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2 August 2012

其實憤怒可以更具有想像力

01

今天收到中華電信的簡訊通知:「您的行動上網用量已達約 7.1 MB(後略)」,不曉得這個通知的意義在哪,我的資費方案流量是 500 MB,收到簡訊的當下還傻眼了一下該不會是我記錯了其實是 10 MB?不過依照我的使用習慣,我真的要認真考慮去改成 mPro 150 / 月流量 60 MB。

各位合約年限已過的朋友,建議觀察一下自己的流量,取消吃到飽每個月可以省下幾百元啊。

02

今天某國小某老師打電話來,因為印刷品有問題,我留了她的名字並且重複確認回撥顯示的電話號碼就可以找到她沒錯吧。於是,在我回撥過去時,發現她沒留分機號碼給我,然後轉總機始終沒人接,我回撥三次都等到總機語音「請稍待」直到斷線,不要怪我沒回電。

我還上去該校網站想看看上面有沒有分機號碼,沒分機就算了,網站醜到一個爆炸不說,其他也就沒什麼好說了。

03

我昨天(20日)本來還一直有記得某件事情,但最後在想到的時候已經是21日的凌晨了。我知道沒什麼意義,可是連對自己的交代都忘記感覺十分糟糕。

04

我覺得我最近想像力變很差。之於現在的對照組,我倒沒有特定去想臨界點確切該以何處作為劃分,就隨意地假設在五年前好了。我覺得自己那個時候,遠比現在來得有想像力多了,那時候很愛想,覺得付諸實現總是不那麼急迫。一旦心中抱有不急迫,通常都不會確切地執行出個什麼成果,但也正因為不需要分心在執行層面的部分,就可以很專注在想像力的部分。

相對地,現在的自己比起那時在心態上穩定許多,我說的不是什麼踏實不踏實的東西,而是強調那種看待自己以及週邊人事物的態度穩定許多,因此不管大小事情在執行的當下,都有相對多地專注力。

我沒有試圖去說明究竟這兩者之間有什麼必然因果的消長影響,而只是確實地感覺到(或是也只能說是我是以此理解)將自己推向擁有更穩定的專注力同時,是以自己的想像力換來的。又或者更簡單來說,不一定我只是刻意地把倦怠感這回事換成其他解釋的方式,畢竟我一點都不想成為容易倦怠的那種人。

05

要知道自己想成為哪種人很難,不知道卻硬裝作知道很簡單,那只會讓你成為白目而不自知,如果先求簡單,先知道自己不想成為哪種人確實容易上手許多。只是試圖不要成為自己想成為的那種人,並不會幫助你更接近、甚至一點都無法幫助自己理解自己到底想成為的那種人是哪種人。

「我想成為我想成為的那種人。」(李宇哲,2009)

06

說真的,我不是不容易憤怒,我只是覺得憤怒的表達方式有很多種,只是不理解為何不少人寧可選擇十歲以下孩童都會的那種。或換句話說,為什麼要搞得自己跟十歲以下孩童一個樣,到底該不該表達出憤怒都無法辨別與克制。

「喔!我為我的失態道歉。」這樣的一句話改變不了任何已造成在他人心中無禮(更甚者是不講理)的印象,或是說之前的掩飾已前功盡棄。套一句前一篇文的標題,你沒差我沒差。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