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8 January 2012

熟悉的面孔熟悉的梗

星期六起個大早,搭車前往台北赴當兵弟兄洪老師寬倫的午婚宴。繼上個月中睿辰的婚禮,某種程度好像有個供參考的依據,就心境上而言,反倒不像上次前往婚宴會場的路上心裡不斷想著待會到底會是個怎樣的場面。大學時期熟悉的新店線,但陌生的七張站(畢竟花開富貴社區搭到大坪林即可)陌生的僅止於站內,走出北新路是大四那年熟悉的生活圈。巧的是,一下捷運便遇到育書和他女友,他今天走宿醉風,身上仍飄散著酒味一點都不誇張(外加右手塗著粉紅色指甲油)。

兩場婚宴下來,對我而言,一為同建制分隊弟兄,另為同聲部,不免在心中有些比較。就我自己的情況而言,其中的親切感是有微妙的差異,不過在此不贅述兩者之間的比較。比起上次睿辰婚宴一分隊含新郎實到九員,今日目測七分隊含新郎實到人數似乎相當,之所以「似乎」其實是我也不大確定到底誰是、誰不是七分隊,基本上賀蘭三樓的二、三區隊到底四五六七八九我從來沒分清楚過,甚至快退伍前上三樓要幫敏堯班拿東西還走錯邊跑到借宿區,折回來之後才在心中暗幹為什麼沒問班長幾分隊就這麼開心地從安官桌衝上三樓。

今天遇到許多弟兄,不過這邊僅拿退伍之後至今第一次碰面的幾位打擊聲部來說,包括陳信達、王舜弘、彭浩瑋、林彥佐、賀國勛和林韡函來唱名(不好意思陳德謙大學長你的扣打(quota)在上次一分隊用掉了XD)。其中陳等三人近梯學長,今日碰面又憶起當時在陸樂看到學長那種安心感。我想這安心感指的是,升降旗初體驗就都是他們開始帶的,所以會有種被罩的感覺,雖然被罵的頻率最高的也是來自這群。不論是行進間標齊對正,或是行進鼓、行進曲的熟悉度,都是學長盯著學弟過來的,但是這種感觸最深的時候,其實要到較資深後換成自己要帶學弟出升降旗才能體會,想到要跟學長分享「原來學長當時是這樣的心情啊」,確實是充滿感激,只是這時那些學長也都退伍了。因此,本段開頭提及的六人,前三位學長和後兩位學弟大概是這樣之於自己的對照。

今天出席的打擊聲部橫跨了2093梯至2115梯。

信達今日一句「抽菸都不找的啦」想起當時明明就不抽菸的他沒事就被我挖去吸菸區,尤其是在示範樂隊進駐那段時間,從四樓下到一樓真不是開玩笑的。當然不時在吸菸區吃水果的浩瑋也是不惶多讓,繼上次回憶下雪梗之後(請參閱〈101又沒有下雪〉,2012.01.03),再度埋下另一經典,在今日相遇他一開口便對我(我咧~)說:

「欸!你有沒有聽伍佰的最新專輯《單程車票》?第一首歌歌名就叫〈藍月〉耶。」

「咚~」 『恰~』
「咚 咚~」 『恰~』
「咚咚咚 咚~」 『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