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9 November 2011

沒什麼大不了但不常見的情況


左邊是陪我渡過除了新兵適應週所有在陸軍樂隊時光的打點板(可是整天被我裝在不論典禮服、軍常服、軍便服、迷彩服、體育服口袋的節拍器不是它上面那台),右邊是為了休假也能練習新買的打點板(因為原本自己留在家裡用的那個經不起室外鼓棒的摧殘已經不敷使用),圖中的鼓棒則是在陸樂開鋒的第二雙,證明我太慢開始蓋框了(?)


01

今天起得早,因為昨天睡得早;昨天最得早,是因為前天睡得少。

02

原本約定昨日(週四)下午兩點要來收款的業務,今天下午三點才來,持到了二十五個小時。正好昨天沒行程,所以也沒什麼影響。今天碰面我們都沒提到這件事情,大家就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真是奇妙。

03

幾日前就收到今天下午三點因維護工程預計停電一小時,我在斷電前就把全部的電腦關好,開始練打點。雖然練習的時間顯示我還是不夠積極,但是最地限度行進鼓三、四、五、七一天至少三輪還維持住。途中想說,去年的明天這個日期(11.19)是我下部隊到陸軍樂隊的日子(但實際上還是感受今天比較有感覺,因為是星期五到部的),不如把自己打的七號錄下來紀念一下,順便看看自己打得如何。(錄下來看比較準,至少我自己這樣覺得。幾次的表演經驗往往令我覺得,我在台上自己感受到的狀況,和回家看DV帶比較,往往不一定會是想像中的那會事。)

嗯,結果爛透了,平常練習還好,結果在旁邊默默錄著影像的相機一直讓我分心,七號的前半段都打不完。愈打愈心煩,直接改打三號,結果打得跟大便一樣的雙擊讓我決定關掉相機,我還是專心練打點就好。

04

一早作好準備打麻醉針的準備,結果是我想太多,今天只是去細修(再確認)牙橋的模是否吻合。而照這個情勢判斷,應該是不會再打麻醉了。不過,有備無患嘛,作個心理準備又不花你什麼力氣。

05

看完牙,順道去市立圖書館。還的那兩本,是張勝彥前去借的再轉給我看的《蟹工船》和《白老虎》,館員刷完條碼時,向我確認「還有四本還沒還,對嗎?」,我心裡想「我哪知道啊,可是如果我老實說我不知道的話,就得解釋我為什麼不知道的原因。我懶得解釋,所以算了,我只好撒謊。」雖然我的臉上寫著尷尬地過了幾秒,才好像想起什麼似地點頭,說「是的,沒錯。」不過館員也沒因此追問什麼。

這是一個小謊,但是偷再小的金額也是偷竊,我多少還是有些罪惡感,只是也不怎麼大就是了。(但是請相信我真的有小小地懺悔。)

在架上找到野澤尚《沉睡的森林》,由於看過的《深紅》、《擁抱不眠的夜》都十分喜愛,但是把一頁分成上下兩半的排版令我傻眼。最後分別借了三位我分別只看過一部作品的作家的書:(前者是看過的,後者是今天借的)山崎豐子《不毛地帶》→《女系家族》;辻仁成《五女夏音》→《再見,總有一天》;山本文緒《渦蟲》→《藍,或另一種藍》。

借書的時候(幸好是另外一位館員,畢竟我現在有點不太想面對剛撒過謊的對象),當館員問密碼,我才一臉驚訝地表示我完全忘了借書還要密碼這回事。我瞎猜了兩組之後,他馬上問我身分證號碼,我一時以為他是在提示我是身分證末四碼,直到我說出正確的身分證號碼,他才告訴我的四位數密碼是什麼。只是說真的,我很肯定上次借書時他沒問我密碼,不然我不大可能如此地沒有印象密碼是這組。

返家途中,在快到家時要轉進巷子的路口停紅燈時,看著前面車子的車牌正是那組密碼,讓我覺得那擺明是安排出現在我面前來酸我的。

06

傍晚前往路程其實不算近的關新公園(aka日光公園,今天才知道)跑步,捨近求遠完全是張幾日前的某句話。途中會經過下班時間塞到跟冬天的熊一樣動彈不得的竹科迎賓大道兼國道一號交流道口的新竹市門面光復路,不過愈下愈大的雨反而在我們塞到目的地時停了,心情瞬間平復不少。

關於跑步,其實我想說的是...... 目前似乎是沒有。

晚餐是Cosco的牛肉捲。身為Cosco的會員超過一年(說不定不只),這是我第二次吃牛肉捲,上次是因為我已經用過餐,黃兆昀分少許讓我試吃。是一件沒什麼大不了但是似乎不是太常見的情況,這似乎是我的專長項目之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