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31 December 2011

2011最後一天簡短地回顧


Toyota Camry 2012,2012台北車展。(2010.12.28)
01

今年的最後幾天,可以說得上比較重大的行程,應該算是星期三(12.28)那天去看車展。去年的這個時候在當兵,再前一年(2009),也是去看車展。這樣是否也算是某種程度的始終如一?

02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習慣先在Word書寫,才把寫好的內容貼上網誌,而去年(2010)元旦起才是以年份劃分,完整地一整年的網誌文字都在同一個檔案裡。2010年那個檔案裡,約24000字,今年的檔案(不含這篇)約13000字,明年呢?

03

來個簡短的月份條列:

一月:當兵。備註,元旦凌晨在站衛兵,龍潭真的很冷。
二月:當兵。備註,留守梯,初一下午才休假回家。
三月:當兵。
四月:當兵。
五月:當兵。備註,軍旅生涯唯一一次和儀隊弟兄共同演出,打鈸。
六月:當兵。
七月:當兵。
八月:當兵。備註,軍樂隊也是要高裝檢的,我會細部保養65K2。
九月:一半在當兵。備註,我渡過了到目前為止最快樂的賞月時光,因為隔天退伍。
十月:退伍調適期。
十一月:作品集網站上線。
十二月:真的接到案子了喔耶!

20 December 2011

一分隊含新郎實到9員


睿辰婚宴餐桌立牌(2011.12.18)
01

沒想到軍樂隊開了三桌,而且如此前面,恭喜睿辰和新娘。

02

上週四妹妹從英國回台,接手她的舊手機 iPhone 3GS(我不想要白色的...),開始了使用智慧型手機的生活。沒什麼意想不到的功能,但是這些功能真的拿來自己使用的時候,還是忍不住驚奇,例如電子郵件通知,之類的。除此之外,我也還在驚奇我終於有個堪用相機的手機,之前 Motorola V3 的 30萬畫素拍出來的檔案品質跟沒拍是沒什麼差別的。

7 December 2011

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01

昨天的某件事情,簡直是一場噩夢,雖然沒什麼大不了(這樣講好像怪怪的,到底噩夢是否真的可大可小呢?)。說真的,這件事情困繞了我幾天,幸好在昨天終於當面表達了我的意願,即使沒什麼大不了,但確實就這麼地困擾了我幾天。

由於低調的考量,就不描述其確切內容,只是看到李方這幾天在臉書上貼的她和某店長的對話,所以也決定來某種程度的抱怨一下。這件事情當中,最讓我惱怒的是,為什麼有人完全不試著理解我的意願,並且直指我的意願是種不明事理的決定?直指這件事情必定對我本身有幫助才是不明事理吧,莫名其妙!

02

我常常陷入一種,在開始寫之前想不出足夠的篇幅,而不想寫網誌。但是原因不是覺得很流水還幹嘛(到底我網誌大半都在流水),純粹是覺得文章篇幅太短,版面看起來不美觀(雖然我也不知道我是根據怎樣的道理在抱持著這樣的想法)。

很顯然地,我今天克服了這個障礙。

03

昨天(星期一)因為那件事情本身就夠我煩躁了,加上下了整天雨導致一連幾天持續地每天跑步被迫中斷更是雪上加霜,或許只是牽怒吧,或許。另外,昨天因為那件事,興沖沖地跑到正好在隔壁的圖書館要借還書,看到關著的門口才覺得自己跟白痴一樣,身為圖資系改制後的科系畢業的人,竟然完全忘記星期一是圖書館的休館日。

真的,完全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3 December 2011

中國信託小姐好漂亮可是沒真相

01

話要從上次因為網銀密碼被鎖只好去臨櫃申請新密碼說起。去銀行就是拿個號碼牌在那邊等,待語音叫號,就朝某號櫃檯走去。那天她戴著口罩,可是光是水汪汪的大眼睛就能直接判定很正,彷彿像是很有自信可以拿什麼來擔保一般地有自信地這樣覺得。昨天,因為要存錢所以再次前往,去的路上還在懊惱那個櫃台在地下室,可是存款機就在一樓的門口邊而已,總不能特別繞下去吧。結果一去的時候,存款機正在維修,一整個大心啊!保全看我忘著被拆解的存款機,上前詢問「先生,請問是要存款嗎?」,我本來以為他要跟我說稍等一下之類的,沒想到,「那不好意思,可能要麻煩你拿號碼牌到樓下辦理。」

我心想,「不不不,一點都不麻煩,真是太感謝你了~」,我一整個依賴存款機到根本忘了原來可以臨櫃存錢啊,有夠誇張。

一下樓馬上認出她,喔!這次果然沒戴口罩了(說得好像她很愛戴口罩一樣,由此可知我們知道第一印象有多麼重要?),果然超正!可惜這次排到的是她隔壁一櫃,幫我承辦業務的那位中途似乎有發現我一直在偷瞄,真是太不會掩飾了我!

說了這麼多,不過沒有圖,嗯。

02

連跑了幾天體育館外圍,今天再去關新公園不知為什麼比起上次同個地方,跑起來卻輕鬆許多,因此多加了一圈。有出門跑步果然會比較不那麼怕冷,只是當行人都穿著大外套,只有自己穿著短袖在那邊跑來跑去,也是滿新奇的。

2 December 2011

辻仁成《再見,總有一天》

More about 再見,總有一天
辻仁成,《再見,總有一天》,2005

01

難得,來寫個簡短的讀後感。沒看過書的,也不用怕被雷,這本真是有夠開門見山的。我對辻仁成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他和江國香織寫的《冷靜與熱情之間》,不過那兩本是高中看得,印象很模糊,雖然那個時候也沒想到借我書的人後來同為人氣樂團(嗯?)Liquid Punch 的團員(睡覺手楊正淩,不過顯然當完兵之後他陽光了不少於是不再在練團的時候睡著了?)。只記得,是個寫愛情小說的傢伙嘛,直到前陣子去圖書館被《五女夏音》這特別的書名吸引後,才發現原來不是個純愛作家呀(其實本來就不是啊)。

內容的主軸很簡單,整個主題都圍繞在書中出現的詩句,原文恕我懶得拿書來翻(事實上書現在不在我手邊),大概就是,「當你快往生的時候,你會記得你曾經深愛過,還是被某人深愛過。」天啊!這簡直就是萬年老梗,不過沒人說老梗一定是令人厭倦的,有些老梗畢竟還是有其萬年不滅之因。故事的前進方式也十分單純,簡單來說,就是主角有個非常順遂的人生,只不過剛好在婚前幾日,突然出現個自己送上門來發生性關係的女人。當然,這過程中不小心愛上了,但是也沒被自己未婚妻發現,也這樣順利結婚、事業順遂,直到多年後又再相遇(看吧,果然開門見山到不行,根本連書名都是雷)。

愛與被愛這種東西,要嘛其實很順利地就發生,也根本就不需要想太多,到底人生也不是偶像劇讓人人都有機會嚐盡足夠的樣本數來歸納(嗯?),可是如果就這麼遇到的話,結果到底會如何呢?我以為,最簡單的定義,是否有那種心動的感覺,單就這一點來看,其實是很單純的(畢竟我想大多男生應該也不會分不清楚看到心儀對象的心跳加速和看到喜愛的AV女優心跳爆衝的差別)。但是偏偏人生總是有許許多多的「現實因素」,而最討厭的結果莫過於是,就算你選擇透過某種程度上極為現實的考量後能夠讓自己信服是「對」的選項,然後經歷過一連串足以讓你覺得「這選擇確實是對的沒錯」的人生事件,但是到頭來誰也不能保證你因此會不後悔。

人生之於後悔,相信也是萬年老梗之一。我們都知道,雖然許多的時候情感方面的抉擇猶以如此但絕對不僅於此,很多時候我們都得面臨到不管怎麼選擇都會後悔的情況,沒有所謂皆大歡喜的選項,只有將傷害降到最低,但往往這之後又要承擔考慮後的罪惡感。「為什麼非得我來做決定?」,「到底該怎麼辦,我也不知道」,唉,怎麼這麼麻煩。

只不過,更討厭的是,很多決定你一旦做了之後,你就這麼終其一生想著,如果當初我作了另一個選擇,是否就會不那麼後悔呢?令人最難以忍受的不是深知所有事情無法重來(畢竟這你一開始就知道了),而是有些時候,你確實終其一生就是無法忘記而不再去想。

02

看完以上,有興趣的就去找書來看看吧。看完書幾日內,習慣性地搜尋關鍵字想看看別人寫的心得,意外發現了本書有改拍成電影,不過我還沒看。更意外地發現是,飾演女主角沓子的中山美穗,是辻仁成的妻子(維基條目有註明中山是舊姓,她現在全名是辻美穗)。也在條目中發現辻仁成不但是作家,還是樂團的主唱,真是他媽的酷斃了!

於是我決定展開掃讀他的作品之旅了~。

03

以下跟該書沒關,你如果只想讀跟該書有關的內容,大可在這邊停止。

最近開始養成每日跑步的習慣,其實還沒跑到「開始漸漸地覺得比較輕鬆」的階段,每天依然很吃力。九月退伍,我們單位確實也是有每天跑三千的行程,但偏偏我就是熱愛降旗,只好很不情願地(誤)先去用餐然後回去稍作休息準備出降旗。

不知道是因為每日跑步的關係,還是去年冬天在龍潭受過嚴酷的考驗,今天很明顯地比起以往沒那麼怕冷。我更好奇下一個夏天,我是否還能把外套繼續穿一整年。確定的是,當初在陸軍官校曬個沒幾天的手臂看來是暫時白不回來,其實我那時候有在心裡默默想著可不可以要求穿長袖基本教練,當然只能想想而已,不然可能被誰拖去圍毆都不知道。

04

欸,十二月了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