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3 January 2013

黃老師迷霧迷路記


「喜樂」美式餐廳店門口前視野

黃老師 aka 湯姆熊,國小特教老師,上個週末隨著國小寒假的開始,返回故鄉關西地區,於今日一早再進(竹塹)城。他是關西人,可是沒有關西腔,嗯,他是我高中同學。

今日午餐過後,另一同學張法務發佈了黃老師本日的進城令,於是吾人於么拐洞洞許,打電話確認晚餐是否相約成行。黃老師說,彼時正要從關西出發,需耗時約半個時辰。期間於 LINE 三人對話視窗內,得知黃老師正在機車店例行檢查車輛。

時近么八,黃老師來電,壞消息,其因迷霧遮掩視線導致路面判斷困難,因此機車不慎滑地,損毀眼鏡,故受其視線不明確之影響,僅能自行前往至竹北喜來登旁小七等待救援。

吾與張兩人,費時穿越大新竹下班壅塞車陣後,見黃老師因手機電量不足,只能以異常近的距離閱讀書籍,畫面實在令人不禁敬佩為師之典範。遞上隱形眼鏡之後,另告知吾人車上可充其手機之電,又將其隨身包袱一併上車,相約附近之洋式餐館-喜樂。

殊不知,喜樂員工本日舉辦尾牙聚餐,只營業到下午三點。過數分鐘,黃老師疑因迷路而遲遲未出現,其手機又在吾人車上。

我:「欸!他該不會迷路了吧?」
張:「可能喔。」
我:「啊他手機在我們這,我們也不能跑去別的地方找他啊。」

又過了幾分鐘。

我:「太久了吧,逐一檢查巷子,應該也掃到了吧?」
張:「很難說喔。」
我:「他可以去打公用電話啊。」
張:「可是他背包在我們這,錢包應該在背包裡面。」
我:「那可以去跟便利商店店員借手機啊。」
張:「他應該不會背我們的電話。」

嗯,原來背別人電話號碼不是一個普遍的習慣。此時我們都忽略了,其實他可以打電話到自己的手機。最後從我們到達開始算起,約經過四十分鐘,他才終於找到。他說他跑去問機車行,機車行老闆剛好是喜樂老闆的朋友,然後跟他報路才找到的。重點是,既然如此,也不告知其實店沒開啊,bug 很大。

最後,我們在將近兩么洞洞,去東街吃日本料理。喔齁齁齁,鮭魚卵手卷搭配綜合握壽司真是簡單明瞭的飽足啊!

17 January 2013

請用香蕉說服我


前情提要

進入正題之前,有幾件事情要交代。首先,是關於我自己-這篇文章的立場,是以身為中華民國國民提出的質疑。描述對象包括以下,文化部部長龍應台、立法院和立委們、TVBS 新聞台。我其實很不喜歡作家龍應台,但是那出自於感受上的不喜歡,不喜歡她寫作的口吻和內容,無關是非對錯。昨天文化部部長龍應台說了一些話,我認為其實她沒說錯什麼,但今天在報紙上看到她所遭受的攻擊,因此決定撰寫此文。

對了,順便問一下大家,對於立法院每次都在會期最後一天瘋狂趕進度這件事,有什麼看法?答案僅限是非題,覺得是「正確的」請答「是」,覺得是「錯誤的」請答「否」。如果你的答案跟我一樣是「否」,請問你會不會覺得,這種「錯誤的」事情一直重複發生,如果我們真的就這麼習慣下去,我們難道就不是「錯誤的」嗎?啊,「沒有關係啦」你想的其實和我想的一樣,不然我能怎麼辦?沒關係,我們就這樣繼續「隨他們去吧」下去,這樣好嗎?(好耶~!)


我對總預算的想像

總預算,就是國家要編列那些錢該花費的名目,由各單位規劃編列,並且由一專業單位負責檢核討論,最後送交立法院審核。以上,就是我粗淺的背景知識,毫無專業可言。然後,我也想像著以下的情況,編列預算的人必須很專業,因為他必須具備相關知識以及經驗,去判斷過去花過的錢以及未來要花的錢,哪些部分該繼續編列、哪些部分必須刪減、又哪些部分必須新編列達成新的願景展現;負責檢查的人員必須很專業,他們必須以國家整體的立場,去平衡各部會和單位以自身立場所提出的預算,加以全盤地考量;最後立委根據這些根據各單位辛苦編列的結果,身為人民選出來的代言身分,替人民作最後的把關。

然而,實際上好像是,各單位知道反正最後一定會被砍,所以預算都要超編;負責初步審核的專業委員會(暫且這樣稱呼),跟你審核預算的依據其實跟條目無關,他會告訴你資源怎樣分配其實是各部會角力的現實結果;最後你在立法院看到的是,立法委員確實展現了他們身為政治表演者的狂熱與專業。

反正,都有人想說服你大學教授們沒有報帳專業,我們又如何能夠相信那些立委有審預算的專業?


電視新聞這樣告訴我

昨天(01/16)晚間 TVBS 新聞台政論節目《新聞夜總會》說了一些事情,我作以下的理解。來賓有媒體人、有大學教授(昨天是世新口傳游教授)也有政治人物,雖然節目片尾都會註明來賓立場和該台無關,不過我覺得這句話很無聊,誰管你那麼多,反正我就是從你這台聽來的。

節目上的他們告訴我,審預算要朝野協商,誰提出的?誰不得不配合?台聯黨三名立委,拿出交換條件要國民黨簽字,不然就要杯葛。國民黨有四分之三的席次,明明就是可以展現暴力的多數,結果卻是配合少數三名立委被杯葛,先不管內容,這樣對嗎?光流程就不對了,我們還要期望有什麼對的內容?

該節目又告訴我,有個專業術語叫作「統刪」,大意是,不看細目,大家來喊個價,我們要砍多少?或許是總數,或許是趴數,這個數字決定之後,再拿細目來看怎麼湊到這個講好的數字最方便。你覺得這樣不荒唐嗎?我也很不想相信這種事情會發生,但這是電視節目告訴我的,正好當時來賓當中也有立委。


文化部部長龍應台說了些什麼?

她說「我尊重立法院王院長和教育文化委員會的專業審查,但是無法接受『什麼都不看,閉著眼睛刪』」。她說「最後十分鐘否決前面八個月的工作,我不認為這是一個治理國家的常態。」

(引用來源:聯合報。)


立委們又怎麼說?

對於龍部長「香蕉共和國」一說,國民黨立委陳碧涵說,「台灣沒這麼落後!」廢話,誰不知道,這種鄉民式的回應留給我們說好嗎?搶什麼台詞啊!另外,民進黨立委邱志偉批評龍應台預算亂編,審查預算時又無心捍衛,一天到晚只會耍嘴皮、開「芭樂票」,才是真正的「芭樂部長」。

(引用來源:聯合報。)


香蕉說服了我

我把事情先簡單化,然後根據上述我對總預算的想像,來看龍部長和立委們對立如此明顯的言論,想必有一邊是「正確的」、一邊是「錯誤的」吧?

我覺得龍部長錯在她菜,當官經驗菜逼巴,不懂立法院運作流程,不懂和立委們交朋友,不懂去了解審預算過程的潛規則,把她看到的立委真面目「什麼都不看,閉著眼睛刪」說出來可能造成某種程度上的觀感影響。

而批評龍應台芭樂部長的立委邱志偉你不要想模糊焦點,你要靠北龍應台傲嬌之前,是不是要先解釋一下你們立法院會期最後一天熬夜趕工的習慣?是不是要解釋一下「統刪」這種事情的合理性是什麼?是不是要解釋一下你們立法委員刪預算都不看細目的原因是什麼?

幹!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都是慣例啊操,別人打混你用功你就是白癡,從學校到社會,我想所有人都會這樣告訴你,「累死自己幹嘛啊?吃香蕉啦~」

8 January 2013

便宜的毛衣不划算?!

今天中午吃午餐,看到東森新聞有這麼一則報導:某知名平價成衣所賣的羊毛毛衣,水洗之後會縮水,然後畫面上依序是,疊在另一件沒有縮水的毛衣上比較,然後說這樣穿起來會很繃,真的還有人實際硬塞下去,然後說些類似「真的,很繃欸!」之類的話。

接著,畫面特寫洗滌標籤,上面確實標示「不可水洗」。看到這邊,我就傻眼了,啊就不可水洗的羊毛毛衣水洗之後縮水,這是新聞嗎?你乾脆把手機丟到馬桶裡說這樣手機會壞掉算了,不過印象中好像真的有教大家手機落水要怎麼救的新聞,但這真的是新聞嗎?重點是,他馬的,這扯新聞原來是在鋪後面更扯的梗。

記者說,這件不可水洗的羊毛毛衣,特價只要 599(印象差不多是這個數字),然後接著說坊間乾洗毛衣的行情是 150 元左右,所以洗了四次就可以買一件毛衣了。我心裡已經默默地翻桌了很想問「所以咧?」

然後,記者竟然拿著以上那樣莫名其妙看似結論的結論,去採訪路人問說這樣的毛衣願不願意購買,他馬的路人的回答更妙了!

路人:「我應該不會買欸......」
記者:「是因為感覺不划算嗎?」(誘導個屁啦!)
路人:「對啊!洗四次的錢就可以買一件,感覺超不划算的啊!我覺得一件兩千多元的毛衣比較划算。」

他馬的這是什麼新聞啊!買東西划不划算跟他乾洗幾次的價錢到底有什麼屁關係啊?從頭到尾就只是「羊毛毛衣不能水洗」所以「要送乾洗」,然後「羊毛毛衣」有貴的有便宜的,你願意花多少錢買羊毛毛衣是你家的事情,可是便宜的羊毛毛衣到底哪裡不划算啊?

假設平價羊毛毛衣一件 500 元,高級羊毛毛衣一件 2000 元,你購買前者,你花 500 元就有毛衣可以穿了,購買後者則要花 2000 元。然後假設乾洗一次 150 元,一樣都乾洗一次,外加購買毛衣的支出,平價組總共花了 650 元,高級組花了 2150 元。乾洗四次之後,平價組花了 1100 元,高級組已經花了 2600 元。

受訪的路人只看到記者是遞個平板給他看圖(或影片),也不是拿毛衣給他比較,所以我們從這則新聞當中,看到了這社會上確實有人會相信,一件不可水洗的羊毛毛衣加上四次乾洗的總費用,2600 元會比 1100 元還要划算。

東森新聞做這則報導的記者,這已經不是加油好嗎可以解決的問題了你知道嗎?

5 January 2013

年度首次豁然開朗

01

會在今天跟你講啥小 201314 的人,你絕對要趕快跟他分手。(熱狗 MC HotDog,2013)

02

今年生平第一次看 DVD 跨年,從 12 月 31 日的晚上十一點左右,開始用電腦播放《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當時剛去店內提供 wi-fi 無線上網的大爺鹽酥雞店吃完宵夜,與黃、張兩人麻糬配著吃。

電影觀後簡評:根本神片。

03

不免俗的那些話,似乎留到農曆春節再說也不錯,到底陽、陰曆二者的正月初二稍加對照,也不難感受如要擇一何者較適。

04

進入正題。

話說出我家門口向右走至路口,有一間萊爾富,向左的路口是全家,最近的小七是要過全家旁的紅綠燈再加約七十公尺。今日午餐麻油雞麵線,我有些醉意,故捨機車,欲前往小七購買其莫卡咖啡,帶著些許頭重的醉意以及不酒駕的步行怨念,結果架上的莫卡賣光了。


猶豫數秒,決定走去次近的小七,粗估再加一百五十公尺(完全地粗估),因禍得福,路上遇短褲黑絲襪女學生,外加帥氣指數非凡迎面駛來的 Nissan 370Z,怨念頓時大減。終於拿著莫卡咖啡結帳之際,又順手抓起一包上圖所示的特別包裝彩虹糖,包裝可愛且兩包同捆特價 45 元,而豁然開朗。