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6 June 2012

令人頭痛的好夢

還沒好好寫一篇上週三在 THE WALL 的演出心得和感謝文,有不想話想說,但如果要簡單帶過,就是爽快。下台之後回想在台上的感受,隨之而來其實都是更多的在舞台之外的事情。現在這個當下的情緒是在另一個地方,到底拿上週演出的事情當開頭到底是交代的意味,還是什麼。

我在演出的隔天才回家,當晚夢見某人讓我想起一些事情。除了最近花了些時間玩 D3,似乎已經好一陣子睡前趕著把待辦事項清單上的事情趕著弄完,隔天總是睡不足七小時的睏意下開始想今天有哪些事情必須完成。其實我的生活還不算緊湊,大多是自己規劃自己想做那些事,只是突然也這麼回想自己似乎也因此好一陣子沒有什麼都不想地「好好地睡個覺吧」這般地去睡覺。當然這一切只是試著用文字去推敲或許是因為這樣才會夢到什麼。

那個早上我睡醒,是一種心情好到爆炸的狀態,稍微回想一下,原來是因為剛才夢到我和某人閒聊了一下,如此而已。接著襲來的是,所以呢?這樣也太莫名其妙了吧,就我在意識清醒的情況下的思考,那樣心情好的程度跟我現在所想像的情況根本完全沒有關聯性。

寫不下去了,想到頭有點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