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5 December 2012

李教授家同先生您最謙虛

這兩天台灣因為陳為廷同學的關係,展開了全面的新生活運動,從媒體到社會大眾重視禮貌的程度,甚至令人感到超過就事論事的標準之上。昨天(12月4日)聯合報的頭版足以說明,以該報的立場,他們認為禮貌是比陳同學發言內容還重要的事情。

這片鋪天蓋地而來說禮貌到底有多重要的言論真的噁心,而今天我在這片噁心當中,找到一突出之處,即便處在眾噁心物之中仍難掩其鋒芒,那就是以下這篇報導:「學生嗆教長 李家同:像在搞文革」(林志成/台北報導,中時電子報,2012年12月5日)。

首先,李教授拿學生的行為類比文革,我想真的是太抬舉陳同學了,關於這樣類比的趣(ㄏㄨㄤ)味(ㄇㄧㄡˋ),大家可以參考彭明輝教授〈陳為廷錯在哪裡?〉一文。

再者,李教授舉例說如果陳同學敢罵黑道,才會真的敬佩他。這裡舉黑道為例,用意何在?一件事情的合理性與否拿來對比你是否「敢」對黑道作出相同行為,根本狗屁倒灶。假設你今天排隊買麥當勞,有人插隊,結果有另外一路人出面阻止插隊的人,難道這個時候你會跟他說,「這位同學,如果黑道插隊你也敢阻止他,我才會真的佩服你。」如果以我舉的例子來對比,當大家都在討論「阻止插隊」的方式是否有禮貌的時候,突然舉如果對象換為黑道,到底是哪招?根據報導,李教授所說的「陳同學如果敢在街上罵黑道,那我真的佩服他。」,和學生對著執行公共政策的公部門首長「開罵」之間,到底是有什麼關聯性?

最後,李教授勸陳同學要謙虛,真的是讓我感到噁心至極。同篇報導裡,李教授表示「如因意見不同,我就去罵教育部長,那他也可以罵我啊,這樣下去不得了。」,光是這句話就完全看不出李教授是位謙虛的人,「那他也可以罵我啊」,這句話間接突顯了一種「就算你罵了教育部長,你仍然不能罵我」的心態。好,就算我前一句挑語病腦補過頭,回到字面上,到底有誰說過不能罵你了?

我大學就讀的科系將資訊科技如電腦、網際網路等所造成的社會現象視為重要的研究領域,當然要以怎樣的觀感去看待什麼事物是每個人的自由,且讓我們來看看去年(2011年)一月期間,李教授一連串的發言是有多麼謙虛地發表他對於該領域的看法:〈李家同:上社群網 十分鐘就夠〉、〈李家同:網路文章太簡單… 不如讀法官判決文〉(如欲觀看更多相關文章,可善加利用原文文末之「延伸閱讀」連結)。

李教授家同先生,從您口中說出「要保持謙虛,能平心靜氣的將自己意見表達出來」,您知道真的很噁心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