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6 December 2012

世新資傳,加油好嗎?

上個星期六到台北華山 1914 文創園區(這名字也真是歡樂...)看母系世新大學資訊傳播學系今年大四,也就是 98 級(級數為入學學年度)的畢業成果展。本來想說當天看完就算了,直到剛才把那天會場收到的文宣品拿出來整理,一整個真的是越看越堵爛。

不囉嗦,就從上圖文宣品開始說起。請問畢展主題到底是「工具箱」還是「彩虹村的水晶球」?雖說請問,不過我覺得根本沒有任何辯駁的空間,因為兩份文宣的標題皆有「世新大學資訊傳播學系98級畢業成果展」,所以不管背後理由為何都沒用,雙主題到底哪招?


世新大學資訊傳播學系 98 級畢業成果展文宣品。

圖案的內容搞得跟園遊會等級差不多(我的意思是說對於規模相對較為不嚴謹的比擬,沒有貶低園遊會的意思)就算了,我也就不計較那本白色的展覽手冊封面設計得跟封底一樣,害我從展場到剛才明明就是拿著封面那面還要先翻到背後確認那真的不是封底。你們要用簡單的動物圖案來裝可愛我沒什麼意見,但是也拜託認真看一下那幾隻動物的樣子,這樣水準的畫工拿來當成畢展文宣品真的好嗎?我真的也不想問這到底是用什麼繪圖軟體畫出來的,不是我自豪,我對自己的畫圖能力其實也沒什麼自信,但誰可以解釋一下彩虹的黑邊一整個鋸齒到那種程度,是你們全班沒有半個人在大一到大三的任何一堂課學過怎麼設定解析度嗎?


世新大學資訊傳播學系 98 級畢業成果展文宣品(局部近照)。

這份白色的手冊,實際尺寸大約 21 x 9.5 cm,才這樣的大小要搞到圖檔解析度不夠也真是不容易。根據我那沒什麼想像力的想像,除了畫圖的人在開檔案的時候使用 Photoshop 預設的 72 dpi 之外,我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樣的操作過程可以印刷出這種悲劇。但是即便如此,圖作好都不打樣的嗎?系上 LAB 印表機印出來先看看都懶嗎?還是打樣已經看到了,「沒關係,重畫好麻煩~」。承上,要嘛大家裝可愛都沒發現覺得印出來的成品好漂亮,要嘛打樣的時候有發現可是唉呦自己的專題都還沒作完誰理它啊,請問這兩者哪個態度比較差你們開心選哪個我都無所謂。

根據去年去看 97 級畢展的經驗,其實說到底看畢展多少也是找以前同系的朋友大家碰個面藉機小聚,我真的也不會很在意你們的系統到底有沒有後台或只是弄個靜態網站,就算真的要打混作個靜態網站交差,拜託把版面美工作精緻一點,至少不要弄那種連外行人一看都很簡陋的東西啊,這是校外展欸。我雖然也想不起來到底去年 97 級畢展有什麼令我印象深刻的地方,但是至少不像今年從一走進會場就開始彷彿裝上「堵爛值自動上升」的印一般,離開會場前要一直克制自己不要無雙放下去,反正不關自己的事認真魔人留給別人當就好。

可是既然這篇文章都寫了,就順便列舉以下幾點就好。首先,走進會場最先會經過入口處的招待桌,坐在位置上的人不但沒起身,也不打招,中途幾度經過時那個位子還是空的。我怎麼印象招待桌這種東西我們當時還有排哨表?只差那時還沒當過兵沒聽過安官桌這名詞。再來,進到會場,一樣沒人會主動前來招待,你們班的畢展主題是「現代社會關係的疏離」不成?不招待就算了,還有人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覺,你如果桌子是放在攤位後方就算了,畢竟展覽真的會累,可是你趴在展示系統的電腦螢幕後面的空間睡覺是怎樣?一張桌子上還同時睡兩個人,你他馬的我們都坐下來開始看了還繼續睡,同攤位開始說明的同學你是不會叫他們起來,還是你也覺得無所謂?

最後,謝謝各位學弟妹精心拉贊助的小贈品,贈品也真是琳瑯滿目、莫名其妙,不過收到麥當勞快樂兒童餐的皮卡丘其實我還滿喜歡的,只是說到底抽獎換明星海報到底是怎樣?如果印刷精良一點,畢展本身的文宣品還比較有收藏價值。不過到頭來,如果有 98 級的學弟妹看到這篇文章,我很歡迎你在本文下方留言回應賜教貴班畢展到底有什麼部分,比起麥當勞快樂兒童餐的皮卡丘能夠令人感到用心且精緻?

---


後記(同文章發表日 14:35):原文內容所描述為校外展場次,在筆者將原文連結張貼至個人 Facebook 頁面後,筆者友人同時也為在學時系上小兩屆學弟陳奕辰先生提供其與友人,目前為世新大學新聞系一年級學生,手機軟體 LINE 之對話內容截圖。其發言內容為針對校內展場次,由於筆者並無親身到訪該場次,因此不多作評論,僅此供為大家參考用。

21 December 2012

冬天和晚霞

01

欸!為什麼 YouTube 搜尋不到吳宗憲的〈家常便飯〉?NONO 的 rap 很酷啊!

02

我在學生時期沒有閱報習慣,服役的時候若有閱報的空檔我寧可跑到吸菸區,感覺可以前往吸菸區的時候不去是一件很虧的事情,即使沒有想抽菸的時候也是。忘了什麼時候開始,我每天去買早餐經過便利商店,報紙一定是買兩份,通常是蘋果日報搭配聯合或自由。在閱讀一陣子過後,我對聯合和自由的印象有反轉,不過是怎麼個轉法就省略了。

03

高中以前有八成的生涯時光我是個胖子(當然現在也是),冬天不怎麼怕冷,通常都會覺得多穿衣服是麻煩的事情,因此時常大意而冷到感冒。但至少,天起冷曾經不怎麼困擾我。上大學之後,由於飲食習慣改變,當然我不知道這有沒有直接關係,但回想起來是這麼一回事,我後來變得很怕冷,寧可連睡覺都穿著外套。那時候怕冷到,曾經在 2006 年夏天去德國,每天都要穿兩件長袖加外套出門,搞得德國表弟好像以為我在歐洲的兩個星期是不是一直在感冒。

直到 2010 年的冬天,我到龍潭的陸軍司令部服役,顛覆了以往我「中華民國非高山地區再怎麼寒冷也會有個限度吧?」的刻板印象,鐵齒不聽學長要準備衛生褲的我,在民國百年元旦的凌晨三點發抖了兩個小時站完我生平的第一班正式衛兵哨。衛生衣兩件、羊毛背心、軍便外套內裡、體育服外套、迷彩服兩件、迷彩外套外加衛兵專用防寒大衣,褲子只有一件就是沒用!我還記得安官問我「你的S腰帶不會太緊嗎?」,雖然我忘了那班安官是誰(那時候根本誰是誰都還沒記起來啊XD)。

今年是退伍後的第二個冬天,根據上一個完整的冬天經驗,基本上受過龍潭的洗禮,新竹市的冬天真的沒什麼大不了,就算真的冷鋒報到的時候,你也不會真的站在室外兩個小時啊!

04

今日 16:55 從金邊返台的班機,由於平時家父是華航的常客,今日難得搭乘長榮因此我也難得有機會前往很不熟的二航廈。由於從我家開車出門到國道三號寶山交流道路上,唯一在右側方便靠邊停的寶山路上的全家,門前卡滿了臨停車外加物流貨車,想說為了一小瓶飲料特別繞路也很白癡,所以想說好吧剛才出門的「順便去買個飲料喝」的心情就留到機場再買。停好車之後,我本來只是期待找個投幣販賣機,沒想到順著動線走啊走,竟然有小七啊!雖然不是大不了的事情,可是預期找個販賣機卻找到便利商店的感覺還真是不錯,雖然我八十分討厭「小確幸」這個詞兒(不過我是喜歡村上春樹這個作家的),但大概就是那種感覺吧,就是微小而確切,但不能算是幸福吧?


桃園機場二航廈停車場,用手機所拍攝的晚霞。

去機場在國道二號的路上,天空的晚霞顏色非常漂亮,上方天空的藍色,逆著彩虹顏色漸層到夕陽的紅,我還在心裡確認「不是單純藍色漸層到紅色喔,是光譜那樣的漸層喔」,心想夕陽這樣的位置和亮度應該只能維持幾分鐘的時間,不過即使近黃昏我還是非常理性地決定不要在時速過百的情況下拿出手機拍照。後來在二航廈停車場拍的照片雖沒幾分鐘前那般令人驚嘆,但也算是捕捉到迷人色彩的尾聲了。


桃園機場二航廈的小七,路人應該很疑惑我在拍什麼東西... XD

05

網誌的自我介紹部分(上方選單點選「ABOUT」的那頁)從今年 5 月刪掉打算重寫後,似乎有一陣子忘了這回事,直到想起之後,倒也想過幾次要怎麼個寫法,卻往往開始想到別的地方去。更確切地說,本來只是想著「網誌上自我介紹要寫些什麼」,然後就不斷地往「關於自己的其他那些什麼」想過去,就這樣沒完沒了。雖然我認為我的情況不至於算是「失眠」,因為某種程度我只要想著「好吧,不要想事情了」就可以睡著,不過通常也能就這樣想些有的沒有的事情,一直到天亮還沒睡著都有可能,不過大多時候是睡著前最後看時鐘的時間是三點。

關於自己拿來想的部分,最簡單的分類,就是「過去」、「現在」和「未來」,根據經驗我好像對「過去」作回憶的興趣遠超過對「未來」的想像;換個方式說,每次想到「未來」的時候,我總會跳回想清楚「現在」要幹嘛就好,後面會怎樣我好像不會太在意,不是說不在意,而是說我覺得應該要在意現在重要得多。

「現在」的日文是「今」,好,大家晚安。XD

17 December 2012

不是在開玩笑的禮物


包裝完成的外觀。

上圖是剛才包裝好的禮物,由於體積不小(大約 45x25x35 cm),兩張包裝紙分別從上下包裝才完成。上星期三去機場接回國的父親,看他手上提了一個縫紉機的紙箱,我還向他確認裡面真的是縫紉機嗎?心想也有可能是拿紙箱來裝別的物品。

「喔對啊!裡面就是縫紉機啊,它的包裝就是這樣。」
「幹嘛拎一台機器回來啊?不會很重嗎?」
「不會啊,很輕啊,你拿拿看。這是XX公司(不是要馬賽克,是我忘了XD)要辦週年慶活動,贊助他們的抽獎禮物。」
「喔~」我當下也沒想太多,反正家裡公司代理這個品牌,贊助自己的商品也沒什麼奇怪的。


JUKI HZL-27Z 縫紉機外盒。

「你記得去買包裝紙,包好看一點,包好之後再寄去他們公司。」

我一直覺得這件事情本身有一種「好像就應該是這樣」但是「又好像哪裡怪怪的」,到底抽到這個獎品的人在拆開包裝之前會有什麼期待呢?我看著那個已經包裝好的外觀,試著想像,如果我抽到這個獎品,大概會期待裡面是印表機,或者可能是烤箱之類的內容吧。

剛才去文具行的時候沒想太多,只是想趕快撿起兩捲外觀一樣的包裝紙就好,可是現在覺得,好像不應該選這種紅色亮面的包裝紙啊。我想這多少會有讓中獎人更往縫紉機反方向的期待拉過去。只是話說回來,到底有什麼包裝紙是適合拿來包裝縫紉機作為禮物的呢?或是說,到底縫紉機作為禮物本身就不是一件太常見的事情(當然也不至於沒有)。

其實我只是想說,不管什麼情況下,就算縫紉機作為禮物,拿亮紅色的紙來包裝,怎麼看都像是在開玩笑啊!

欸對!有沒有人要買縫紉機?家用、工業用都有喔~ 不是在開玩笑喔~

5 December 2012

李教授家同先生您最謙虛

這兩天台灣因為陳為廷同學的關係,展開了全面的新生活運動,從媒體到社會大眾重視禮貌的程度,甚至令人感到超過就事論事的標準之上。昨天(12月4日)聯合報的頭版足以說明,以該報的立場,他們認為禮貌是比陳同學發言內容還重要的事情。

這片鋪天蓋地而來說禮貌到底有多重要的言論真的噁心,而今天我在這片噁心當中,找到一突出之處,即便處在眾噁心物之中仍難掩其鋒芒,那就是以下這篇報導:「學生嗆教長 李家同:像在搞文革」(林志成/台北報導,中時電子報,2012年12月5日)。

首先,李教授拿學生的行為類比文革,我想真的是太抬舉陳同學了,關於這樣類比的趣(ㄏㄨㄤ)味(ㄇㄧㄡˋ),大家可以參考彭明輝教授〈陳為廷錯在哪裡?〉一文。

再者,李教授舉例說如果陳同學敢罵黑道,才會真的敬佩他。這裡舉黑道為例,用意何在?一件事情的合理性與否拿來對比你是否「敢」對黑道作出相同行為,根本狗屁倒灶。假設你今天排隊買麥當勞,有人插隊,結果有另外一路人出面阻止插隊的人,難道這個時候你會跟他說,「這位同學,如果黑道插隊你也敢阻止他,我才會真的佩服你。」如果以我舉的例子來對比,當大家都在討論「阻止插隊」的方式是否有禮貌的時候,突然舉如果對象換為黑道,到底是哪招?根據報導,李教授所說的「陳同學如果敢在街上罵黑道,那我真的佩服他。」,和學生對著執行公共政策的公部門首長「開罵」之間,到底是有什麼關聯性?

最後,李教授勸陳同學要謙虛,真的是讓我感到噁心至極。同篇報導裡,李教授表示「如因意見不同,我就去罵教育部長,那他也可以罵我啊,這樣下去不得了。」,光是這句話就完全看不出李教授是位謙虛的人,「那他也可以罵我啊」,這句話間接突顯了一種「就算你罵了教育部長,你仍然不能罵我」的心態。好,就算我前一句挑語病腦補過頭,回到字面上,到底有誰說過不能罵你了?

我大學就讀的科系將資訊科技如電腦、網際網路等所造成的社會現象視為重要的研究領域,當然要以怎樣的觀感去看待什麼事物是每個人的自由,且讓我們來看看去年(2011年)一月期間,李教授一連串的發言是有多麼謙虛地發表他對於該領域的看法:〈李家同:上社群網 十分鐘就夠〉、〈李家同:網路文章太簡單… 不如讀法官判決文〉(如欲觀看更多相關文章,可善加利用原文文末之「延伸閱讀」連結)。

李教授家同先生,從您口中說出「要保持謙虛,能平心靜氣的將自己意見表達出來」,您知道真的很噁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