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2 May 2012

不只是一句好久不見:Liquid Punch 5/19 樹樂集演出心得


01

上週一樣是星期一,像是自從離開校園後搬回新竹家裡後每次得跑到台北的練團一般,除了是演出前最後一次的練團之外,沒什麼其他的不同。這廢話換句話說就是,從一週前那種許久沒演出的緊張和興奮隨著接近演出日愈來愈巨大。

那種演出前的各種想像,在上台、演出中、結束、一直到現在過了兩天,心裡的感觸遠超出想像。在開始盡可能描述之前,先來個簡單來說,我不曉得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說真的一直一直以來,我一直覺得離開校園後還能夠玩樂團,是一種非常求之不得的事情,雖然一路走來許多事情也不是突然爆炸性地發展、而是自己不斷經歷其中,但回想起中學時剛接觸樂器和音樂時莫名的興奮,會覺得自己現在還在練樂器是一件怎麼看都不是錯誤的事情。

02

早上十一點出門,就演出當天下午兩點練團的提早,是為了一同驅車的黃、張兩位同學要先到南勢角捷運站附近的吃好吃的麵店。沒想到為了加個油加上自以為已經提早出門的悠哉,竟然搞到快十二點了車子還在新竹市裡開來開去,到底怎麼開得也太莫名其妙。

當天大台北地區的路況也太糟糕,總之原本預定吃完麵再前往練團室,最後變成外帶到UD,真的停好車走到UD門口只剩下5分鐘可以吃,馬的壓力有夠大。練完團從忠孝敦化開到中山足球場旁的樹樂集更誇張,塞車塞了80分鐘才到,幸好完全無縫地趕上試團時間,心裡只好一直安慰自己至少大家不是拎著各自的裝備搭捷運來的。

途中車上播到回聲樂團〈巴士底之日〉應該是當日大家最有交集的一首歌(因為之前有練過),看來有朝一日 cover 演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03

試完音之後我們走到小七使用了晚餐時間,在將近八點前一團性感眼袋即將開唱之際回到樹樂集。和陸續到場的朋友們聊天,就算是再熟的朋友來看表演心裡還是會很開心的,不好意思我這人的長相實在擠不出什麼令人感到真誠地感動的表情,所以除了一再地謝謝再謝謝,即使都還沒上台。

時間也真是要命快,沒想到分別和不同朋友小聊一下,很快地就輪到我們上台了。沒想到上台前PA放的串場歌曲是大塚愛〈大好きだよ〉,害我一直忍不住跟著哼,歌詞我只會副歌第一句。

04

在試了幾次〈Terrify〉的副歌之後,表演正式開始。要命,第一首歌前奏一下,瞄了台下的觀眾一眼突然整個身體緊張到僵掉,一直到第二首歌才開始緩解。這裡要講個跟演出現場距離稍遠的事情,而且真要說誇張是真的很誇張,也就是,這場演出也是在我擁有自己的樂器(電子鼓)後的第一場演出。雖然是屁話到不行的屁話,但原來不只是練打點板的演出前練習充足的成果真的很他馬的明顯啊!突然覺得自己大學期間沒有存錢買鼓又不按時去租鼓室練習簡直是天殺的王八蛋之外沒話講。

實際上自己很明顯地感受到在台上緊張形成和平時練團的差異,但我還是確實地感受到在演奏過程中融入音樂當中是怎麼一回事。那是一種很微妙的過程,在第一首歌開始不久後,先是意識到自己在台上的環境,然後想著自己平時的練習不至於不足(但也絕對稱不上充足),接著就是將精神集中在樂曲本身的情緒之中。

我認為,上台演出如果還得專注在演奏基本樂理性的正確(不要彈錯音),就代表練習嚴重不足,不過我承認自己還是必須花部分的專注力在這上面。理想上的演出應當是演奏者完全地透過演奏去詮釋樂曲本身的主題和情緒,在表演的過程當中整體來說並不是什麼樂器幫誰伴奏,而是各樂器組合成的樂音為一個整體,而這樣的整體,才是樂團要帶給觀眾的印象。

原來說大話是這麼地難為情。

05

睽違一年十個月再次上台,非常感謝再次前來見證對於 Liquid Punch 另一階段新的開始,這樣的激動包含這之間大家各自經歷的不同事情,對於時間流逝永遠不膩的感嘆,絕對不只是「啊已經不是學生了啊;我已經當完兵了;大家都開始上班工作了;重點是老張下個月要當爸爸了!恭喜!」如此而已。

鼓手我和 Liquid Punch 再次感謝當天前來觀賞表演以及所有支持我們的朋友,我們會以身為一個樂團在日後更加努力!真的好久不見,謝謝大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