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6 March 2012

王育敏的思想未必比較健康

稍早在朱學恆先生的臉書,看到他對於王育敏針對火車性愛趴之於網路管理的發言進行批判的文章。看了之後,我也想針對王的發言表達強烈的不滿,而我的根據也是透過搜尋所讀到的幾篇王這次發言的相關網路報導。


我所理解的小雨事件

這事件被披露在媒體上到今天,大概過一星期了,我平時幾乎沒看電視的習慣,頂多在睡前看幾個幾分鐘的談話性節目,才模糊得知,原來這個新聞事件似乎有被拿出來討論並且佔據了幾天的媒體版面。記得前幾天報紙初登的時候,我也只是看到便利商店架上蘋果日報以頭版滿版的方式作為封面,本以為只是像壹週刊那樣,免洗個幾天就過了,不過事實並非如此,本事件反而被各界拿出來以不同面相來討論。

法律相關層面我不太了解其細節,但本事件之所以某整程度上具有高度新聞性,就是性愛趴女主角無論民法或刑法上,都屬「未成年」的十七歲。未成年是必須特別受到保護的沒有錯,但我想這也是崇高道德主義者(或假道學)人士可以恣意發揮的舞台,往往導致我們模糊了對於事件本身客觀的判斷或觀感。

我一直覺得誰要跟誰、在哪裡、如何做愛,並不會絕對影響(當然會部分影響)我對那個人的觀感,因此看到該報導的頭版標題(我也沒拿起來閱讀內容),我只閃過「好酷!真的假的!」,然後沒了。可是本事件有兩個地方超過了法律規範(或是說有所爭議),一是其中有人未成年,二是在火車上做愛。如果你對於此事件感到十分反感,不論你有什麼理由,我認為他們該批評的只有這兩點。至於不管你我感到二十來人一起做愛有多反感,那是別人的自由,你可以表達你的厭惡,但你沒有權力阻止。

說真的,本事件真的讓我反感的其實是,為什麼會見報。跟未成年人發生性關係,只要沒有人被強迫,不要造成他人的困擾,我不大有意見。在公共場所做愛,不要造成他人的困擾(最好是沒有被發現),我也覺得那是個人自由。我並不認同這些作為是值得被鼓勵的,但我也不認為這些作為有什麼值得我們強力去阻止的。我比較想知道,披露此事件使其成為媒體關注焦點之人,究竟是「這真是太有新聞價值了!」的心態,還是「這真是太邪惡了!我要杜絕社會這種風氣!」,有第三種可能嗎?假設有第三種是這樣,「小雨還未成年就價值觀如此偏差,我希望導正她以幫助她日後的人生可以更正確。」,這種可能性當然不會成立,因為將本事件公諸於世有沒有對小雨造成傷害這我不能代當事人表態,但至少肯定的是並沒有保護小雨的意思。

能搞到這樣新聞的記者還滿厲害的,不過並不是值得推崇的精神我覺得。


立法委員發言其實可以多一些理性

國民黨立委王育敏目前身兼兒福聯盟執行長,對於本事件女主角小雨未成年,因此提出自己的看法,本應受到鼓勵,但是發言內容請有些建設性。不要盡說些好像在寫作文一樣的東西,那種東西留給我來寫就好,更何況我覺得這真的要是作文的內容其實還頗糟的。

王育敏說,實體跟網路管理是雙重標準,網路就無法可管,例如法律明定不販售菸酒給未滿18歲之青少年,賦予超商和店家責任,他們就應該把關。但面對網路,就投降,把關機制是什麼?對於限制級網站會員管理不健全,若有未成年青少年進入應加重刑責,讓成人網站用自己的方法去把關、確認。

我不知道實體跟網路到底有沒有雙重標準(根據我不專業的直覺其實沒有,譬如,我去某人家門口貼一張便條紙寫「我要殺了你!」和我去別人留言板留言「我要殺了你!」,我觸犯的法律應該是同一條吧?),我也不認為網際網路真的無法可管,但倘若如此,這不正是你們立法委員的問題?你說這些話之前都不會怪怪的嗎?有人會如此大聲說著「奇怪!為什麼我應該做的那些事情都沒有人在做啊!」。接著後半段,更是完全令人看不懂的發言,你自己說「讓成人網站用自己的方式去把關」,你這不是「面對網路,(立委)就投降」的意思?

成人網站不是不把關,當然他可以把認證機制複雜化,但是成人網站不是慈善事業,網站的經營同時也要面對市場機制,我不是說成人內容不該受到規範,只是我認為成人內容不論是網站或其他形式,是需要有更完整規範來使其存在於社會。你如果身為家長,你可以提出「我才不管成人網站的死活,反正你要是讓我的小孩有辦法接觸到,我就是要消滅你」的看法,但如今你身為立委,我想你也不會不知道光是這樣的想法對於問題一點幫助都沒有。

王育敏說,現在未成年人若是進到18禁的網站,可以依據兒少法第96條,對業者處以新台幣6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罰鍰。但到目前為止應該都還沒有罰過,主管機關應該想出把關機制,要求業者從嚴確認網站瀏覽者的年齡。

網際網路管理的問題本來就是另一門學問,我同時尊重你身為立委有你身為立委的專業和經歷,你提出了這樣的高見,也請你提出確實的執行辦法。「主管機關應該想出把關機制」,你所說的主管機關是?其實我覺得,身為立法委員的你,才應該針對該法條說明,訂出這種奇怪的法條,要嘛你解釋一下要怎麼執行,不然請告訴我「沒錯,這執行上有困難,但是具有象徵性作用」。未成年人進到成人網站就要罰業者,那你不如明訂「我國禁止成立一切有關成人內容的網站」不是比較直接嘛?不然真的有心經營的人,是要怎麼經營?請問哪個網站有辦法判斷目前正在連線的使用者的年齡到底幾歲?


對於內容管制這樣的想法給予絕對的強烈譴責

前面的發言都屬於「你說的並沒有錯,但其實都是廢話」,但接下來這點是確實地「你說的內容很糟糕,我要對於你這樣的發言內容表達絕對的強烈譴責!」

王育敏強調,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46條要求網路平台建立自律,而這是做得最不好的地方,NCC接獲民眾通報後,可要求業者移除資訊,但有些業者不想移除,這時的強制措施是什麼?緩衝期間多久?平台業者自己有沒有責任? 若因業者主機在國外難管制,應要求國內業者切斷連結,讓國內民眾無法連上。

首先,強制措施是什麼?你是立委,問你啊。緩衝期間多久?問你啊。平台業者有沒有責任?有啊,他對他們經營的內容有責任,他對於他們有沒有遵守法律有責任,可是平台業者對於你的小孩要在你上班或睡覺的時候背著你瀏覽他們網站的情色內容,你覺得是平台業者的責任還是你的責任?問你啊。

只要網站的內容不在國內,法律便無法規範這是一個事實,我們必須基於這樣的事實去探討可行的其他方法,而不是「政府公家機關接獲民眾通報後,要求隔壁鄰居不能在自己家門口上貼張貼紙上面寫3P,但鄰居不想移除,就代表政府的強制措施有執行的必要。」首先,他貼紙是貼在他自己家,雖然大家經過都看得到,可是他有張貼的自由,你沒有資格去阻止他。什麼?可是如果他貼的是有危害善良風俗的內容呢?

這就是問題的重點,是否違反善良風俗,誰來認定?

在國外難管制就切斷連結,問題是誰來認定什麼東西該受到到管制?3P 的意思就是 3 Players,「三個玩家」,又沒人說一定是三個人一起做愛,跳棋就不能 3P嗎?你說會讓人聯想到性,我說我看到女生穿低胸也會聯想到性啊,那你主不主張全國只要有兒童會出沒的場所女生都必須整齊服裝?

最後,我用朱學恆先生的話來當結尾:

「這些人約炮用網路你就說要嚴格管制網路,主辦人用電話約砲你要不要管制電話?用信件約砲你要不要管制郵局?用毛筆寫字約砲你要不要管制毛筆?還是他把約炮事件紀錄在紙上你乾脆起訴蔡倫算了好不好呀!呿。(丟筆)」

---

事後冷靜宣言:整篇言論其實寫得頗不正經,因為對於這件事我心理的感覺就是如此。對於王育敏立委本人並沒有什麼意見,也尊重他身為立委的身分與專業,在此強調,本文針對的是他這次的發言,並無延伸至其他不相關之處。

---

相關閱讀暨引用出處:

王育敏籲NCC:罰違失網路平台業者 - 聯合晚報 / 記者舒子榕,台北報導(聯合新聞網,2012.02.29)
女主角小雨未成年 王育敏:網路管理太鬆散 應研究修法 - 記者林思慧,台北報導(NOWnews 今日新聞網,2012.02.29)
管制網路和大腦 - 朱學恆(爽報,2012.03)

2 comments:

  1. 我對這新聞只有一個看法,就是看到有一個到案的當事人說「人太多,所以我沒排到(尬一下小雨)」的那當下,立刻想到是否該請求退費呢?對價關係應該沒成立吧!這是詐欺啊!

    ReplyDelete
  2. 其實我對這整個事件的感想只有:抓真的癡漢都沒這麼認真,台灣政府警察(媒體)關注的點我真的猜不透。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