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6 June 2012

律己

今天很意外地忘了帶 iPod,那種焦慮感實在是無法形容。早上十一點左右出門,過了凌晨才回到家,暫且不提去了哪裡,光是這樣的時間長度就頗累人。

我覺得生活中大多的事情都很單純,只是全部堆疊在一起會有混亂的錯覺。怎麼說呢,不管是哪種事情,人是有情緒的,當眼前的事情和當時的情緒不大吻合,就不會是什麼太好玩的事情。不過外在無法控制的部分暫且不論,自己所能控制的作為方面,是否有去確實地掌握才是重要的。

最近很流行的魔鬼就在細節裡(雖然我對於這句話本身可以這麼流行感到很詫異,畢竟魔鬼所借代之義之餘原文語感就我的理解上有微妙的差異),大概就是一種成功是由小地方累積而成的說法。不過,反之過於在意細節反而大局無法兼顧。團體或是大方向,通常會與個人的利益或意願有所差異,偏偏這是除了軍隊之外都避之不談而搞得大家應是要兜沒意義的圈子。

紀律很重要,可是大概除了軍隊以外的地方沒能如此徹地執行,這大概可從服裝去作比較。你很難想像除了軍隊之外,服裝可以在各地要求地如此一致,甚至於個人必須為此付出之於個人沒什麼意義的代價(我是說一天花了以常人標準判斷過於誇張的時間來整理服儀),但我們理所當然地認為那是軍人的基本。反觀近年逐漸放寬的中學服儀標準,卻被部分人視為沒有意義,甚至違反人權?

絕對的紀律伴隨而來的是絕對的僵化,只是有的時候你往紀律的反方向走,是走向靈活還是散漫似乎也是一種人權自由。我只是有的時候在想,把自己同時視為一個團體作為標準的時候,確實犧牲自己部份的散漫去達到自己部份的要求,並不如預期地困難,僅此。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