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2 November 2011

台中一日遊


勤美新天地

同黃、張兩人於星期日(11.20)一日遊台中,故書此文。起為,黃於上週某日提及因其任教之國小上週六舉辦校慶園遊會,故其原欲趁昨日補休之際,前往另其友人之所,不巧其另有事故而不成行。吾言如此,遂提駛車一日遊,台北台中擇一,其後定如題。雖目的於成行數日前定,但細則於行前夜近子時方始於通訊軟體會談。其間,亦擾東海求學之簡詢其見,幸有此舉,見於行果半。如無詢,雖不至矯述恐無法想見,仍可言恐不如實之。

文至此,其母之鍵書以新注音文言文,選字之擾近欲往生乎(釋義:寫到這為止,他媽的用新注音寫文言文,真的是選字選到很想死)。故白話續。

早上九點整左右出門,晴朗的天氣令人有前幾日的陰雨像是玩笑般,前晚甚至以抱著在陰雨仍行程不變的決心(雖然不需要多麼堅毅,但我認為這已符合構成決心的要件)。雖日光高掛,但氣溫仍偏涼,更靠北的是,於前作的我和黃,卻是沿路曝曬到令人有些煩悶。因此在到達中友百貨時只有張一人穿了外套下車,才在車上熱了一小時許的兩人,又接著三小時在百貨公司冷到有些昏睡。

中友誠品是該日唯一(由我)的指定行程,原因如下。高中時,第一次到了誠品,便不斷驚呼該店裝潢格局的特殊,於是在當時便留下「那是我很喜歡的書店之一」的印象。但隨著幾年的時間過去,加上在台北幾年誠品敦南、信義的反復,徒留下偏好的印象而將實際景象徹底忘了。因此,倒也不是專程去台中逛書店,而是前去確認什麼似的。我在手寫的日記當中,寫道,「到底是確認了過去的自己心中的當下,還是釋懷了現在的自己心中的記憶?」

除了書店,三小時的時間足以讓我們瀏覽完除了女性樓層的所有部分,並不刻意壓軸的MUJI反而因訂餐時間將至,反而因此草草離開,結束了本次中友百貨之巡禮(?)。

到了台中,並沒到以小吃聞名的商圈,反而田季發爺成為當日唯一進食處。此之前,唯一一次田季是在去年國慶日的事,猶記得當日留下不少在Facebook上靠北的對話,只是倒也不想太細地去想起,畢竟當天也是入伍前四日,想到此部分心裡仍感到有些不痛快。田季發爺仍如印象中好吃,而且看到是一般高度的桌椅而不是敦南店的席地而坐,剛開始感到還不錯,不過事後想想,桌椅間隔其實頗為擁擠,反而敦南雖坐地上不過與他桌間隔仍算舒適。

餐畢已午後四時許,下一站是勤美新天地,正巧遇到市民廣場邊的停車格有車駛出,使今日完全於市區的行程沒碰到以外地人的身分尋找車位之困擾。星期日下午的廣場好不熱鬧,面積大到以出現在市區的標準而言有些突兀的草皮,加上勤美大樓外光上的植物裝飾,整體氛圍真的是裝模作樣到不行,非常討喜。

粗逛了勤美,當然也包括誠品。這間誠品我也頗喜歡的,(就我到過的誠品而言)給我的感覺是規模僅次於信義店,不過因為已是該日行程的後半,加上當時人潮眾多其實也頗擁擠,因此當時已無心多加檢視。最後的行程,是位在斜對面的茉莉二手書店,一走進店裡我便在心中驚呼,原來二手書店不一定只能是簡陋的書堆展示。不過同前述,由於疲倦感已不清,仍是抱著至少挑個紀念品的心情,大約瀏覽了一圈。最後分別以40和105元的低價,購買《強暴者日記》和《宿命的AV女優》。我很好奇店員結帳時是否有在心裡替我下了什麼註解之類的。

回程臨時決定順道前去清水休息站,反而意外地在漫長的中港路之後,看到龍井交流道壯觀的夜景。真的會令人確實地驚呼出來,一整片難得如此寬敞到全部視野的景象,導致後來到了清水休息站有些無趣。

另外,聽了整天路人的台中腔,不斷讓我聯想到全聯電視廣到那位原來我會燉雞湯的小姐。「媽~還有什麼要加啊?加整罐嗎?蓋子要打開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