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3 January 2012

101又沒有下雪

01

作為2012年的第一篇文章,很不免俗地又要扯到2011年,這種事情大概每次一月總是有完沒完地上演。又去年有超過三分之二的時間在當兵,關於陸軍樂隊的回憶仍然繼續有完沒完,而且這東西根據過來人的說法是可以嘴一輩子。

撇除當兵鳥事的種種不談,反正這種東西任誰在升一兵之前都習慣了(雖然不少人沒掛過一兵臂章),這幾天腦中關於2011之於自己的種種,其中之一是「這是我花最多時間打鼓的一年耶」,之所以如此也是因為同時成立在這是許多人不想面對的被兵役佔據掉的一年。當兵很痛苦,不論細節光是失去自由就是痛苦,不過這件事情卻和打鼓很快樂擺在一起,這種極為對比的滋味放在一起真的是很複雜的滋味。不過也正因為失去自由,所以很難得可以和許多也覺得打鼓很快樂的人聚在一起,雖然一群男生整天都得一直碰面倒也有亂噁心的一面,情況總是演變成不知道是本來就傻還是裝瘋賣傻,畢竟在天氣異常不適人居的龍潭心情也大多無法平穩,不是極亢奮就是極悶。但無論那個當下是想著快退伍的喜悅,還是他馬的我怎麼還沒退伍的鬱悶,只要背著小鼓出個降旗,回來總有種「至少今天也算是不錯的一天了」的舒暢。

心情好會令人想蓋框來表現自己內心的亢奮,心情不好會想蓋框代替那吼不出來的不悅,或簡的來說,爽就蓋,不爽更要蓋。不過就算都認同打鼓很快樂的一群人,也因為大家有著不同的認知而不能因此混為一談,因此我想大家也是抱著不同的心情在蓋框(?)。話說,去年九月2046梯國防部示範樂隊退伍的張被教召,他說在那遇到一陸樂退伍的,就對他說「你們陸樂打擊怎麼那麼愛蓋框?」,然後對方就笑了(那位不是打擊的)。

02

梗好像不小心鋪太長了,其實只是要引被封為義務役首席的2097梯的彭浩瑋出場而已。話說,我們某天趁著飄的時候(我和他聊天的機會幾乎都是飄來的,畢竟正規休息時間他不大出現在吸菸區),聊到伍佰。我不認為我自己對於伍佰的喜愛有到非常深刻還怎樣,至少不淺,而彭則令我感到真是少數能遇到對於伍佰比我更深刻見解之人。他連《太空彈》那張專輯都可以如數家珍,不過我還沒找來聽。交集是建立在〈純真年代〉這首歌,從此歌詞變成我們碰面的問候詞。

「我要我要我要跳進水裡面,躲在裡面我要很久不出來~」

昨天讀完張去圖書館借的伊坂幸太郎《沙漠》,根本就是一本色情書刊(騙你的啦)。這是我讀的第四本伊坂的作品,很典型的剪接風格,到底小說主角北村即將展開的是怎樣的大學生活,我就不破梗,想知道得自己去看吧。總之,是一本會讓你深深思考「讓沙漠下雪吧!」究竟有什麼意涵的書。昨晚讀完還沉浸在東堂的美色以及南的蘿莉貌書中故事之際,突然憶起一個畫面──剛升完旗回來換裝短軍便亂塞一通的彭浩瑋,拿著竹掃把準備前往外掃區,滿臉盡是待會就可以用餐的喜悅(我真的很佩服能夠不嫌棄大廚菜色的他)走著他總認為正常但旁人總認為他在跳躍的步伐唱著:

「又沒有下雪~我幹嘛感動!」

03

新年快樂,雖然我一直覺得農曆過年前這句話在台灣根本是講爽的,不過如果牆上有掛月曆畢竟真的是換一本了這樣。

「像個小孩~啊哈~!」

---

參閱:

彭浩瑋:個人YouTube頻道。
‧伍佰 & China Blue,〈純真年代〉,收錄於專輯《純真年代》,愛貝克斯唱片發行。
‧伊坂幸太郎,《沙漠》,王華懋譯,台北:獨步文化,2007。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