在上次美國豐田大出包赴美國國會時所講過的一句話(影片連結,跳轉 04:59),深深令我動容地覺得他是個真男人:

"My name is on every car." -- Akio Toyoda (2010)

04

不小心把豐田章男打成豐田愛子(Aiko Toyoda)真的很靠北。

16 October 2011

佈景主題更新 - 第三版


網站手稿(2011.10.16)

這次依然是超過兩年才再度換了佈景主題,當然也沒有規定到底多久一定要換是比較恰當,只是自己畢竟不是熟稔網頁相關技術之流,真的不是件輕鬆的事情,眼睛呈現非常疲勞痠痛的狀態。和上次不一樣的地方是,上次是為了換佈景,上網搜遍了各種佈景模組(template),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喜歡的拿來使用。而這次,則是依照目前自己手邊在作的個人網站為主題,從 Blogger 後台挑了一個簡易的模組來作修改。

看上去完全沒什麼,說好聽是極簡風(minimalism),難聽就是無趣,當然這樣的喜好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身旁的人應該都瞭個一二。還記得還在唸碩士班時,就一直想著要把自己的平面作品整理成作品集網站,想著想著,直到現在才真的動手了,好久沒感受到那種從紙上草稿開始構思,然後一步步做出成品的各個部分的成就感,即便很耗神還是十分充實。畢竟還是把它當成履歷視之,怎樣都沒有小地方的話就敷衍一下的藉口。


blog themes, Shi J. Yu-Hao Wu _ BLOG(2011.10.16)

---

‧相關連結:第二套佈景主題(2009.06.21)

13 October 2011

滿月又滿周年

明天(10月14日)正是我去年入伍服役的日期(雖然記得這種事情很無聊,去年那天也正好是日本開播日劇《醫龍3》,水川あさみ仍然沒出現不過認識新演員初音映莉子,不是みのり喔),事後再來想當然會覺得,時間過得真快,當然這種想法絕對不會在你身處營區時浮現。當然這也意味著,自己退伍一個月了,如同到部一個月才能站哨(當然不是所有單位都這樣),一個月是很妙的適應期,這幾天也才從各方面確實地覺得,適應了退伍之後的感覺。

尚未服役前那種對大部分男生而言,卡在學生以及非學生身分之間的必經階段,終於過去了,光用想的就很不可思議,不用說那當然是因為我退伍還不夠久才會有這種感覺,不過真的是非常地不可思議。你可以很隨自己的意願決定,到底要不要上學,而不再像是大學之後的階段,離開校園就先當兵,其他的什麼都得「退伍之後再說」。

好啦,現在要幹嘛?簡單來說,我並不是很喜歡一一詳述目前有什麼打算類似的話題,但這種東西從退伍前一、兩個月,就會開始被不厭其煩的親戚長輩以分不清好奇聊天還是質詢評論或許參半吧地追問,說很煩人倒也還好,只是我發現一個很哭笑不得的事實。通常回答這類問題,當然描述方法會因對像而有所不同,但很奇怪的是有些長輩即便都問過不少次我要幹嘛,卻總是在下一次碰面時好像想起什麼似的「你找到工作了嗎?」。

真是尷尬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