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1 December 2012

冬天和晚霞

01

欸!為什麼 YouTube 搜尋不到吳宗憲的〈家常便飯〉?NONO 的 rap 很酷啊!

02

我在學生時期沒有閱報習慣,服役的時候若有閱報的空檔我寧可跑到吸菸區,感覺可以前往吸菸區的時候不去是一件很虧的事情,即使沒有想抽菸的時候也是。忘了什麼時候開始,我每天去買早餐經過便利商店,報紙一定是買兩份,通常是蘋果日報搭配聯合或自由。在閱讀一陣子過後,我對聯合和自由的印象有反轉,不過是怎麼個轉法就省略了。

03

高中以前有八成的生涯時光我是個胖子(當然現在也是),冬天不怎麼怕冷,通常都會覺得多穿衣服是麻煩的事情,因此時常大意而冷到感冒。但至少,天起冷曾經不怎麼困擾我。上大學之後,由於飲食習慣改變,當然我不知道這有沒有直接關係,但回想起來是這麼一回事,我後來變得很怕冷,寧可連睡覺都穿著外套。那時候怕冷到,曾經在 2006 年夏天去德國,每天都要穿兩件長袖加外套出門,搞得德國表弟好像以為我在歐洲的兩個星期是不是一直在感冒。

直到 2010 年的冬天,我到龍潭的陸軍司令部服役,顛覆了以往我「中華民國非高山地區再怎麼寒冷也會有個限度吧?」的刻板印象,鐵齒不聽學長要準備衛生褲的我,在民國百年元旦的凌晨三點發抖了兩個小時站完我生平的第一班正式衛兵哨。衛生衣兩件、羊毛背心、軍便外套內裡、體育服外套、迷彩服兩件、迷彩外套外加衛兵專用防寒大衣,褲子只有一件就是沒用!我還記得安官問我「你的S腰帶不會太緊嗎?」,雖然我忘了那班安官是誰(那時候根本誰是誰都還沒記起來啊XD)。

今年是退伍後的第二個冬天,根據上一個完整的冬天經驗,基本上受過龍潭的洗禮,新竹市的冬天真的沒什麼大不了,就算真的冷鋒報到的時候,你也不會真的站在室外兩個小時啊!

04

今日 16:55 從金邊返台的班機,由於平時家父是華航的常客,今日難得搭乘長榮因此我也難得有機會前往很不熟的二航廈。由於從我家開車出門到國道三號寶山交流道路上,唯一在右側方便靠邊停的寶山路上的全家,門前卡滿了臨停車外加物流貨車,想說為了一小瓶飲料特別繞路也很白癡,所以想說好吧剛才出門的「順便去買個飲料喝」的心情就留到機場再買。停好車之後,我本來只是期待找個投幣販賣機,沒想到順著動線走啊走,竟然有小七啊!雖然不是大不了的事情,可是預期找個販賣機卻找到便利商店的感覺還真是不錯,雖然我八十分討厭「小確幸」這個詞兒(不過我是喜歡村上春樹這個作家的),但大概就是那種感覺吧,就是微小而確切,但不能算是幸福吧?


桃園機場二航廈停車場,用手機所拍攝的晚霞。

去機場在國道二號的路上,天空的晚霞顏色非常漂亮,上方天空的藍色,逆著彩虹顏色漸層到夕陽的紅,我還在心裡確認「不是單純藍色漸層到紅色喔,是光譜那樣的漸層喔」,心想夕陽這樣的位置和亮度應該只能維持幾分鐘的時間,不過即使近黃昏我還是非常理性地決定不要在時速過百的情況下拿出手機拍照。後來在二航廈停車場拍的照片雖沒幾分鐘前那般令人驚嘆,但也算是捕捉到迷人色彩的尾聲了。


桃園機場二航廈的小七,路人應該很疑惑我在拍什麼東西... XD

05

網誌的自我介紹部分(上方選單點選「ABOUT」的那頁)從今年 5 月刪掉打算重寫後,似乎有一陣子忘了這回事,直到想起之後,倒也想過幾次要怎麼個寫法,卻往往開始想到別的地方去。更確切地說,本來只是想著「網誌上自我介紹要寫些什麼」,然後就不斷地往「關於自己的其他那些什麼」想過去,就這樣沒完沒了。雖然我認為我的情況不至於算是「失眠」,因為某種程度我只要想著「好吧,不要想事情了」就可以睡著,不過通常也能就這樣想些有的沒有的事情,一直到天亮還沒睡著都有可能,不過大多時候是睡著前最後看時鐘的時間是三點。

關於自己拿來想的部分,最簡單的分類,就是「過去」、「現在」和「未來」,根據經驗我好像對「過去」作回憶的興趣遠超過對「未來」的想像;換個方式說,每次想到「未來」的時候,我總會跳回想清楚「現在」要幹嘛就好,後面會怎樣我好像不會太在意,不是說不在意,而是說我覺得應該要在意現在重要得多。

「現在」的日文是「今」,好,大家晚安。XD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