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6 March 2012

理想上來說到底有沒有搞頭


01

最近小說、日劇、電影都看了一些,導致某種程度上的思緒也跟著不同的作品那邊一些、這邊一些。其實我一直主張大量閱讀文本的必要性,不過倒也沒有真的確實地想指出到底何謂大量、適切的內容又為那些,反正滿足偏好才是首要考量。

02

不少人說過我是理想主義者,其實我不這麼覺得,其中一個是家父雅加達公司的大哥說的,不過我覺得那應該是語言隔閡所造成,畢竟我英文也只有那種「漂亮」說法的程度,不夠生活化。我覺得自己不屬於這類人,很重要的一點是,其實我對自己的生活整體而言並沒有什麼過分理想化、甚至是足以稱上理想化的想法或目標。

我只是覺得,不管做什麼事情,預設理想的目標,是拿來確認方向用的。並不是說我弄了這個理想的目標並且覺得有辦法達到,但至少是往那個方向靠過去,我覺得這點很重要。可是,人們總是聽你講話喜歡聽一半,他只聽你的目標真是有夠理想,然後就開始妄下「唉呀!社會是很現實的!這樣沒搞頭啦!」

如果你覺得,我這樣就是理想主義、不切實際,你的價值觀比較切實、比較有搞頭、對現實層面來說確實比較有幫助,我其實滿好奇這樣人的想法。有機會的話聊一下吧。

03

說真的,我這人很開放的,我很喜歡聽到別人批評我的聲音,那代表你有不同的觀點,我很樂意聽。但是,當你的批評不符合我的觀點,我也會確實地表示我的立場,畢竟你先提出了你的意見,我禮貌上也會提出我的意見作為回覆。這個時候,如果有其他人的第三方意見,你是否採納是你的選擇自由。

當然,我覺得你要採取射後不理,也是你的選擇自由。但我想同時我也擁有指責你射後不理這種態度的自由。我們的意見不同,有可能因此成為朋友;但有時候彼此的意見相同,我不一定會喜歡你的態度,就像你看我可能也一樣地堵爛。

04

當初日劇《鹿南》,因為綾瀬はるか所以看不下去,連第一集都沒看完,不過這幾天看完原著同樣是万城目学的電影《豐臣公主》。就綾瀨的部分,其實並不是多不喜歡她,只是我偏好的不是這種可愛類型的女生,你要嘛是共同女主角也好,但偏偏是唯一女主角。

話說,電影最後的部分,竟然噴淚,配樂真是太煽情。

不過後來想想,我怎麼記得鳥居是個長腿高個而且冷靜型的女生,記得那時候讀小說的時候一直覺得她好正。雖然書櫃就在身旁不遠處,不過我也沒有很想查證的意思,只是有點驚訝如果我印象沒錯,綾瀨根本是完全相反形象來的,是這樣嗎?

05

我不喜歡刻意提到、但也沒打算裝出不經意提到的意思,反正我就是想到就說:其實 Liquid Punch 這四人所形成的關係,真的遠比預期的還理想地太多。當然不是說我們樂團本身有多麼順利,只是,許多那種感覺上好像會出現的小問題,不大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所以,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