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3 February 2012

結果連一筆都沒記上

其實具體的事情這幾天一連串的,想寫的部分不是沒有。今天也是如此,倒是有很具體的敘述可寫,不過對自己影響比較大的還是心理層面的部分。倒也不是一股腦地把心理層面的歸納成抽象的部分,雖然不能否認其抽象的那個面向,不過我覺得在觀感上,所謂「無形」和「抽象」還是有著差異。

稍微模糊地描述,今天自己發生了某個事件,以致觸發超過十年以上的種種畫面。到底也不是說真的多麼見不得人,但如此避免直述某種程度上,我試圖突顯我並非單純地想將此做為(同大部分人所認知那般的)自己的某個時期的回憶。回憶本身並非只有那個特定時間內的所有,反倒是我認為更重要的在於,回憶自身僅存的樣貌為何,以及自那個時間點至現在這個當下連續的過程,和解讀的方法。簡單稱呼三者分別為「回憶」、「歷程」和「現在」。

回憶,是一種隨著時間愈久,對比於確切發生的當下,會愈來愈不完整的。不過,作為我們自身的認知,總是認為它是完整的,確切地說,正因為你忘了所以你不知道你忘了。你或許自覺或不自覺當下的感受如何影響你,這無所謂,這無法也不需要去確認,畢竟你忘掉的回憶不代表它對你沒有影響,反之你念念不忘的部分也許就實質意義上就單純是你無法釋懷的內容。

歷程倒沒什麼好贅述,其實它和回憶的情形差不多,只是我將其視為在單一事件的回想上,在回憶之後發生的連續相關發展。就這點而言,它的特性和回憶本身差不多,也只是它如何被自己所記得,只是指的是事件本身和時間發展的區別用途而已。

最後,是現在。我不曉得大部分的人如何觀察當下的自己,不過如果在特定事件上,我比較喜歡分為以下兩個部分。其一以現在的價值觀,去解釋在回憶裡的那個自己,究竟是怎麼想的。其二是假設事件本身在現在還有辦法繼續發展下去,自己會採取如何的作為。其實還有另一部份,就是,現在的自己在事件的回憶時,會採取如何的作為,但這個部分純粹只能是假設,因此,可是情況歸納在上述兩者其中。

以上,是一個階段。接著,拿來執行的時候,也就是有所感而確切地反省或回想時,會不斷出現其他相關的事件,因此最後很容易(不必然)「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當時就還有如此那般的情況呀!」作為小結。

但是,我想說的是,有更多的時候,我覺得如果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倒也輕鬆多了,有不少事情是「馬的我那時候哪知道啊,要嘛那時候什麼都不做,要嘛那時候就只會那樣搞」。換成比較正常的語言來說,就是,「我不認為我當初有做錯事情,而是根據當時的認知能力所及,不然只能無所作為。」

可是,到了今天,認錯又有什麼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