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9 June 2012

電話響

由於家裡電話是跟一樓辦公室共用分機,上班時間聽到電話響真的會有煩躁的感覺。外加和雅加達巧妙的一小時時差,外加連家裡電鈴都和電話總機綁在一起,午餐時間真的會很爆炸。外加拜智慧型手機之賜,e-mail 提示聲都變成壓力。

還記得以前還在念書的時候,如果接到正事的電話或郵件心裡總有一種虛榮的成就感,哪知道有天聯絡工具變成不是你要追人進度不然就是被別人追進度,好不歡樂啊!

26 June 2012

iPhone 3GS 差點被 iOS 6 殺死小記

iOS 6 使用小記

這個月中的 WWDC 蘋果發表了 iOS 6,並且開放開發者帳號的 Apple ID 下載 beta 版本,我也因為注音鍵盤更新成電腦的排列方式而向友人呂詢問是否知道哪裡有載點。

這裡就不詳列 iOS 6 到底有那些新功能,因為我真正在意的也只是注音鍵盤的排列方式,我曾經因為這個點打算購買 Android 手機,當然最後 iPhone 3GS 也是撿家人的二手機來用而不是自己買的就是。我覺得比較有趣的點是,除了原本就已經整合進作業系統的 Twitter 之外,iOS 6 也增加了 Facebook 和新浪微博的整合。後者我沒有帳號所以我不確定,但我覺得頗實用的是,Twitter 和 Facebook 在登入之後,可以直接從通知中心的畫面開啟張貼文章的選項。


iPhone 3GS, iOS 6 beta - 通知中心輸入注音一聲會變成選取候選字。

只是在中文輸入的時候發現了 bug,如果從通知中心點選推文的選項,在輸入注音時,空白鍵的「一聲」會變成直接選取第一個候選字。在其他的地方輸入時並沒有發生相同的現象。

另外一個有趣的點是,是可以同步 Facebook 的好友到通訊錄,如果通訊錄裡聯絡人信箱正好是對方的 Facebook 帳號,那麼帳號或直接做整合。但如果聯絡人的資料你只存手機,在同步之後會變成手機一筆資料、Facebook 一筆資料,然後沒有合併聯絡人資料的選項,於是我覺得太麻煩了就把這個同步功能關掉。不曉得跟這個操作過程有沒有直接關係,我並沒有去證實,但過幾天我發現我的通訊錄裡有些人的資料不見,我猜應該是自動整合的資料被當成單純 Facebook 的聯絡人資料隨著同步選項關掉也被移除了。


機身過熱導致電量被瞬間秒殺

平常我只要看到手機電量低於 60% 左右就會充電,所以除非是出門時間較長,不然平時不太會見到電池紅血(低於 20%)的情況,因此它第一次發作的時候,我看著只剩下 10% 左右的電量,想說可能就只是我忘記充電了。

後來出現第二次、第三次,確定是手機的問題了,當時有稍微留意在看到手機紅血前一次看手機電量起碼在 60% 以上,也同時注意到手機很熱。由於實在是懶得安裝回 iOS 5 所以開始注意到底是什麼導致機身過熱。觀察了幾次發現過熱時通常是鎖定螢幕的通知訊息跳很多的時候(通常是 Facebook 和 Facebook Messenger),於是把通知選項全關了。

本來以為就此可以順利地一直使用 iOS 6,沒想到在昨天睡醒時發現鬧鐘沒響,手機拿來一看已經關機了。接上充電確認開機之後,先去盥洗,過十來分鐘回來看手機差點被嚇傻了,因為還是斷電了,本來以為電池已經走到充不進電的程度。


備份真的很重要

由於我之前完全沒有自行刷機的經驗,iTunes 又判斷 iOS 6 是最新版本,於是好不容易上網找到官方的 iOS 5.1 載點,然後還是無法安裝,這才知道即便不是越獄的作業系統,iTunes 是不容許透過簡單操作來 downgrade 作業系統的。

最後終於找到教學文章說是要進入 GPU / Recovery Mode(我不確定我到底進到的是哪個),再重置就可以順利安裝了。由於當時處於一種「天啊我手機壞了欸別鬧了!」的焦慮狀態,所以在按下重置時也完全沒想到備份不備份的問題。

還好,我在 iTunes 和 iCloud 都有備份,只是在手機上要登入 iCloud 的時候有遇到小小的鬼打牆。透過手機操作,手機會顯示叫你去收信,可是問題是手機那邊根本沒有發送驗證信的選項,在上網查過之後,才知道原來要從蘋果官網登入 Apple ID 去發驗證信驗證信箱,馬的那手機叫我收信幹嘛啊?應該是叫我去開電腦上蘋果的網站啊。

備份真的很重要 PART 2 之有在玩 Diablo 3 的朋友,驗證器的回復驗證碼一定要抄啊!要不然哪天手機有意外下次要前往新崔斯特姆的通行證就得去找客服領取了,詳細心路歷程大家可以去詢問曾經無聊去點選回復結果被鎖帳號的 Liquid Punch 貝斯手楊正淩。


意外的 Gmail app 終於有通知功能了

之前使用 Gmail 的時候一直很疑惑,明明通知中心的選項都開了,可是每次收到信的時候,只有音效和 app 圖示上的數字,沒有通知對話視窗也沒有顯是在通知中心,只是我也懶得查證想說反正是這樣就這樣,只是每次收到信然後就要去 load app 然後開起來時是廣告信會很幹。畢竟 iPhone 3GS 不管 load 什麼 app 都沒有太迅速的表現。

雖然是本來就該有的功能,但今天還是因為可以在通知中心看到到底是誰寄信來的而感到「挖嗚~有新功能欸」那般地小開心。嗯,就只是小而已,畢竟收到 e-mail 通常都是公事,通常不是什麼壞事,只是鳥事的頻率不低就是了尤其最近,嗯哼。

令人頭痛的好夢

還沒好好寫一篇上週三在 THE WALL 的演出心得和感謝文,有不想話想說,但如果要簡單帶過,就是爽快。下台之後回想在台上的感受,隨之而來其實都是更多的在舞台之外的事情。現在這個當下的情緒是在另一個地方,到底拿上週演出的事情當開頭到底是交代的意味,還是什麼。

我在演出的隔天才回家,當晚夢見某人讓我想起一些事情。除了最近花了些時間玩 D3,似乎已經好一陣子睡前趕著把待辦事項清單上的事情趕著弄完,隔天總是睡不足七小時的睏意下開始想今天有哪些事情必須完成。其實我的生活還不算緊湊,大多是自己規劃自己想做那些事,只是突然也這麼回想自己似乎也因此好一陣子沒有什麼都不想地「好好地睡個覺吧」這般地去睡覺。當然這一切只是試著用文字去推敲或許是因為這樣才會夢到什麼。

那個早上我睡醒,是一種心情好到爆炸的狀態,稍微回想一下,原來是因為剛才夢到我和某人閒聊了一下,如此而已。接著襲來的是,所以呢?這樣也太莫名其妙了吧,就我在意識清醒的情況下的思考,那樣心情好的程度跟我現在所想像的情況根本完全沒有關聯性。

寫不下去了,想到頭有點痛。

17 June 2012

看表演之餘


補記昨天(06.15)流水帳。一切始於預計十點左右到台北結果十一點還在電腦前面趕東西,雖然沒耽誤到和誰約的時間,卻因為計畫被打亂而出門得很倉促。也就是因為這個倉促,在到了高鐵站時發現自己忘了帶 iPod shuffle 瞬間極度焦慮,心裡不斷吶喊著「怎麼辦?怎麼辦?」,就算當下也會覺得雖然也沒那麼嚴重,但這樣想對於降低焦慮感一點幫助都沒有。

到台北之後的第一個目的地是公館,近期去台北大多是為了到忠孝敦化的 UD 練團,因此很習慣從高鐵閘門走出後往板南線月台移動,而那天我到了月台要確認列車方向時才發現自己走錯月台。七年前剛上大學時,那曾經是回住處的路線啊,今非昔比呀。

下午兩點半到了 The Wall 門口,結果下午三點才開始營業,在下雨前極度地悶熱,不願待在原地空等半個小時,於是走去誠品,果然和想的一樣,光是單趟徒步從基隆路口到新生南路口就花上十五分鐘。為了消磨三十分鐘通常花費的不只是你單純想消磨掉的時間,這種事情其實日常生活常常發生,不過我也覺得自己想到這種東西說是無聊還真的很無聊。

走下 The Wall 樓梯時,想到再過幾天就要在此演出的感覺很妙,即使拋開那些客觀上的描述性意義,至少就第一次而言也就夠新鮮了。買好預售票之後,非常方便地過個斑馬線在汀洲路就有郵局可以寄出。原本預計下午三點結束論文 meeting 的范似乎卡關,於是先前去板橋功學社找先泰買鼓棒。四月初訂的 Vic Firth X5A,等了好久終於到了!手上那雙 X5A,棒身早已被耗損地兩隻重量差異很明顯。而一次買八雙鼓棒的感覺也是前所未有的體驗,但真要說奇妙也沒有,只是一次花將近兩千元買鼓棒非常有感。

買完鼓棒和好不容易 meeting 結束並且先回家因為騎車淋濕換衣服的范會合後,我們從府中站前往昆陽站,感謝幫借且冒雨送來 DV 的小契,接著再到忠孝敦化吃感謝洪筱喬幫忙先佔位的 NY Bagels。由於跑來跑去一整天,想悠哉吃個晚餐,看著時間似乎感不上晚上八點開唱的樂團,心想反正預定看的團-失物招領是九點才開唱,於是還在餐廳喇賽了一會。

殊不知回家後上海洋官網想找小舞台名單(結果沒找到)意外發現八點開唱的團是海洋大賞十強之一啊!不過真要說後悔也這麼後悔。

好久不見信達,他退伍之後第一次見面,那種台上鼓手是曾經和自己不知道一起行進打小鼓幾次的感覺很妙,不過下台之後聊天時我心中無比尷尬。因為那是一種到底是熟還不熟啊,感覺不去扯今天自己多坎還是那個誰有多扯就不知道該找什麼話題是熟悉的啊哈哈哈哈哈,所以其實退伍之後大家又是重新開始另一面的認識吧我想。

---

當天賀蘭小劇場兩枚:

Act 1

地點:板橋功學社
情境:我和先泰在樂器行的鼓棒區前,正好一人一個打點棒在試鼓棒。

先泰:對點啊?
我:(什麼都沒說,也沒開鼓,行進鼓直接接輪鼓)

然後 3 號行進鼓就出現了,只是正在上班中的先泰第一行剛打完就被中斷了

Act 2

地點:樹樂集舞台
情境:失物招領樂團表演結束,信達正在收鈸。

我:報告學長,一兵收就好。
信達:(認真樣)喔好!還不快點過來!(大笑)沒啦!開玩笑的,我自己收就好哈哈!

不過看他整套鈸都是自己的也太坎,還是過去收,信達也太客氣了還堅持自己收,不是啊看著你收那麼慢(欸?),不是啦,是讓你收快點啊哈哈。

---


失物招領 @樹樂集,2012.06.15。

最後,推薦一首當天聽到的,失物招領我最喜歡的歌:〈放不放〉。

16 June 2012

律己

今天很意外地忘了帶 iPod,那種焦慮感實在是無法形容。早上十一點左右出門,過了凌晨才回到家,暫且不提去了哪裡,光是這樣的時間長度就頗累人。

我覺得生活中大多的事情都很單純,只是全部堆疊在一起會有混亂的錯覺。怎麼說呢,不管是哪種事情,人是有情緒的,當眼前的事情和當時的情緒不大吻合,就不會是什麼太好玩的事情。不過外在無法控制的部分暫且不論,自己所能控制的作為方面,是否有去確實地掌握才是重要的。

最近很流行的魔鬼就在細節裡(雖然我對於這句話本身可以這麼流行感到很詫異,畢竟魔鬼所借代之義之餘原文語感就我的理解上有微妙的差異),大概就是一種成功是由小地方累積而成的說法。不過,反之過於在意細節反而大局無法兼顧。團體或是大方向,通常會與個人的利益或意願有所差異,偏偏這是除了軍隊之外都避之不談而搞得大家應是要兜沒意義的圈子。

紀律很重要,可是大概除了軍隊以外的地方沒能如此徹地執行,這大概可從服裝去作比較。你很難想像除了軍隊之外,服裝可以在各地要求地如此一致,甚至於個人必須為此付出之於個人沒什麼意義的代價(我是說一天花了以常人標準判斷過於誇張的時間來整理服儀),但我們理所當然地認為那是軍人的基本。反觀近年逐漸放寬的中學服儀標準,卻被部分人視為沒有意義,甚至違反人權?

絕對的紀律伴隨而來的是絕對的僵化,只是有的時候你往紀律的反方向走,是走向靈活還是散漫似乎也是一種人權自由。我只是有的時候在想,把自己同時視為一個團體作為標準的時候,確實犧牲自己部份的散漫去達到自己部份的要求,並不如預期地困難,僅此。

3 June 2012

投稿見報小記


聯合報,民意論壇版,A15(2012.06.03)

自己本是樂於發表意見之流,欲試圖投稿報紙亦非幾日之事,終於在昨日下午首度踏出了這一步。聯合報週五(06.01)於民意論壇特別載明針對國道計程收費新制邀稿,恰巧自己有些想法便決定寫下。動手之際馬上感到困難重重,報紙的書寫性質和自己平日習慣完全迥異,週五傍晚嘗試開頭約一個小時來回刪減卻毫無進展,因當日傍晚前往巨城逛街而暫時擱置。

直到隔日週六下午決定一鼓作氣寫完,原稿約七百字餘,寫定到自己修改,前後也花了近三小時,實在是生疏到不行。傍晚便接到聯合報來電確認是否一稿一投,由於沒有投書報紙經驗因此也不曉得這是確認刊載的流程,直到今早看見自己的文章出現在報紙上,實在是高興、高興、再高興。

徵稿內容註明投稿者須載明資訊包括職業,我曾考慮過使用自由業,但最終決定寫上「獨立樂團鼓手」六字。我深知這確實是突兀之舉,但無論別人怎麼解讀,我想如同其字面及其至於職業欄位之意義,應該就是自己最由衷的動機。

民意論壇版面本是提供讀者意見表達之處,投稿內容見報一事實在不足掛齒,即使如此,還是特書此篇網誌和大家分享我的喜悅。明日將自己針對原稿和被修飾過的刊登內容作仔細對照作為檢討,也懇請大家不吝給予指教和批評,謝謝。

---

投稿內容電子版連結〈國道計程收費/免費里程 國道塞爆〉,聯合報╱吳宇豪/獨立樂團鼓手(新竹市),2012.06.03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