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9 November 2013

我難過的是我公私不分明脾氣又不好

2011 年的夏天,剛退伍的高中同學說要來我家公司工作,於是替他安排了時間給父親面試。面試之後,父親其實認為他不大適合做業務,一再向我確認,說是自己的朋友,到底覺得他適不適合。我替他好話說盡,於是父親要我轉達即刻錄取請他準備上班之意。過了幾天,他說他的家人還是希望他從事教職,不來上班了。

2012 年十月左右,是他從事教職的第二年,新的學年開學一個多月,某日他提及了他覺得學校環境他不滿意,問說是否能在隔年結束一年聘期之後來我家公司上班。我雖社會經驗貧乏地可以,但仍懂得哪有人應徵工作還提前半年以上採預約制的「請你幫我留個缺好嗎?」的道理,但身為朋友考慮他的規劃考量,倒是提前向自己父親詢問也不是什麼難事。父親聽聞之後,說他面試完之後不來上班也不親自來打招呼,現在說走就走、要回來就回來,這是什麼道理?我再次以身為朋友的立場,向父親替他好話說盡,於是在那陣子便確定他將於 2013 年七月來報到擔任業務一職。

這裡暫且不提他於任職期間工作表現如何,以免模糊焦點,暫且讓我們假設:他從今年七月到職開始,他的工作態度和表現一切非常優秀且令人滿意。

今年十月某日於我和他一同至供應商出差之後,我請他寫一份出差報告,並請他隔週一繳交。他在那個週一的前天晚上,口頭告知我他的離職意願。那個週一,我什麼話都說盡了,甚至最後告訴他,即便要離職,請至少做滿一個時間階段,以不至於這麼難看。最後他仍堅持當月月底離職。離職前請他寫一份交接報告,條列出要交接給我的工作項目,並且寫 email 告知他作為聯絡窗口的客戶他要離職的事情並且副本給我。在十月三十一日他上班的作後一天,我仍沒收到出差報告,上述 email 我也沒看到半封,交接報告也沒寫。他的交接方式是開一個新資料夾,連資料夾名稱都還是「新增資料夾」,夾帶幾個檔案,於下午離下班時間不到三小時之際,花了兩分鐘不到的時間逐一簡述各檔案的內容。

我的想法很簡單,既然他離職了,我也不打算秋後算帳要他陪不是或什麼的,但我真的沒辦法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像以往「非常輕鬆」的朋友態度面對他。在許多事情上,我確實是感到憤怒的,但基於我還當他是朋友,我並不想對他表達我的憤怒,但我實在沒有心情和他在任何事情上開玩笑。於是在某日他於臉書針對我張貼的內容發表很一般地輕鬆帶有調侃的內容後,我當下立刻刪除他臉書好友。他始終不明白我為何感到憤怒,而我只是認為,我並沒有必要委屈自己在不想和他開玩笑地時候裝作若無其事地什麼都沒發生過。

他說他認為工作是工作、朋友是朋友,應該要分清楚,不明白我為何要如此過度反應。我只能說不是我在自豪,我的脾氣真的不太好呀。

24 September 2013

元手壽司與新竹市路跑

帶著手機使用 Nike+ 跑步是去年十月開始的,每次至少四千公尺不算勤勞地跑了將近一年,勉強可以將距離拉上五千公尺。大多時候是在新竹教育大學跑操場,繼上次在竹北頭前溪河堤跑過一次 7K 直線折返跑,今天首次在新竹市(內)路跑。上次的路跑初體驗的感想是,確實一圈四百公尺的操場一直繞啊繞很膩。

不過今天並非帶著要跑馬路的心情出門。傍晚與張、黃兩人以張生日之名義(9/23),行黃一同補請我生日(滿月?)之一人坦單之實,吃了竹北的元手壽司。心得一,綜合生魚片蓋飯硬是取個「散壽司」之名其實有點煩;心得二,鮭魚卵要一開始先吃真的很好吃,但卻大意因為那一小口很吃,把剩下的留到最後,因為太飽一整個腥得噁心;心得三,如果有下次不要再一個人自己吃一份散壽司惹。

吃完飯回到家和嬸嬸拿了昨天預定的 SOGO 禮券(從沒想過會去百貨公司買電腦之又是另一個故事),看完最後幾幕的民視《風水世家》,其實已經快累掛了。就在時間將近十一點多,想說雖然很累了,不然去跑個兩千公尺留個汗,也總比完全沒跑步來得好,於是乎,出門。走到接近巷口,先把 Nike+ App 開啟(根據平常的經驗,在操場習慣的那個起點開,通常 GPS 訊號都頗微弱),結果一下子就抓到滿格綠色,想說也沒有要跑很多,索性就地起跑。


跑到新竹教育大學側門的路口,想說乾脆在路上跑,不進去操場了,於是就展開如上圖的路徑。路徑文字敘述:明湖路→食品路→南大路→光復路→食品路→明湖路。

10 September 2013

離譜

都已經九月了,拿來寫 blog 內容的 Word 檔顯示今年字數尚在八千三百字左右,實在是離譜了。只是,到底有沒有那個譜,就不得而知了。

11 August 2013

羅技 遊戲光學滑鼠 G400s


產品中文名稱:羅技 遊戲滑鼠 G400s
產品英文名稱:Logitech G400s Optical Gaming Mouse
購買地點:良興電子資訊廣場,新竹光復店(新竹NOVA二樓)
購買價格:新台幣 1190 元
產品官網:http://www.logitech.com

---

去年買的 Logitech G300 經過一年多的時間,左鍵再次出現雙點現象(手點一下,電腦判讀為兩下),於是在幾經考量之後,購入這款 G400s。買下這支滑鼠前,才知道 Logitech 將滑鼠整理出一 G 系列遊戲滑鼠,包括 G100s、G300、G400s、G500s、G600、G700s。在新竹幾間門市都有看到完整的實體可以試握/按,因此在此僅簡述以上產品主要差異:

G100s - 為最基本款之光學滑鼠,沒有多餘的自訂按鍵。
G300 - 難得少見的具有自訂按鍵的左右對稱滑鼠,可惜整體過小,握久了手會痠。
G400s - 光學滑鼠,具有預設上、下頁按鈕及 DPI 調整。
G500s - 雷射滑鼠,滾輪具有段落切換開關,並且內有砝碼配重。
G600 - 大拇指側多達十二顆自訂按鍵,且可配合無名指 fn 達到兩倍的自訂配置。
G700s - 無線雷射滑鼠,自訂按鍵數充足,當然售價也是最高的。

以上產品名稱後有「s」的,皆為原本的產品(G100、G400、G500、G700)的小改款,外型上特別加上「G」的圖徽以及遊戲感的設計,形狀上則無異,據說內部硬體上也有些改進,不過這部分我倒不太確定。至於G系列的家族外觀好不好看就很主觀。


Logitech G400s 近照

回到本篇的重點 G400s。先從滑鼠大小說起,握感上我會將這支滑鼠歸類在中間稍微偏大,掌心可稍微感受到支撐感,但在需要大量點擊時(頻繁拖曳檔案、玩遊戲時)會不自覺稍微拱起手掌,以至於還是稍微有些靠大拇指、無名指從兩側在抓住滑鼠移動。比起前一支 G300 明顯感到過小以至於手掌過於拱起的痠痛感,G400s 明顯適合我許多,但手掌大小因人而異,這裡只提供我個人的情況給大家參考。如果真的很在意握感的人,我會推薦微軟舒適滑鼠6000,網路價 790 元,可以買到非光學的微軟 BlueTrack 藍光感應技術,外加拇指側的兩個按鈕,還滿划算的。

滾輪的部分是基本款的段落式滾輪,沒有側推自訂按鈕的設計。滾輪上下方各有一個按鈕為調整 DPI(游標移動速度快慢)作用,不須另外安裝軟體即可作用,但在滾輪下方的再另一個按鈕則預設沒有作用。拇指側按鈕預設為上、下頁。再安裝羅技軟體後,DPI 可自訂,各按鈕也可自訂功能,對於不太需要切換 DPI 的使用者,則可多加利用設置為別的功能。

使用一個多月下來,整體心得大概是,它就是一款很基本的滑鼠,多少有點後悔當初為了 1200 元左右的價差而放棄 G500s。G500s 使用雷射,和 G400s 的光學在使用上就有一定的差異,至於 G500s 的砝碼配重和滾輪有無亂落切換,就看各人是否覺得 G500s 值不值得網路上 2390 元那樣的價格了。


Logitech G300、G400s

最後還是平衡報導式地說明一下,加上去年買的 G300,我已經集滿三支羅技滑鼠的雙點故障,但我也說不上為什麼,我還是很喜歡羅技滑鼠的外觀。要撇除外觀的因素,我會推薦微軟的滑鼠。我個人很吃品牌這個因素,這兩個品牌之外的滑鼠其實我也沒什麼涉略,給大家參考看看吧。

29 June 2013

六月如此結束

若不是上個星期日(06.23)很開心地和好久不見的 Debbie 去看電影,完全是四月以來疲勞的強心針那般,不然這一個星期發生的些許插曲,真的足以令人崩潰。

簡單說起來,其實可以很簡單,也就是從四月初的清明連假以頭超痛很想吐作為結束,同時為父親交代新工作的開始,展開了生涯另一菜逼巴的旅程。從一開始不熟悉的手忙腳亂,到後來有點上手但雜事依然多、還要補起前面遺漏的記錄,至今六月即將結束意即將滿三個月,拖欠的文件數量實在可觀。

面對壓力,其實最好的方法,就是拿出賀蘭的精實精神來面對,不要怕!講是這樣講,可是身體的疲勞要硬撐還是有限度。但無論如何,這三個月之間,千盼萬盼的,就是七月的到來,因為任教職的高中同學黃老師,將結束他兩年的教職生涯,投入工業縫紉機的領域,也就是成為我的同事。

於是乎,當時間好不容易來到六月的最後一週,最先發難的是買了一年半不到的滑鼠 Logitech G300,身為羅技家族的一員不意外地出現左鍵連點的情形。這已經是我第三隻出現連點情況的羅技滑鼠,不過我還是因為外型考量繼續當羅技控,星期三晚上添購了新的 Logitech G400s。買完滑鼠回家,匆忙拍了幾張開箱照,便繼續工作。

購買新滑鼠的喜悅不到二十四個小時,隔天(也就是 06.27 星期四)電腦開始出現無預警重新開機的情形。由於一開始頻率還不是很高,雖然還能工作,但事情實在是越來越不對,幸好 PC 左邊還有一台 iMac。

今天(06.28)中午,煩惱著電腦到底是什麼地方出問題時,拿起牙線剔牙時,幹!這真的就太扯了!我竟然剔起一小塊牙齒!雖然我早已經習慣自己一口爛牙,但也不是這種爛法吧?當下心裡的小劇場竟然還是,「唉呀~還好沒有出血,喝口水也不會痛,還是先解決電腦的問題不然週末兩天都不能工作了啊。」

在這裡要感謝郭振宇學長的臉書線上諮詢服務,以及下班後就前來一同測試的張勝彥弟兄。經過一番測試後的結論是:RAM 沒有問題、安裝系統的硬碟經過軟體測試也沒有問題,因此故障嫌疑指向主機板或 CPU,不論是哪一個,都得導向買新電腦的結果。

其實之前也就有打算今年要換電腦,但是絕對沒有想到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從四月開始千盼萬盼六月的結束,但盼的絕不是像是這樣的週末,明天(星期六)上午仍是正常上班日,電腦到底能撐到什麼程度還是未知數。今天預約的牙醫,最快的時段就是星期六下午四點半,於是牙醫看完得趕著去買電腦,買完電腦的安裝就不提了。

買新電腦應該是「欸~這假日有空,來組個新電腦啊!」,然後可以稍微放空享受一下新舊電腦效能的落差,而不是像現在眼前的這樣「電腦要趕快買,不然會沒辦法工作啦!」

9 June 2013

LEGO:范揚昱0001、0002

如標題,這是去年(2012)12 月 1 日范揚昱創作的同名一號和二號,若對他內心世界有興趣的揚昱粉或是想剖析他何以如此人帥真好,說不定可以從這兩台創作當中找出一些端倪 (?)



27 May 2013

未看先想買


LEGO 8199

喜歡 LEGO 雖然不是最近才開始的,不過新竹光復路上的奇新玩具確實是今年才知道的,有不少貨且定價八折出售的店。總之,上個月意外在架上看到 LEGO 8199 這組,光從架上的外包裝外加對於 RACERS 系列的印象,就知道這是絕版品。其盒子設計為展開就是道路,外加一個賽車形狀的蓋子,當下就覺得還滿特別的決定挑一盒(同系列應該不只兩組產品,不過架上只剩下 81998196)。

四月買下之後,拆開來組裝那天由於時間頗晚,所以打算貼紙改天再貼,終於在隔了一個月左右的今天完成了。剛才上網看了一下,發現 8196 裡面那台黃色小車好像也不錯,下次如果在店裡還有看到的話應該也會買下來吧。



LEGO 官網 CITY 系列產品目錄(引用連結

另外,剛才上官網看了一下,看到用這種剪影預告六月即將上市的產品,第一時間還在想「這樣的預告方式到底有什麼行銷效果啊?」,結果仔細看了一下,即使只是剪影,60025 Grand Prix Truck 已經有吸引到我了!(太糟糕了,竟然未看先想買!)

再看了旁邊幾組的產品,很職業病地因為關鍵字「cargo」多看了幾眼那幾組,竟然還在心裡想說「蛤~沒有海運喔?空運很貴欸……」

16 May 2013

嘴砲也很令人愉悅

01

從四月開始因為忙碌所造成的時間感相對緩慢,五月好不容易到了月中。恰巧好友人帥真好范揚昱四月初入伍服役,沒想到營外也可以體驗到相對於營內所謂的扎扎實實三十天。不過我的精實生活要一直到六月結束啊,至於七月開始會變怎樣也沒什麼想像。算天數不是在算還剩下幾天可以放假,而是在算有哪些事情是今天一定要完成,什麼東西可以暫緩留到下班時間之後處理,之類的。

02

其實縫紉機很酷,可是就也僅止於很酷,那就好像你去賣高級車跟擁有一台自己的高級車,差不多意思吧。可是真要說起來,好像又有點不太一樣。

03

這幾天新聞完全給濫情理盲族群不錯的發洩空間,我只是不懂那些拿在台菲律賓人出氣的人到底在想什麼,你出了什麼氣?你到底出了什麼氣?你知道你的生活範圍碰觸不到兇手,所以就找個型式的關聯性,以本案例而言就是你找不到兇手和菲律賓官方人員出氣,所以就以國籍為連結作為情緒的表達/宣洩對象,這樣到底有什麼意義?

04

那個折琴的父親也莫名其妙,高舉「教育意義」的招牌,我只想問破壞樂器本身到底有什麼正面意義?至於私德部分就沒什麼好說了,他爽就好,沒什麼好撻伐的,這社會本來就沒有規範具有嚴重道德瑕疵之人不能自覺道德高尚啊,就好像你沒有必要去指責自以為很聰明的笨蛋一樣。他令你覺得「很噁心」只是價值觀的衝突,但本身沒有錯,就像每個人心中都會有個標準,低於那個標準你就覺得是難以忍受的荒唐,可是要嘛你是能實質介入,不然說到底也只是說說而已。

05

就只是說說而已,幹嘛不把時間花在對自己比較有正面情緒影響的事情呢?譬如那些很喜歡在新聞下面留言「台灣的記者沒救了」的人,幹嘛不把留言時間拿去看你覺得比較深度的非台灣新聞呢?這樣你不是會過得比較快樂嗎?

好啦,其實有時候嘴砲也很令人愉悅啊ㄏㄏ。

29 April 2013

四月那應該算是不太好的開始

現在是 04.28 的深夜,剛過午夜整點,在剩下四十八小時之際,開始寫這個月的第一篇網誌。

四月算是一個恰好的分水嶺,在週末時父親告知要指派我新的工作內容,而一日正是星期一。但其實那週的三個工作天完全是以期待四天清明連假的心不在焉渡過的。而清明連假的最後一天,我則以急性腸胃炎作結尾。

然而,前天(04.26 星期五)因為工作上的事情出了嚴重錯誤,導致整個週末的心情超垃圾。現在,只期望再本月剩下的兩天,不要再出現更糟的事情了。

18 March 2013

品田牧場印象的逆轉


章魚燒豬排,品田牧場。

平時滿喜歡美式餐廳,但今天想吃比較偏定食類的內容,最後簡單地下了決定,北大路的樹太老。到了門口,排隊的人數讓我們決定換地方吃,於是和張開始討論,勝博殿前幾天才(第一次)吃過,元定食我們都沒吃過暫時跳過,今天沒有嚐鮮的心情,最後想不到附近還有什麼豬排飯的情況下,拿了手機出來查,發現我們完全忽略了距離在同一個街區的另一側的品田牧場。

第一次吃品田是在台北的民生東路店,不過那天吃飯的對象,讓我完全對於食物的味道好不好一點都不在意,因此在新竹開分店之後,再次帶著嘗鮮的心情前往。(剛上官網查了一下,民生東路那家店關掉了?根據官網,台北市只剩一家欸。)那次和張、黃兩位先生前往,印象是,除了豬排在中規中矩的範圍內,其他的東西(前菜、附餐、甜點等)都感到很無味,不至於難吃,但就是你結帳完之後心裡默默想著短時間之內不會再來了。(對照組是北大路樹太老,第一次吃過後,會覺得這是個隨時都可以再來吃的選項,且相對客觀的是,聲音開外掛的店員並不是那一次就出現惹。)

因此,當我回想起何以站在北大路樹太老門口為何對於品田牧場如此無視時,感到實在不意外。


今日品田牧場心得條列:

1. 前菜三碟,除了高麗菜絲的另外兩碟,沒辦法說好不好吃,因為幾個小時前才吃的東西,我已經完全沒印象了。

2. 高麗菜絲本身很規矩,雖然可以續可是碟子超小,有點麻煩,不過芝麻醬很好吃(因為甜),因此加分不少。

3. 我的主菜:章魚燒豬排。馬的這真的太猛了,尤其是我最近一直很想吃章魚小丸子,可是一直還沒去買,沒想到最後是在豬排店吃到的。原本是抱著,嘗鮮的態度,好奇「豬排跟章魚燒的味道不會衝突嗎?」,結果真的不衝突,而是兩者的味道頗合的。即使沾了大量的豬排沾醬,章魚燒的美乃滋也不會被蓋掉,真的太威猛惹!裡面的章魚是切丁,我沒有去翻到底放的比例多不多,不過確實可以覺得有吃到章魚就是。

4. 甜點紅豆湯不甜,我完全不行,勝博殿紅豆湯大勝。(可是勝博殿的價位可能會讓我好一陣子才會二度前往。)

5. 飲料沒什麼好說的,王品集團系列的飲料我的心得是,我下次可能會考慮問一下「我可以換成單點選項的可樂嗎?補差價20元以內我願意。


如標題,品田牧場的印象今日完全大逆轉。不過,連同價位考量的話,竹北的芝麻柚子(印象不太記得確切價位,但生菜大勝)和樹太老(平均價位「就印象而言」落在兩百多左右)仍然具有優勢。但如果單就論主餐印象,我想品田牧場將會是不錯的選擇,或是勝博殿的單點茶碗蒸(好啦我知道這不是主餐)非常不錯,也是可以納入考量選項的。

最後,待會早餐的時候順路的話去麥當勞領個免費漢堡吧,不要擔心因此自己就變成沒愛心的人喔!絕對沒有那回事的啦!

---

店家資訊

品田牧場 新竹中正店

電話:03-525-3277
地址:新竹市北區中正路182號
網站:www.pintian.com.tw

15 March 2013

聯合報:小心,歧視!我的出發點是好的喔!


圖片內容引用來源:BabyHome 寶貝家庭親子網


今天網路上這篇人氣很高的文章,正是所謂「恐龍家長」最佳詮釋範例。文章大意是原張貼文長家長描述,女兒班上有位同學疑似過動兒(只是疑似喔),該家長便連同其他家長強烈要求該位同學的祖母辦理轉班手續。詳細內容這裡不贅述,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前往原文網頁或 JIZU 粉絲頁的轉錄連結閱讀。

該文章張貼時間為 03.13 晚上八點多,我在隔天白天看到下面的回應,已經盡兩千篇。引起眾人公憤的原因無他,簡單來說就是所謂的「天龍心態」,並且帶有嚴重的歧視心態。原作者一再強調「我沒有歧視那位同學,只是他不轉班會造成我女兒的影響」,意思大概是「我沒有歧視你,但是請你不要再出現在我(或我的小孩)的視線範圍了,好嗎?」這樣的嘴臉到底有多令人厭惡,從網路上鮮少回應意見一面倒的情況就是最好的寫照。

不過,在這案例當中,歧視的行為僅限於家長的個人行為。今天關注這篇文章的同時,讓我想起之前在報紙看過類似帶有歧視心態的文章,趁著今天拿出來和大家分享。

〈不悶鍋事件/功課不好,多才多藝〉,2013/01/09 聯合報繽紛版,根據該版性質應該是讀者投書。文章作者的小孩正在就讀國中,班上有一名同學家裡從事殯葬業。該家長從自己如何用心觀察孩子的交友狀況,如何深入了解班上的同學,冠冕堂皇地稱讚那位同學會很多樂器等如何如何,甚至文末結尾還煞有其事作出「行行出狀元」的大結論。講了這麼多好聽話,卻只因為自己對於殯葬業的莫名想像,始終不讓自己的孩子前往同學家作客。這不是歧視,是什麼?



「最好是有人經營殯葬業還跟住家弄在一起,最好是,Dr. Milker。」
(引用來源:聯合報


當然啦,我也不是說人人都要當聖人,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對事物抱持各種想像,只是啊當你主觀上「就是不太喜歡」,也沒必要講這麼多屁話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吧?說真的,那些腦包家長要怎麼教自己的小孩,再怎麼說也是他們的自由,我們大概只能祈禱他們的小孩日後不要跟著價值觀一起扭曲就好,不然我們也只能不要跟他們當朋友了,對吧?

這就只是某個家長的噁心嘴臉,我們何必在意呢?我在意的是,聯合報為什麼會刊登這篇文章呢?這篇文章很值得刊嗎?錄用這文章的編輯難道看不出文章的歧視意味濃厚?還是該篇文章是反串文?根據自己的觀察,聯合報副刊選稿標準,他們真的很不挑啊,廢文也就算了,至少提供讀者寫作機會,但是這擺明是討噓等級了啊。

發起「願景工程」的聯合報系,其中有一個主題正是「小心歧視」,請問你們要不要把這篇文章順便收進去作成案例呢?標題下「小心,歧視!第一次歧視就上手 記得自我合理化」,如何?

13 March 2013

週末下午的三位訪客


前幾天在小七看到新出的方吉 iCash 悠遊卡,收藏的第六張。之前買的五張,有一張是七龍珠,剩下的四張全部都是台北捷運路線圖,底色分別為白色、深藍和黑色的樣式。其中底色為白色的,有另外內容更為清晰的「高清版」XD 不過說那麼多,也只放了方吉的照片啊。

回到正題,也就是上個星期六下午的事情。當時我在家裡一樓,不知道為何陌生訪客三連發。雖然三並不是什麼大數字,只是一種相對於平常不會有陌生人出現的反常。最先出現的是,對面資源回收廠的鄰居,不確定是取兒子還嫁女兒,送了囍餅過來,在那稍早一些走去巷口買咖啡的時候是有看到擺桌宴客,所以也不是太意外。不過說不意外,平常確實沒什麼來往,好像還是滿意外的。總之呢,我聽了來意之後,沒想太多地就說了恭喜、謝謝,然後就收下了。後來家母稍晚看見喜餅問了是誰拿來的之後,告訴我「這怎麼能收呢?」,然而我再反問「不能收的理由是什麼呢?」,我是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收下不補紅包失禮嗎?還是直接拒絕不收就不失禮了嗎?

過了幾分鐘後出現的,是推銷訂報紙的。說來有趣,他口頭上完全顧著說他是附近的鄰居,要訂報紙拜託一定要找他訂,就這樣不斷反覆著。他手上拿著一張紙,拿的位置好像是示意要我看,卻真的從頭到尾沒直接說要我看,不過反正我還是看了,看起來應該是傳單背面或是日曆紙折成便條紙大小,上面寫著「聯合報/一年/3600」。由於我沒有訂閱報紙的經驗,只是心裡想著,幾乎接近沒有比較便宜啊,幹嘛要訂啊。回過神來,他似乎已經從強調他是鄰居,開始說「一次不要訂兩年,也可以訂一年沒關係啊」,後來我只是想著「真的沒有比較便宜啊」就對他說了「不用了,謝謝,謝謝」,他就離開了。其實週末除非真的很無聊,不然我覺得週末的報紙真的很無聊,嗯,光是週末扣一扣我覺得訂報紙對我而言沒什麼好處。然後開始想著,需要訂報紙應該是離便利商店稍微有點距離的地點,比較有吸引力吧?(例如,陸軍樂隊。啊?這樣有蟹肉軍雞嗎?啊?打錯字?有嗎?)

最後,一男一女走進來,他們未開口(我)先(在心裡)猜傳教士,第一句話「我們最近有個聚會......」,果然,立馬打斷「不好意思,我是拿香拜祖先的喔,謝謝你。」,我真的是很積極地以簡短但是不失禮的話語想趕快結束。於是,男的似乎想勉強開頭,硬是接上,雖然我覺得他的口吻已經有放棄的不確定感害我有點想笑,「你知道嗎?其實耶穌的死亡跟我們每個人都有關係……」,我還是直接打斷,「不好意思,謝謝你。」

我其實當下比較想回他「喔,是喔。」,可是後來基於尊重耶穌,還是不要模糊焦點好了。我其實有點想要問那位先生,我已經直接表明我有我的宗教信仰了,這樣不夠直接嗎?

大家晚安。

21 February 2013

理性探討博弈內容 拒絕空泛道德訴求

今日(02.20)聯合報民意論壇刊載〈博弈區爭議/發展博弈 賠光社會價值〉一文,由雙北兩位文化局前局長聯合署名,真的是極盡矯情、噁心之能事,完全沒有營養的發言除了令人大開眼界,實在也好奇聯合報貴版編輯到底是基於什麼理由刊登該文章?因為是兩位文化局前局長寫的,所以優先刊載?還是本文具有值得刊載的專業見解?我當然知道再愚蠢的發言內容,都應該尊重其言論自由,可是以「新聞專業」的觀點來看,本篇文章又有什麼建設性?

以下內容於稍早發表於 JIZU 実全計画 Facebook 粉絲頁,建議先點選文章開頭所附連結,再讀下去。該粉絲頁由我和友人共同經營,歡迎大家參閱其他內容。




01

啊這種事情不就一體兩面,有多少人是做生意結果失敗而傾家蕩產,他沒賭博啊,你怎麼說?

自己不懂風險管理做什麼都一樣悲哀啊,難道你以為不開放賭場這些人就不會傾家蕩產嗎?

還是說胡亂經營傾家蕩產OK、當火山孝子傾家蕩產OK、賭博傾家蕩產歷史共業萬萬不可,這什麼標準?

與其花天酒地或是經營不善到破產,乾脆好好規劃一個區域,讓這些不懂節制的人直接賭到破產,至少還能製造比較多就業機會,可以捧捧(挪抬)當今聖上的 LP 說小人犧牲了自己,幫陛下降低了失業率呢~ ♥

02

「博弈真正能賺錢的,應是賭場業者,受害的是全體國民。」

這不是危言聳聽是什麼?到底「全體」要怎麼受害?換個方式說好了,林森北路的酒店林立,對我會有什麼影響?沒有嘛!那為什麼賭場就會?也有人去酒店玩到傾家蕩產的啊

03

「社會價值觀的改變與淪喪如何統計?新加坡這些付出社會代價的負面數字,卻都被蓄意隱藏!」

對啊,如何統計你說說看啊!沒有辦法統計,那新加坡的「負面數字」你是在指什麼?所以到底要怎麼衡量?真的沒辦法衡量?沒辦法衡量就是無法判斷好壞啊,那你為什麼這麼肯定是壞處大於好處呢?都給你說就好了啊

04

「澎湖公投未通過開放博弈業,是澎湖人的智慧 ...... 馬祖人也不願自己的土地成為賭博之鄉以及罪惡的淵藪 ......」

澎湖不通過說人家智慧;馬祖人通過你們自動腦補人家不願意,你當馬祖人跟閱讀這篇文章的人都智障?

05

會賭的不管有沒有博奕區還是會賭,看不到的不代表不存在啊。再者,地下賭局賭更大。兩位前文化局長真的很選擇性發言,完全忽略將賭場視為觀光娛樂的部分,不知道是不是不在位置上了沒人拿著小紀念品過來拜託拜託所以心情不美麗呢ㄎㄎㄎ~

06

「江院長鈞鑒:」、「我們懇請行政院正視本案的嚴重性。」、「企望院長明鑒!」

就是有你們這種噁心嘴臉,形成大家對於公務員噁心的刻板印象!要寫給江院長看,就送去行政院,要寫在報紙上,還署名收件人還敬語,除了噁心矯情耍肉麻之外,還是噁心!呸!

19 February 2013

竹女的寒假指定讀物

我們都知道,同樣的一件事情,從不同的人嘴裡講出來,就會有不同的意義。例如,范揚昱和吳宇豪對同一位女孩說「妳很正欸!」,前者是稱讚,後者是癡漢。又,蘇先生和吳先生都說「馬先生是笨蛋」,前者是說廢話,後者是說真話。

星期日傍晚,我在誠品新竹 SOGO 店看到架上某書,每一本都貼著註明該書為新竹女中寒假指定讀物的貼紙,令我覺得非常新奇。不是因為被指定的書本身,而是對於誠品新竹 SOGO 店告訴我竹女的學生寒假看了什麼書這件事情,真的是不曾體驗過的新奇啊!

我試著把事情往簡單的方向想,誠品是書店,在書上加註「竹女學生今年寒假要讀這本書喔」,意即誠品認為這樣對於書之於商品而言,具有加分效果。既然作為一種行銷操作,那應該就會有行銷對象的設定吧?行銷對象是竹女的學生嗎?當然不是啊,身為竹女的學生,怎麼可能需要誠品提醒她(他)們哪本書是指定讀物呢?

因此,我有一個小小的疑問,誠品新竹 SOGO 店,到底是基於什麼樣的想法,認為「竹女學生今年寒假要讀這本書喔」,對於非竹女學生的族群產生提高購買意願的效果呢?

難道你要告訴我,范揚昱買了那本書就是對竹女的稱讚,吳宇豪去買就是癡漢嗎?

6 February 2013

電視廣告總是比節目內容音量較高?

家父自許為理性且對公共事務頗為關心的一份子,就我的經驗判斷,他的資訊來源只有自由時報和特定政論節目。好吧,其實比起沒有閱報習慣也不看政論節目者,這樣確實是還滿關心國家大事的,口頭關心也是關心嘛。

稍早同家父看電視,他突然提及他提過無數次的抱怨,「你不是有在投書報紙嗎?你寫一下電視廣告的音量都比節目內容大聲很多,很困擾啊!」,我說「會嗎?我覺得還好啊。」家父馬上反駁我說哪裡不會,而我們明明就坐在電視前面,我也不懂為什麼他不直接用電視說服我。

先說說當下那個情境我自己腦補的部分:我家是三代同堂,有時看電視時電視前聚集不少人,因此在無論是戲劇類或政論節目,電視音量必須調整至即便有人在聊天交談,仍可以清楚聽到的音量大小。而這樣的音量大小,在播放廣告的時候,由於廣告並不是你想要直接聽到的內容,但因為音量已調整至即使節目進廣告了你想跟身旁人交談,仍然可以清楚聽到廣告內容因此感到被干擾的音量大小,因此這很有可能(就真的只是我的推測)是覺得廣告音量相對比節目內容還要大的原因。

我:「我覺得這是很主觀的問題,而你說的情況其實我沒有太明顯的感受。」

家父:「明明就很明顯,大家都這麼說。我覺得政府應該要想辦法限制這種情況的發生。」

我:「一個是你感興趣的內容,一個是你不想聽到的內容,這樣的判斷不合理。除非你直接拿分貝器測量,或是你現在直接指著電視告訴我哪個段落銜接上落差很大。」(我心想,真要拿政論節目只有人講話的聲音跟大多有音效、配樂的廣告比,感受上是很干擾沒錯,可是真要講「音量」落差很大,我真的很懷疑)

家父:「我耳朵沒有問題,還能夠清楚判斷。」

我:「所以順著你的話,你說的情況我沒有明顯感受,代表我耳朵有問題囉?」

家父:「你這是硬凹,明明大家都說有。」

我:「『大家』是誰?」

家父:「我身旁所有人啊。」

我:「沒有所有人啊,我就沒有這樣說啊。」

家父:「我沒有興趣跟你爭論,你根本是為反對而反對。」

我:「你說有個『情況』要我拿來當作投書主題,然後我詢問你的根據是什麼,你說是根據『你沒問題的耳朵』和『你身旁的大家都這麼說』。我沒辦法相信我自己的耳朵有問題,也沒辦法同意你身旁大家都這麼說因為我就不是,即便如此還希望政府立規定加以管制,管制標準是什麼?只要有人抱怨就是違規?」

家父:「我沒有要說服你。」

我:「你不說服我,還要我幫你寫文章?」

家父:「你不想寫就算了。你只是在硬凹。」

我:「我不一定是對的喔,我只是說有沒有可能是『我是對的,你才是在硬凹』?」

家父:「你是怎樣?我耳朵就沒問題,我自己聽就是這樣啊。」

我:「所以就是我耳朵有問題?我聽的感受就跟你不一樣啊。」

家父:「你自己去拿分貝器來測啊,我怎麼知道要怎麼測。」

我:「你出錢,我就去買。」

然後對話就這樣結束了。他馬的怎麼辦,我現在好想去買分貝器回來玩啊,還是有沒有人要贊助?(無誤)我這人啊,要說我「態度很差」、「講話揪靠北」其實我就真的這樣沒差,可是要說我「硬凹」這點我真的不敢恭維。我通常只是拿著別人的話「為反對而反對」,如果這種行為是「硬凹」,那拿不出正當性的「為贊成而贊成」到底為什麼就不是「硬凹」?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23 January 2013

黃老師迷霧迷路記


「喜樂」美式餐廳店門口前視野

黃老師 aka 湯姆熊,國小特教老師,上個週末隨著國小寒假的開始,返回故鄉關西地區,於今日一早再進(竹塹)城。他是關西人,可是沒有關西腔,嗯,他是我高中同學。

今日午餐過後,另一同學張法務發佈了黃老師本日的進城令,於是吾人於么拐洞洞許,打電話確認晚餐是否相約成行。黃老師說,彼時正要從關西出發,需耗時約半個時辰。期間於 LINE 三人對話視窗內,得知黃老師正在機車店例行檢查車輛。

時近么八,黃老師來電,壞消息,其因迷霧遮掩視線導致路面判斷困難,因此機車不慎滑地,損毀眼鏡,故受其視線不明確之影響,僅能自行前往至竹北喜來登旁小七等待救援。

吾與張兩人,費時穿越大新竹下班壅塞車陣後,見黃老師因手機電量不足,只能以異常近的距離閱讀書籍,畫面實在令人不禁敬佩為師之典範。遞上隱形眼鏡之後,另告知吾人車上可充其手機之電,又將其隨身包袱一併上車,相約附近之洋式餐館-喜樂。

殊不知,喜樂員工本日舉辦尾牙聚餐,只營業到下午三點。過數分鐘,黃老師疑因迷路而遲遲未出現,其手機又在吾人車上。

我:「欸!他該不會迷路了吧?」
張:「可能喔。」
我:「啊他手機在我們這,我們也不能跑去別的地方找他啊。」

又過了幾分鐘。

我:「太久了吧,逐一檢查巷子,應該也掃到了吧?」
張:「很難說喔。」
我:「他可以去打公用電話啊。」
張:「可是他背包在我們這,錢包應該在背包裡面。」
我:「那可以去跟便利商店店員借手機啊。」
張:「他應該不會背我們的電話。」

嗯,原來背別人電話號碼不是一個普遍的習慣。此時我們都忽略了,其實他可以打電話到自己的手機。最後從我們到達開始算起,約經過四十分鐘,他才終於找到。他說他跑去問機車行,機車行老闆剛好是喜樂老闆的朋友,然後跟他報路才找到的。重點是,既然如此,也不告知其實店沒開啊,bug 很大。

最後,我們在將近兩么洞洞,去東街吃日本料理。喔齁齁齁,鮭魚卵手卷搭配綜合握壽司真是簡單明瞭的飽足啊!

17 January 2013

請用香蕉說服我


前情提要

進入正題之前,有幾件事情要交代。首先,是關於我自己-這篇文章的立場,是以身為中華民國國民提出的質疑。描述對象包括以下,文化部部長龍應台、立法院和立委們、TVBS 新聞台。我其實很不喜歡作家龍應台,但是那出自於感受上的不喜歡,不喜歡她寫作的口吻和內容,無關是非對錯。昨天文化部部長龍應台說了一些話,我認為其實她沒說錯什麼,但今天在報紙上看到她所遭受的攻擊,因此決定撰寫此文。

對了,順便問一下大家,對於立法院每次都在會期最後一天瘋狂趕進度這件事,有什麼看法?答案僅限是非題,覺得是「正確的」請答「是」,覺得是「錯誤的」請答「否」。如果你的答案跟我一樣是「否」,請問你會不會覺得,這種「錯誤的」事情一直重複發生,如果我們真的就這麼習慣下去,我們難道就不是「錯誤的」嗎?啊,「沒有關係啦」你想的其實和我想的一樣,不然我能怎麼辦?沒關係,我們就這樣繼續「隨他們去吧」下去,這樣好嗎?(好耶~!)


我對總預算的想像

總預算,就是國家要編列那些錢該花費的名目,由各單位規劃編列,並且由一專業單位負責檢核討論,最後送交立法院審核。以上,就是我粗淺的背景知識,毫無專業可言。然後,我也想像著以下的情況,編列預算的人必須很專業,因為他必須具備相關知識以及經驗,去判斷過去花過的錢以及未來要花的錢,哪些部分該繼續編列、哪些部分必須刪減、又哪些部分必須新編列達成新的願景展現;負責檢查的人員必須很專業,他們必須以國家整體的立場,去平衡各部會和單位以自身立場所提出的預算,加以全盤地考量;最後立委根據這些根據各單位辛苦編列的結果,身為人民選出來的代言身分,替人民作最後的把關。

然而,實際上好像是,各單位知道反正最後一定會被砍,所以預算都要超編;負責初步審核的專業委員會(暫且這樣稱呼),跟你審核預算的依據其實跟條目無關,他會告訴你資源怎樣分配其實是各部會角力的現實結果;最後你在立法院看到的是,立法委員確實展現了他們身為政治表演者的狂熱與專業。

反正,都有人想說服你大學教授們沒有報帳專業,我們又如何能夠相信那些立委有審預算的專業?


電視新聞這樣告訴我

昨天(01/16)晚間 TVBS 新聞台政論節目《新聞夜總會》說了一些事情,我作以下的理解。來賓有媒體人、有大學教授(昨天是世新口傳游教授)也有政治人物,雖然節目片尾都會註明來賓立場和該台無關,不過我覺得這句話很無聊,誰管你那麼多,反正我就是從你這台聽來的。

節目上的他們告訴我,審預算要朝野協商,誰提出的?誰不得不配合?台聯黨三名立委,拿出交換條件要國民黨簽字,不然就要杯葛。國民黨有四分之三的席次,明明就是可以展現暴力的多數,結果卻是配合少數三名立委被杯葛,先不管內容,這樣對嗎?光流程就不對了,我們還要期望有什麼對的內容?

該節目又告訴我,有個專業術語叫作「統刪」,大意是,不看細目,大家來喊個價,我們要砍多少?或許是總數,或許是趴數,這個數字決定之後,再拿細目來看怎麼湊到這個講好的數字最方便。你覺得這樣不荒唐嗎?我也很不想相信這種事情會發生,但這是電視節目告訴我的,正好當時來賓當中也有立委。


文化部部長龍應台說了些什麼?

她說「我尊重立法院王院長和教育文化委員會的專業審查,但是無法接受『什麼都不看,閉著眼睛刪』」。她說「最後十分鐘否決前面八個月的工作,我不認為這是一個治理國家的常態。」

(引用來源:聯合報。)


立委們又怎麼說?

對於龍部長「香蕉共和國」一說,國民黨立委陳碧涵說,「台灣沒這麼落後!」廢話,誰不知道,這種鄉民式的回應留給我們說好嗎?搶什麼台詞啊!另外,民進黨立委邱志偉批評龍應台預算亂編,審查預算時又無心捍衛,一天到晚只會耍嘴皮、開「芭樂票」,才是真正的「芭樂部長」。

(引用來源:聯合報。)


香蕉說服了我

我把事情先簡單化,然後根據上述我對總預算的想像,來看龍部長和立委們對立如此明顯的言論,想必有一邊是「正確的」、一邊是「錯誤的」吧?

我覺得龍部長錯在她菜,當官經驗菜逼巴,不懂立法院運作流程,不懂和立委們交朋友,不懂去了解審預算過程的潛規則,把她看到的立委真面目「什麼都不看,閉著眼睛刪」說出來可能造成某種程度上的觀感影響。

而批評龍應台芭樂部長的立委邱志偉你不要想模糊焦點,你要靠北龍應台傲嬌之前,是不是要先解釋一下你們立法院會期最後一天熬夜趕工的習慣?是不是要解釋一下「統刪」這種事情的合理性是什麼?是不是要解釋一下你們立法委員刪預算都不看細目的原因是什麼?

幹!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都是慣例啊操,別人打混你用功你就是白癡,從學校到社會,我想所有人都會這樣告訴你,「累死自己幹嘛啊?吃香蕉啦~」

8 January 2013

便宜的毛衣不划算?!

今天中午吃午餐,看到東森新聞有這麼一則報導:某知名平價成衣所賣的羊毛毛衣,水洗之後會縮水,然後畫面上依序是,疊在另一件沒有縮水的毛衣上比較,然後說這樣穿起來會很繃,真的還有人實際硬塞下去,然後說些類似「真的,很繃欸!」之類的話。

接著,畫面特寫洗滌標籤,上面確實標示「不可水洗」。看到這邊,我就傻眼了,啊就不可水洗的羊毛毛衣水洗之後縮水,這是新聞嗎?你乾脆把手機丟到馬桶裡說這樣手機會壞掉算了,不過印象中好像真的有教大家手機落水要怎麼救的新聞,但這真的是新聞嗎?重點是,他馬的,這扯新聞原來是在鋪後面更扯的梗。

記者說,這件不可水洗的羊毛毛衣,特價只要 599(印象差不多是這個數字),然後接著說坊間乾洗毛衣的行情是 150 元左右,所以洗了四次就可以買一件毛衣了。我心裡已經默默地翻桌了很想問「所以咧?」

然後,記者竟然拿著以上那樣莫名其妙看似結論的結論,去採訪路人問說這樣的毛衣願不願意購買,他馬的路人的回答更妙了!

路人:「我應該不會買欸......」
記者:「是因為感覺不划算嗎?」(誘導個屁啦!)
路人:「對啊!洗四次的錢就可以買一件,感覺超不划算的啊!我覺得一件兩千多元的毛衣比較划算。」

他馬的這是什麼新聞啊!買東西划不划算跟他乾洗幾次的價錢到底有什麼屁關係啊?從頭到尾就只是「羊毛毛衣不能水洗」所以「要送乾洗」,然後「羊毛毛衣」有貴的有便宜的,你願意花多少錢買羊毛毛衣是你家的事情,可是便宜的羊毛毛衣到底哪裡不划算啊?

假設平價羊毛毛衣一件 500 元,高級羊毛毛衣一件 2000 元,你購買前者,你花 500 元就有毛衣可以穿了,購買後者則要花 2000 元。然後假設乾洗一次 150 元,一樣都乾洗一次,外加購買毛衣的支出,平價組總共花了 650 元,高級組花了 2150 元。乾洗四次之後,平價組花了 1100 元,高級組已經花了 2600 元。

受訪的路人只看到記者是遞個平板給他看圖(或影片),也不是拿毛衣給他比較,所以我們從這則新聞當中,看到了這社會上確實有人會相信,一件不可水洗的羊毛毛衣加上四次乾洗的總費用,2600 元會比 1100 元還要划算。

東森新聞做這則報導的記者,這已經不是加油好嗎可以解決的問題了你知道嗎?

5 January 2013

年度首次豁然開朗

01

會在今天跟你講啥小 201314 的人,你絕對要趕快跟他分手。(熱狗 MC HotDog,2013)

02

今年生平第一次看 DVD 跨年,從 12 月 31 日的晚上十一點左右,開始用電腦播放《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當時剛去店內提供 wi-fi 無線上網的大爺鹽酥雞店吃完宵夜,與黃、張兩人麻糬配著吃。

電影觀後簡評:根本神片。

03

不免俗的那些話,似乎留到農曆春節再說也不錯,到底陽、陰曆二者的正月初二稍加對照,也不難感受如要擇一何者較適。

04

進入正題。

話說出我家門口向右走至路口,有一間萊爾富,向左的路口是全家,最近的小七是要過全家旁的紅綠燈再加約七十公尺。今日午餐麻油雞麵線,我有些醉意,故捨機車,欲前往小七購買其莫卡咖啡,帶著些許頭重的醉意以及不酒駕的步行怨念,結果架上的莫卡賣光了。


猶豫數秒,決定走去次近的小七,粗估再加一百五十公尺(完全地粗估),因禍得福,路上遇短褲黑絲襪女學生,外加帥氣指數非凡迎面駛來的 Nissan 370Z,怨念頓時大減。終於拿著莫卡咖啡結帳之際,又順手抓起一包上圖所示的特別包裝彩虹糖,包裝可愛且兩包同捆特價 45 元,而豁然開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