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4 November 2011

教育部從十二年國教到研擬禁師生戀事件

報導:〈師生戀 吳清基:柔性規勸〉
中央社記者何孟奎台北31日電(2011.10.31)

教育部長吳清基今天在立法院答詢表示,教育部站在「柔性規勸」立場,不鼓勵師生間發展不當的親密關係;一旦發生類似情況,必須「兩害相權取其輕」,相關罰則由學校訂定。

聯合報報導,教育部最近根據今年2月發布的「校園性侵害或性騷擾事件防治準則」,發文大專、中小學等各級學校,要求各校在新修訂教師聘約時,明令禁止「師生戀」,違反聘約可能受到停聘或解聘等處分。

(部分引用,欲閱讀原文連結 - http://tinyurl.com/3q5hrxh

---

教育部本週爆出這事件幾天以來,我自己越想越覺得簡直是莫名其妙、狗屁不通。記得從和今年國二、國一的堂妹、堂弟聊天得知十二年國教將會發生在他們身上後,我就開始滿關注相關的報導。但縱使花了些時間上網搜尋相關資料,得到的相關資訊卻寥寥無幾,明明就是不久就要執行的政策,卻還搞得大部分民眾完全不了解。更傻眼的是在便利商店竟然還有雜誌推出十二年國教完全手冊,搞得跟電玩攻略沒兩樣,裡面不是各校的行銷內容,就是一堆翻了就頭痛的數據表格,就這兩點確實是很像攻略沒錯。

我認為並且某種程度上仍然願意相信,不管任何政策或制度的制定與執行,基於國家有一定規模的組織架構的前提下,必定有其考量與方向願景。但從十二年國教這事情來說,我覺得如此重大的變革,我暫且保留褒貶的看法,畢竟我也沒什麼背景知識足以有什麼深入的見解,但是正因為是如此重大的變革,執行前的說明是不是太少了呢?目前除了高中社區化(學籍化)這樣的主要變化,我個人完全沒什麼其他的想法。舉一個疑問來說,假設所有高中生都沒有為了搶學區遷戶口,然後某區裡正好分別有普通高中、職業學校各一間,如果想要讀普通高中的人數遠超過職業學校,就我目前的理解就是要用抽籤來分配。你他媽的不要再跟我唬爛什麼各校有制定篩選機制的權力,然後比例不很高,那樣就是聯考的鬼影。國教話題行文至此,我只想回到比較根本的提問,到底國教有沒有必要延到12年,到底符不符合民意或是教育專家的主流意見(如果有我很想聽聽看專家的想法),我想才是最根本的問題。

相較之下,教育部禁師生戀的相關資訊倒是詳實多了,畢竟內容的規模相去甚遠,不過荒唐程度是有過之而不及。從我引用的報導一開始就是荒謬,你都已經發文到了各級學校,然後回應說教育部只是「柔性規勸」,是腦袋有洞到底哪裡柔性了?這就好比軍中發電話記錄要求服裝儀容,然後有人反應憲兵登記不合格標準過於苛刻,然後發電話記錄的長官才說:「我只是透過柔性勸說希望大家能夠更為精進,關於憲兵過於苛刻的相關行為會了解之後再行處置」。電話記錄拿來比公文是要強調,你就已經明文規定了,就不要在那邊否認自己立場的強硬,身為部長就算你自己個人的感受可能確實是站在柔性規勸的立場,但是身為已經把公文發出去的部長,你的發言就已經讓人想生氣。

再來,報導中指出禁止師生戀的要求,是根據今年2月發布的「校園性侵害或性騷擾事件防治準則」,我看不出來這兩者的關聯性。如果這樣的關連性可以成立,那政府相關部門如果要比照辦理防範「非」校園的性侵害或性騷擾事件,要禁「什麼」戀?是不是大多性侵發生在異性之間,然後哪天要來根據性侵害防制法來發公文要求全國公家機關明令「異性戀」?我知道我的推論很瞎扯,但是通常合理的事情好像也舉不出太荒唐的類比吧。

我認為這整件事情最大的問題,是出在教育部此舉一出,卻沒有說明(還是我沒看到而已)他們定義的「師生戀」為何。當然戀愛的定義是個沒完沒了的話題,不過既然要制定如果發生了,就必須祭出如何的罰則,那不就會有界定的問題嗎?老師和學生單獨相約喝咖啡,符合師生戀的標準嗎?老師和學生走在路上互相牽手,符合師生戀的標準嗎?更進一步,如果是根據教育部的本意要防範性騷擾與性侵害,交往中的老師和學生從不單獨相約在校園以外的公共場合、也從來不曾被第三者看過互相牽手,雙方都已成年且發生了性關係,符合師生戀的標準嗎?如何判定?老師和學生雙方都已成年,並無感情上的交往,只是單純的炮友關係,你教育部罰還是不罰呢?憑什麼罰呢?你只說不能談戀愛,沒說不能(兩情相悅)發生性關係啊。

好歹上網我還查得到相關資訊,在這事件我所看到的新聞報導才更令我傻眼。平常花大篇幅報導網路有趣影片,還搞什麼一連兩、三則追蹤報導,要不然查證誰劈腿、誰另結新歡,幹!結果這則新聞的報導,記者不好好評論,也不好好重複說明,只是草草帶過教育部長吳清基先生受質詢的畫面,然後隨手抓了幾個路人來訪問。訪問就算了,還把那種沒營養的訪問直接拿來下標,整則報導大半的時間是「民眾覺得教育部管太多」幾個和報導本身重點沒太大關聯的大字掛在那。

問題不是管得多不多,教育部成立來不就是要管事的嗎?哪有管得多不多之說?批評了大半篇之處,其實我也是有一些對與此事件正面的看法。我認為就現在的社會風氣而言,教育部此次此舉,至少點出師生戀這個議題好讓大家討論。就客觀的層面上來說,我認為當今師生戀本身並沒有什麼值得爭議之處,通常會有爭議的(譬如今天見報的台中市副市長蕭家淇18歲兒子,與40歲補習班主任阮薏穎傳師生戀:相關報導連結),不在於其職業為何,18歲和40歲才是最大爭議點吧?只是社會大眾普遍對教師的道德要求較高,所以較令人震撼;反之如果是發生在較中低階層,我猜報導的方向可能是傳為鄰里間奇談或美談之類,如果我更為口無遮攔一些,甚至我們不難想像主播在播報時可能出現的輕鬆口吻。到底,當大家都同意對於教師一職,自然應當承受較高道德標準的檢視,既然如此,或許可乘此事件之勢,進而討論對於教師本身的相關規範之類的議題。

文末,要抓一篇(該文連結)搜尋相關報導時看到的文章出來鞭一下。其實該文的立場通篇來說沒什麼問題,除了我個人偏好上所不喜歡的過於矯情。該文後半出現的一句很無腦的小標:「與其禁止師生戀,不如教導師生戀。」哇靠!你是在寫廣告文案還是偶像劇企劃?比前面的十二年國教Online攻略(誤)還扯。通篇下來評論雖矯情都還合理,就半路殺出這句自打嘴巴的話,前面說著教育部不應該干涉這類事情,教導跟規範不一樣都是干涉嗎?誰有資格教?師生戀當事人現身說法、開班授課嗎?更令人弔詭的是,那個小標之前後文(說不定它不是小標,是一行文,因為原文該句有句號),也完全看不出跟那句話到底有什麼關係。到底如果不是筆誤,我真的很好奇原文作者對於「師生戀的教導」在他心目中到底是個什麼模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